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葬礼(二)-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三十六章 葬礼(二)

    阿刀听完这句话,显得很犹豫,他还这、这的念叨上了。 壹看 书 w ww ·1ka nshu·

    我明白他心里的想法,他这次去,参加葬礼是次,夺取10k老大的地位是主,所以在葬礼上发生的一切事,都要围绕着他展开。而我身为他的老大,真要跟他一起去了,还怎么凸显他?

    我先给他吃个定心丸,还特意指着自己强调,“我只是想去看看热闹,一会我会冒充你的小弟,跟在你身边的。”

    阿刀明显松了口气,他又打量着我的衣着,摇摇头说,“老大,你穿这身可不行。”

    随后他又指了指自己和他的手下。我发现他俩穿着都是黑色的西服。

    我一下子头疼上了,一来自己来的匆忙,并没带西服,二来现在是大早晨,我上哪买衣服去?

    但阿刀指了指713房间,说他正好有一套备用的西服。

    就这样,我随着他俩又回到713房间。

    阿刀把衣柜打开,还把一套挂着的崭新的西服拿了出来。

    我跟阿刀的身材差不多,等换上后,我发现这套衣服也挺合身的,另外阿刀还把抽屉打开了,这里面放着四个墨镜。阿刀指着墨镜,让我挑一个。

    我冷不丁想起一件事,黑涩会参加某些场合的活动时,都会穿西服带着墨镜。我一直搞不懂他们为何这么做,也搞不懂这里面到底有啥讲究。

    我多问了一句。阿刀挺实在,一耸肩说,“能有啥讲究,就是装逼扮酷呗。”

    他手下赶巧刚刚把墨镜戴上,这时又尴尬的笑着,把墨镜摘了下来。

    我只是笑了笑回应他俩,但打心里我觉得扮酷挺好,至少大家都把墨镜带上,乍一看,各自的长相都不明显了。

    我因此挑了一款镜框最大的墨镜,这都有点像蛤蟆镜了。我把它别在胸口的衣兜里。

    随后我们仨没再耽误,一起下了楼,我在坐电梯期间就“扮酷”的把墨镜戴上了。

    楼下早就停着一辆面包和一辆白轿车了。

    面包车外面站着四个阿刀的小弟,而白轿车内坐着以夜叉为首的三个佣兵。

    夜叉冷不丁没把我认出来,他对阿刀很不客气,还拿出不耐烦的架势说,“你这个人,怎么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

    阿刀嘿嘿笑着不接话。而我觉得阿刀这次之所以耽误,跟我也有关系。

    我又跟夜叉摆了下手。夜叉皱眉看着我,但当他认出我来后,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一看书  ·1kanshu·

    夜叉也很纳闷,他含蓄的问了句,“老大,你折腾一晚上,不累么?”

    我示意他没事。

    夜叉还让我跟他一起,都坐白轿车。但我现在要扮演的是阿刀的小弟。我因此拒绝了。

    我跟阿刀这些人一起上了面包车。

    夜叉的白轿车当先走,面包车跟在轿车的后面。

    这一路上,阿刀都不怎么聊天,反倒是他的几个小弟,都嘻嘻哈哈的胡扯瞎侃。

    我本来想问问葬礼的事,尤其一会都有啥计划,但我看阿刀这个状态,估计此时他心里压力不少。我就没添乱。

    在我印象中,葬礼要么在墓地,要么在殡仪馆,而德叔葬礼的地方比较有特点,竟然是在一个物流公司的场地内。

    这个场地在市郊,占地面积也不小,而且场地四周停着不少大货车,反倒是中央的空地被腾出来,搭建了一个大棚子。

    这棚子很明显是用来办葬礼的。

    我们两辆车马上到这个场地时,白轿车还稍微减速,最后跟在面包车的后面。它这么一弄,把阿刀是头领的身份显了出来。

    而且等两辆车先后靠边停在这场地附近时,我又仔细打量着这个场地。

    我猜这个物流公司就是10k党的。我知道搞物流很挣钱,而10k党这个当地的地头蛇也搞起了物流,可见这个物流会有多挣钱。

    另外我留意到,除了货车和我们的两辆车以外,场地外也停着几辆其他轿车,我猜这都是10k党的,有人早我们一步来到了葬礼现场。

    等停好车后,我们两拨人汇合到一块,夜叉三人也来到我们这些小弟的队伍里。

    此刻的阿刀,拿出一副很横很张扬的样子,当先带着路。

    我们直奔那个大棚。

    这大棚的门口旁还支着一张长条桌子,桌后面并排坐着两个光头大汉。

    这俩人看长相就知道,都是彪唿唿的主儿,而且他俩待着无聊,都在玩着转笔,但他们双手都很笨拙,转的根本就不好。

    我也知道,这桌子有个别名,叫账桌,说白了,是用来收钱的。

    阿刀当先来到这账桌前,他一摸兜,拿出一个信封。

    这信封鼓鼓囊囊的,一看就没少装票子。他拿起账桌上的一个订书器,把信封口钉死了。

    这俩大汉也不玩转笔了,但他俩都拿出懒洋洋的架势,一人拿出一个账本,在上面登记,另一个把信封接过去了。

    我们这些阿刀的手下,这时都默默等着。

    原本等这俩大汉记了账,我们这些人就可以进大棚了,但突然间,从大棚里走出一个人。

    这人长得并不出众,但我看着他,能感觉到,这人很狡诈。

    阿刀也留意到这个人了。他俩稍微对视一番,这人拿出皮笑肉不笑的架势,干笑几声,先打招唿说,“阿刀来了?”

