第45章 女便衣-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45章 女便衣

    我跟黑车司机聊天,甚至隐隐点了他一句,让他别开这么快。但这爷们压根就没听出来我这话外话,反倒跟我和胡子吹上了。

    他的意思,黑车比出租车有赚头,一来全是跑长途的活儿,一天接两三个这样的活儿就行。二来黑车不挂牌,不用交份子钱。

    我怀疑这人是不是有爱装逼的倾向,之后他又故意开快,在我俩面前显摆起车技来。

    我实在忍不住了,也想了个招,假装跟胡子讨论案子,还故意编了个李队出来,说李队最近是不是要找交通局的同事?一起破那个人口失踪案?

    胡子听的一愣一愣的,而那个黑车司机,一下子敏感上了,尤其听到交通局的字眼后,他猛地踩了一脚刹车。

    也亏得我和胡子坐的稳,不然很可能被惯性一带,撞出个好歹来。

    胡子还脸一沉,问黑车司机,“哥们,你咋开的?”黑车司机小心翼翼盯着我俩,试探的问了句,“你们是警察?”

    我当先笑了笑,没多说啥。但接下来,这车开的很稳了。

    到了沈越市,我告诉黑车司机,直接开到警局,他是说啥都不干了,还少收了二十块钱,那意思让我俩再打别的出租车。等放下我俩,他还开着黑车,逃也似的离开了。

    我俩又不得不转乘。来到警局后院下车时,我四下一打量,就发现了那辆奥迪车。它就停在路边呢。

    我跟胡子说,“这次接触新警官,一定别莽撞,看我怎么做,你就怎么做。”胡子说行。

    但没等我俩往那边走呢,奥迪车就有反应,驾驶位的车门打开了,从上面走下来一个女警。

    我是真没想到,这次的头头是个小娘们,尤其她还长得很美。

    她肤色发白,眼睛挺大,尖尖的下巴,尤其身材特好,是个细腰。综合来看,她特别有女人味,让人只看几眼,就有忍不住把她搂在怀里的冲动。

    胡子眯着眼睛看了一番后,还跟我叹道,“我认识的女警都不简单,尤其漂亮的,办案能力都超强。”

    我被他说得冷不丁想到刘静了,就是最早调查凶宅案时,把自己舌头吃了的那个警花铁判。

    单从这例子看,胡子这话就站不住脚。但我没反驳啥。

    这女警迎面走过来,最后还笑了,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

    我俩被这气氛一带动,也都热情起来。她先自我介绍,说她叫武悦,是沈越市刑侦大队便衣中队的队长。随后她又说,早就听到我和胡子的大名,没想到两位刚当豁免线人没多久,就破了渔奴案。

    我和胡子当然也跟她客气一番,还说了请她关照这类的话,我更是忍不住逗她几句,她时不时的抿嘴笑。

    我没料到,奥迪车里还有一个人。突然间,副驾驶的车门打开了,从里面下来一个穿着警服的男警。

    他跟武悦完全相反,沉着脸,没好脾气的向我们走过来。

    武悦又给我们介绍,说这是她的同事,叫王中举,不参与这次的任务,只是特意陪她过来的。

    王中举对着武悦温柔的笑了笑,但看着我俩时,一咧嘴,大有不屑一顾的架势。

    就凭这举动,我确定了一件事,王中举对武悦有意思,但两人似乎还没发展到热恋情侣的关系。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爷们对我不太友好。

    我和胡子不适合在警局后院这种地方逗留太久,我就不想跟武悦多聊啥了。我问她,“警方给我们找住的地方了么?”

    武悦点点头,招呼我们上车。

    我和胡子都往车后门走去。王中举突然喊了句等等。

    我俩都扭头看着他。他指着挨着警局后院的一个胡同,对我俩摆手说,“跟我过去。”

    武悦先问了句,“你要干嘛?”

    王中举说,“副局还交代我一个事,我想跟这俩线狗说说,看能不能帮的上忙。”

    我突然意识到不对劲,尤其王中举眼神有点邪乎。我指着奥迪车,说有事咱们去车里说吧,更方便。

    王中举还发脾气了,对我一摆手,又强调,“让你跟我走,没听到么?”

    我和胡子没招,全跟过去了。这胡同里黑咕隆咚的,我们也没往深了走,等王中举带头停下来后,他还从兜里摸出一盒烟来,递过来说,“来一根吧。”

    我没接。胡子倒是直率,这就伸手过去拿烟。

    但王中举突然把手缩回去,还举着烟盒跟我俩说,“瞪大你们的狗眼看看,这是黄鹤楼1916,你们两个刚从牢子里放出来的,配抽这种烟么?”

