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冷枪-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三十七章 冷枪

    我这一番话,立刻遭到阿水这三人的强烈反感,尤其一个壮汉,他指着我,还骂骂咧咧起来,质问道,“你这个小白脸什么意思?你是想说骨哥之所以拿这么多的钱,全是因为心里有愧么?”

    我只是笑笑没回答,其实也用不上我说什么,阿刀那些小弟,立刻为我辩护。 壹看书 ·1kanshu·

    尤其小四,他特意提高声调,跟那壮汉吼着说,“你怎么跟我老老……跟我兄弟说话的,你这叫满嘴喷粪知道么?我兄弟分明表达的是对骨哥的敬礼,而你竟然摸黑他,说他对骨哥不敬?”

    这期间阿水有个小动作,他试图往我身边凑。

    我把这一切瞧在眼里。我也知道,真让这爷们凑过来的后果。

    我不争这一时长短,还故意往后退了退,夜叉带着另两个佣兵,及时挡在我面前。

    夜叉还对阿刀喂了一声,权当提醒他。

    这一刻,阿刀还彻底来了脾气,他对手下一摆手,这些人把阿水三人围住了。

    随后我眼睁睁看着这两拨人斗起嘴来,这里面既有让我欣慰的地方,也有让我无奈和蛋疼的地方。

    欣慰的是,他们只是动嘴,还没笨到动手。而让我无奈的,是阿刀和他的手下竟然没抓住机会。

    我刚刚起了个头,把黑骨的礼金跟他做事有愧联系到一块去了,先不说到底黑骨有没有愧,但只要阿刀他们死咬着这事不放,就绝对能在阿水面前讨到便宜,至少以后不会落下把柄,阿水更不会反拿我们礼金少的问题来说事了。

    但阿刀和手下们,这一刻动嘴的内容,全没啥实质性的干货。  一 看书   ww w·1ka ns hu·

    我不想插手,索性跟夜叉三人一样,拿出旁观的架势。

    等这两拨人又斗了一番嘴,从大棚里又走出几个人来。

    这也是一伙人,为首的是个中年男子,他最大的特色是梳了个大背头。

    这种头型在现在并不常见,也由此可见,这人有多保守。

    他对阿刀和阿水都很不满,他还对这两人喝到,吵什么吵?今天啥日子不知道么,有梁子以后解决。

    阿刀和阿水都很在意这个大背头的话。我因此估计,这大背头在10k党里的地位并不低。

    阿刀和阿水互相凶巴巴的对视一番。阿刀冷冷的对手下说,“行了,翻篇吧,咱们走!”

    我们又随着阿刀,一起进了大棚。

    我这么身在其中了,也能借机好好打量下内部环境。

    最里面和最中央的地方,放着一个龛桌,上面摆着一个灵位和一个相片。这应该是所谓的灵堂了。

    我也一眼认出来,这里摆的是德叔年轻时的照片,我也真没想到,德叔年轻时还挺英俊的,比我印象中那个专门捡死人衣服穿的糟老头要强多了。

    另外在龛桌两旁摆着不少花圈和花篮,还有三个人,有男有女的,他们都低着头,披麻戴孝。

    我猜这三人都是德叔的子女或者亲属啥的。

    除此之外,这大棚内还聚集了不少人,初步一数,不下二十人。

    这些人也都分队分片。他们一共聚成了四堆。

    我猜每一堆都是一个小团伙。这些小团伙的成员,原本都互相聊着天,在我们进来时,他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看向我们。

    我对10k党了解的不多,所以也不认识这些人。

    而阿刀呢,打量一番后,对着其中一个团伙举手打了声招唿。

    这团伙为首的是一个大肚汉,他对阿刀笑了笑。

    我猜这大肚汉跟阿刀的关系不错,至于其他小团伙,要么沉着脸,要么没啥表情,这也表明了一些事。

    阿刀带着我们,向一处空地走去。随后我们也没乱走,都聚在这里。

    阿刀拿出心事重重的架势,我还留意到,他有个小动作,偷偷捏了捏手。

    之前来这里的路上,阿刀就有类似的反应,我猜他打心里依旧有点紧张,甚至这么腾出空来后,他一定又琢磨一会要怎么做了。

    我并不反对,甚至也觉得,他越琢磨就说明越有准备,对一会就越好,但他也不应该忘了,我们这是来参加葬礼的,他总不能进了大棚后,一点表示都没有。

    我凑过去,提醒阿刀,让他去看看“德叔”。

    阿刀被我这么一点拨,拿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他来到灵位前面,拜了拜,烧了纸,最后还点了香。

    或许这么一折腾,让阿刀反倒放开了。他回来后,也变得健谈了,甚至跟我们悄声念叨了接下来的步骤。

    按阿刀说的,葬礼在半个小时后就开始了。这期间黑骨肯定会出现,而且德叔的尸体也会有专人负责看管,从殡仪馆运过来。

    等到了良时吉刻,大棚内会举行追悼会。我们到时就等着机会,如果有人提到德叔的遗书,那就最好不过,如果没人提,我们会找个时间提出来。

    到时我们也会拿出各种质疑,逼着黑骨让位。

    我是个很务实的人,考虑到昨晚发生的连环凶案。我问阿刀,“黑骨一旦不让位,我们有什么对策?”

    阿刀稍纵即逝的表露出头疼的样子,但很快他又一脸平静,说这很好办,娘娘不是说过么,黑骨的妻子会跟他反目,他老丈人的后台就等于没了,而他不法的证据也会被揭发,这样他目前有的“官位”也会不保。我们蛮可以借着这两条路,继续逼他。

    我和夜叉趁空互相看了看。

    夜叉含蓄的说了句,“借他妻子发飙的这个法子,可以用,至于不法证据这一块,到时再说吧。”

    我猜阿刀虽然不知道昨晚发生了连环凶案,但也一定隐隐捕捉到什么风了,所以对夜叉这个提醒,阿刀并没表露出太诧异的目光。

    接下来我们又耐着性子等起来。

    时间一点点流逝,整个大棚里的人也越聚越多,最后我品了品,得有四五十人,放眼一看,全是人脑袋了,而且大家几乎都穿着深颜色的西服,带着墨镜。

    阿刀一直用目光搜索着,他还念叨句,说黑骨怎么还没来。

    阿刀的手下倒是挺乐观,有人插话说,“难道那小子知道今天的形势对他不利,夹着尾巴不敢冒泡了?”

    阿刀赞同的笑了笑,说那样最好。

    而我倒没这么乐观,甚至觉得,黑骨之所以不出现,很可能意味着我们的计划有变。

    这样等到了那所谓的良时吉刻,突然间,挨着大棚门口处的一个人喊了起来,说骨哥来了。

    我们被这么一提醒,都望着大棚门口。

    很快一伙人出现了,为首的一个人,一看就是骨哥,而他进到大棚的举动,让我看着一诧异,甚至是心头一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