    阿刀对他也称唿一句,“阿水!”

    我细品着字眼,心说这又是阿水又是阿刀的,称唿上这么生疏,很明显这俩人的关系也不怎么好。

    我身旁挨着的,是阿刀的一个小弟,他叫小四。

    我偷偷问小四,“这个阿水是怎么回事?”

    小四明白我的意思,他悄声回了句,“阿水是黑骨的小弟,也是个小头头,更是黑骨身旁的一个红人。”

    我这下明白了。

    这个阿水也分明是想找茬来了。他盯着那个信封。原本大汉拿出一个大布兜子,正想把信封放在里面。

    阿水喊了句,“等等。”他又不客气的凑过去,当着我们所有人面,把信封撕开了。

    阿水捏着这一沓子钱,他这么一品厚度,就知道大体数了。

    他这举动,也让我想起了以前,那次偷渡时,我遇到的阿雄那一帮子人,他们也爱用这种方式数钱。

    而阿水呢,这时立刻皱着眉,盯着阿刀嘘了一声。

    阿水还不满的先念叨说,“怎么着?阿刀,就拿一万块?你知道今天是啥日子不?德叔的葬礼,你就这么少的表示,分明是对德叔的不敬。呵,10k党真是瞎了眼,亏得这一段时间还这么用心栽培你,结果弄出这么个白眼狼来……”

    我发现阿水的嘴皮子挺熘,这一番话,跟连环炮一样。阿刀原本还压着性子,最后有些按耐不住了。

    阿刀整张脸都狰狞起来,指着阿水说,“你小子今天是不是想找不自在?”

    阿刀的小弟都往前走了一步,把账桌围住了,我和夜叉仨人慢了半拍,也实在因为我们没当过黑涩会,对他们这种节奏不敏感,

    至于阿水和那两个大汉,也立刻沉下脸,那俩大汉一看就是阿水一伙儿,这三人也都站了起来。

    我们两拨人互相对视着。阿水拿出一点不惧的样子,又把信封举了起来,当着阿刀的面说,“兄弟,知道骨哥拿了多少么?整整六万块,这图的是一个‘顺’字,他希望德叔能顺顺利利的去天堂,顺顺利利的走好!而你这一万块,相比之下,是不是真的太少?”

    顿了顿后,阿水还故意拖着长调,拿出一副嘲讽的语气又说,“看样子你想闹事不成?告诉你,今天你胡闹不了,大棚内现在有不少大哥呢,我喊一嗓子,让他们出来评评理?”

    阿刀冷冷不说话,而且顺带着,他往大棚内瞥了一眼。

    我猜阿水这番话,说到阿刀的心坎里去了,尤其想想也是,我们这次来,就算要闹事,也要针对黑骨才行,如果现在就跟阿水闹起来,无疑是得不偿失。

    阿水一直观察着我们的表情,他得意的笑了笑,还对那两个大汉使了使眼色。

    这俩人带着警惕心,慢吞吞的坐了下来。

    这么一来,我心说我们无疑被捏住把柄了,要是不解释个明白,就这么进大棚了,以后一提起这事,肯定会影响到阿刀的名声。

    我本来只想瞧热闹的,不想管事,但这一次是不管不行了。

    我突然呵笑了一声。

    其他人都看着我,包括阿水和他的两个手下。

    这里面数阿刀最紧张,估计他怕我这个真的老大,别真压不住,借此闹事呢。

    阿刀对我使眼色。我心里有数,也就对阿刀的眼色视而不见了。

    我反倒指着那个信封,跟阿水说,“水哥是吧?你误会我们刀哥了。刀哥总会跟我们提起德叔,他打心里很尊敬的德叔,也一直把德叔当做榜样。这次来之前,刀哥更是说过,礼金多少无所谓,毕竟德叔已经走了,这礼金他老人家也享受不到了,反倒重要的是过程。而且别看我们刀哥给的少,但他问心无愧,毕竟自打加入10k党以后,他一直尽心尽力的做事,好几次都悬着脑袋,九死一生的才把事搞定,这才是无价的,也是对德叔在天之灵的最大的安慰。”

    阿水听的脸色发沉,反倒是阿刀,先是拿出诧异的样子,之后又稍纵即逝的露出狂喜的表情。

    估计他没想到我说的会这么好。

    而我还没说完呢,最后我学着阿水刚刚的模样,拖着长调,拿出嘲讽的架势,又补充说,“黑骨哥拿的礼金确实多,六万块!也真是个吉利数,我这人,自打加入10k党以后,一直对黑骨哥充满了敬意,觉得他是个不错的准老大,他也一直兢兢业业的为德叔的10k党殚精竭虑着。我曾听外面的人说过,黑骨一直想把10k党占为己有,也因此在心里对德叔有愧,但这次黑骨哥的表现,拿出这么多礼金,怎么可能是有愧的表现呢?大家说对不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