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凶杀现场-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三十八章 凶杀现场

    黑骨这个人,长得很有特点,首先是他的皮肤特别的黑,跟烂了的香蕉皮有的一拼,其次这人特别的瘦,尤其看他的脸,就跟皮包骨头一样。壹  看书  w ww·1kanshu·

    我因此也明白他为啥有黑骨这个外号了。另外我不认为黑骨这个长相是体质弱的表现。

    我想到了南拳北腿这句话,尤其朱海这附近,自古也出了不少武术大师,比如叶问或者黄飞鸿。

    我猜这个黑骨,很可能不仅懂身手,也因为练了某些独门的功夫,这才让他长相异于常人。

    我打心里又把对黑骨的警惕心提高了一大截。

    再说黑骨现在的举动,他不仅仅是空着双手进来的。他抱着德叔的遗像,这照片还挺大,而在这照片的后面,还夹着一个骨灰龛,这骨灰龛跟他胸口紧紧贴在了一起。

    而在黑骨的身后,紧紧跟着另一名披麻戴孝的男子,在他俩身后又跟着一些穿衣服的男子,估计是黑骨的贴身小弟。

    自打他一出现,大棚内就静了很多,也有人主动腾地方,给黑骨让路。

    黑骨目不斜视,甚至脸上多少流露出一股子悲伤感。他带着这些人,直奔灵堂。

    不得不承认,黑骨这做法,很出乎我意料。换做正常的葬礼,我们都要先瞻仰遗容,然后才去火化。而黑骨直接带着骨灰龛出现了,这分明是说,德叔的遗体已经火化完了。而且捧着遗像和骨灰盒的人,往往都是死者的接班人。

    我一下子觉得事情有些棘手了。

    阿刀冷眼看着这一切,等黑骨又捧着骨灰龛走了几步后,阿刀忍不住喊了句,“等等!”

    按原计划,我们要等机会,然后行事。而阿刀这次突然喊这一嗓子,分明是不想等机会了。

    我理解他的顾虑,想想也是,真要让黑骨把这骨灰龛捧过去,我们岂不间接承认他的接班人的身份了?

    阿刀这一嗓子,让黑骨一下子止步,同样的,也让不少人扭头看过来。

    黑骨慢了半拍,他抬起头后,特意寻找一番,最后当他发现是阿刀喊得。黑骨表情一沉,质问道,“小刀,你干什么?”

    在黑骨这话刚一说完,也有不少10k党成员拿出厌恶的表情看着阿刀。

    阿刀不理这些目光,他拿出撕破脸的架势,提高声调说,“黑骨,这句话我该问你才对,你做什么呢?”

    冷不丁听到这句话,10k党成员都显得有些诧异。  壹看书 ·1k要a ns看hu·

    黑骨也皱了皱眉。阿刀继续说,“今天是德叔的白喜事,你捧什么骨灰?这手伸的太长了吧?这种事,应该是阿忠做才对。”

    我发现不少人把目光放在黑骨身后那个披麻戴孝的男子的身上了。

    我猜这人就是阿忠,而且他一定是德叔的儿子。

    黑骨静静的等了一会,他在给大家细品阿刀这番话的时间。随后黑骨干笑起来。

    他特意把骨灰龛抱紧,又高声回答,“这事我跟阿忠商量过,因为德叔既是他爹,又是10k党的原老大,这次葬礼,我们要考虑的方面很多。最后我和阿忠的意见一致,以10k党为主,毕竟10k党有这么大的盘子,有这么多的成员。所以我作为现在的老大,代替阿忠,捧了这个骨灰龛。怎么?我这么做有何不对?”

    随后黑骨还看了看阿忠。阿忠低着头,一句话不说,但他这表现,只能算是默认,因为他也没特意否认什么。

    我心说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们这帮人一直精心准备着,但黑骨也真没闲着,他为了今天顺利成为真的老大,竟连德叔的家人都算计到了,而且阿忠现在能有这样子,很可能事先被黑骨要挟了。

    黑骨这番话说完,同样得到不少小弟的赞同的认可。也有小弟高声附和着,连带着,他们对着阿刀骂骂咧咧。

    阿刀一时间的压力不小,他还眯了眯眼睛。

    阿刀毕竟不是个雏,也见过世面,在这情况下,他不怒反笑。

    他冷笑一番后,索性也不打花枪了,直接一针见血的问,“你是接班人么?德叔可是留下遗书了,现在遗书被王律师保存着,难道你忘了上面的内容?用我提醒你么?”