    胡子脸色一沉。王中举自行点了一根,还故意叼着烟,拿出很的架势,指着胡同外面,跟我俩又说,“武悦是我未婚妻,知道么?”

    我心说这小子倒是挺能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胡子更是冷冷的反问,“你俩啥关系,跟我有关系么?”

    王中举随意呸了一口,这次他更直白的说,“我看你俩油头滑脑的,不像什么好东西,尤其是你。”他特意看了看我,说,“别打武悦的主意,知道不?你不配!另外这次任务,你们都好好卖命,给我未婚妻争点光,到时老子会好好感谢你们的。”他又做了个数钱的动作。

    胡子嘘了一声,反问说,“你的意思,给我俩钱?呵呵,抱歉,我俩还真看不上。”

    王中举拿出嘲讽的眼光,盯着胡子,那意思,你这线狗见过钱么?

    这时胡同外响起武悦甜甜的声音,问我们说完没?

    王中举立刻应了一声。他把烟丢地上,踩了两脚,又跟我俩强调一遍,那意思别太跟武悦走的太近。

    我没想到他这么个大老爷们,竟然如此小心眼。

    王中举深吸了两口气,似乎在调整心态,别看他对我俩横眉冷对的,但等往胡同外面走的时候,又拿出一副很和气、很绅士的样子。

    我觉得人面兽心这个词,或许最能形容王中举现在的德行。胡子嘴里嘀咕几句,脸也沉着。

    我让他消消气,也跟他悄声说,“犯不上跟这种狗人怄气。”胡子点点头,不过他根本做不到,一直很严肃。

    我们仨都出了胡同后,武悦立刻注意到胡子这表情了。她敏感的问怎么回事?

    王中举编瞎话,笑着说,“这任务有些难度,这俩线狗都被吓住了。”

    我这时站在王中举侧面,盯着他摇摇头。王中举看不到我得样子,武悦发现了。

    我们没再逗留,全上了奥迪。武悦车技不错,还开起了快车,王中举坐在她旁边,一直没事找事的说着话,甚至有的话很肉麻。

    我和胡子默默听着。最后王中举还拿出一个红色手链,拿出很嘚瑟和高傲的样子,瞥了我俩一眼,又把手链递给武悦说,“这是我托朋友从台湾弄过来的红珊瑚链子,花了两万多,你戴着绝对好看。”

    武悦有点不自在,不想当着我俩的面收王中举这么贵重的礼物。她试着一转话题,但王中举很主动的把手链带在武悦手腕上,又一边欣赏一边啧啧几声。

    我和胡子实在有些受不了,索性都看向窗外。

    王中举在中途就下车了,他电话响了,临时有事。

    武悦把我俩送到一个叫君怡宾馆的地方。这宾馆规模不大,一共才二层小楼,也没啥档次。但我们仨一同来到前台时,我看出不对劲了。

    前台服务员看我和胡子的眼神,有种审查的态度。而且她们腰板都笔直,举止间露出一种军人才有的特性。

    我猜这宾馆是军警联合设立的,用于接待一些特殊人物。

    我和胡子要是冷不丁独自过来入住,肯定得有不少啰嗦事,甚至查这个查那个的,但有武悦在,省去了不少麻烦。

    这里的服务员也认识武悦,她们私下嘀咕几句,我和胡子连身份证都没掏,就拿到了201的房卡。

    武悦还陪着我俩一起来到房间,这里的环境可以,有电视、独立卫生间和空调。

    武悦的意思,警方这两天内就有具体计划,让我俩等待就行,而且这期间一定别外出,做一个宅男。

    我很纳闷,要是宅个半天啥的,我倒忍得住,问题是要是一直不出去,人不都被憋坏了?

    我觉得武悦挺好说话的,也就没藏着,多问了一句。

    武悦说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那意思线人越隐蔽越好。胡子自打来到房间,就一直盯着武悦的手链看着。

    武悦被胡子这样弄得又不自在上了,她试图把手链藏到袖子里。我也觉得胡子有点过了,尤其他眼神还给人一种直勾勾的感觉。

    我偷偷对他使眼色。胡子背着武悦,无声的对我说了句,“假的!”

    胡子以前可是个扒子,他这种人,那双招子眼睛最毒了,不然偷来偷去,光弄一堆赝品回来,那岂不成了赔本的买卖了么?

    我一下改主意了,不仅也学着胡子那样看武悦的手链,还主动问,“胡子哥,你还别说,王警官送的手链真漂亮,这红珊瑚确实是好东西哈。”

    没等武悦说啥,胡子一咧嘴,他实在劲儿又上来了,摇摇头说,“漂亮个什么?就是个大水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