    黑骨没急着接话。阿刀又看着大家,喊着说,“你们也都该记得,遗书上分明写着,谁能把德叔找到并带回来,谁就是10k党的新老大。”

    这些小弟一下子态度不统一,他们又交头接耳起来。整个大棚里也有了不少的骚动。

    至于黑骨,听到这,他哈哈狂笑着,还使劲摆手,就好像说他听到多好笑的笑话一般。

    黑骨这么做,也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

    黑骨特意反驳阿刀说,“遗书?你小子知道什么叫遗书么?得有见证人在场才行,而你当时带着德叔的遗体回来了,确实,你发现德叔的遗体,这算有功,但遗书嘛,谁知道是不是德叔写的?”

    阿刀压不住怒火,骂了句,“你放屁!难道老子作假不成?”

    他这话一出口,引起不少小弟的骂声,还有人向凑过去,估计要动手。

    而阿刀的小弟,外加那个大肚男的小弟,都出面护着阿刀。这两拨人,一时间还有肢体上的小冲突。

    黑骨倒是没气的跳脚,他还让所有人都静静。

    他带着一副讽刺的表情,又跟阿刀说,“现在不是古代,咱们讲究一个科学,更讲究事实,遗书的事,我跟德叔的家人,尤其阿忠商量过,这次葬礼后,我们会找专业人员出面,对遗书进行鉴定。我也针对此事打听过,专业人员会找来德叔生前留下的一些笔记做对比,从笔力、落笔压力、笔画走向等方向,做一系列的检查。我的态度是,这遗书被鉴定完后,如果是真的,我尊重德叔的意见,把老大的位置拱手相向,但如果这遗书是假的,不好意思,我做人公平,还要因此追究责任呢。”

    我听到这,心里有些小波动。我对这个遗书其实一直抱着质疑的态度,我猜很可能是野狗帮找一些高手,假冒写的。

    如果现在的黑骨,摊上了不少麻烦,又是妻子闹,又是贪污受贿啥的,10k党从长远考虑,十有**会认这个遗书,甚至痛打落水狗。

    但如果黑骨的后台还是这么硬,外加黑骨在从中做点什么手脚,收买鉴定人员的话,十有**10k党不会认这个遗书。

    我因此愁上了。

    有那么一瞬间,阿刀表情也是一暗,但他打心里又琢磨着什么招呢。等顿了顿后,他又特意指着黑骨。

    黑骨这人,不愧是当过这么多年的10k党的老大,果然有两把刷子。

    他这次反客为主,不给阿刀说话的机会。他突然插话,冷笑着说,“小刀,我自打一进来,你就鸡蛋里挑骨头,针对我。而我本来考虑到今天这个场合的特殊性,也就想把某些事压后再说,但你作为一个手下,如此不忠不义,我还何必给你留脸呢?”

    阿刀留意出诧异的表情,我一时间也很纳闷,不知道黑骨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黑骨哼了一声,对大家说道,“昨晚朱海不太平,连续出现三起凶杀案,死者都是我的朋友,而我的妻子,昨晚也收了到恐吓信,信中有大量的关于我的不雅照片,但我妻子深明大义,信任我,我也立刻找人辨认一番,这些照片都是p过的,很明显是诬陷我。”

    黑骨又拿出咬牙切齿的样儿,盯着阿刀说,“当然了,我没闲着,连夜找人调查,有很多证据指明,买凶杀人的,就是你阿刀,而且恐吓妻子的,也是你这畜生!”

    我心里咯噔一下,一方面我不得不承认,这个黑骨纯属是疯狗,竟在这两件事上做文章,还反咬阿刀一口,另一方面,我也觉得事有蹊跷,或许有人给黑骨报了什么信,不然黑骨怎么对这两件事知道的这么多?

    我想到了那个杀生佛,我也因此怀疑,他是不是黑骨找来的?但往深了一琢磨,这也解释不通,毕竟黑骨这么做的意思何在?他真要看阿刀不爽,直接让杀生佛把阿刀杀了,岂不一了百了?

    我脑子有些乱。至于阿刀,一定没料到黑骨会这么说,他有些乱了阵脚。

    黑骨拿出咄咄逼人的架势,甚至质问在场的这些10k党成员,像阿刀这种情况,按规矩该怎么处理?

    阿水和大背头先后接话,他俩态度一致,10k党最忌讳叛逆的乱臣贼子,按老规矩,用十把刀,把乱臣贼子的心给挖出来,切成十瓣。

    有些小弟当场附和,阿刀压不住场了,甚至也顾不上跟黑骨死磕了,他拿出完全防守的态度,让这些小弟都乱来,还强调事实还没讲清楚呢。

    我看到这,心里一叹气。我知道,在这一次葬礼上,阿刀想夺位的可能性不大了,甚至就凭他现在的状态,想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都成问题了。

    夜叉跟我想的差不多,他离我近,这时又往我身边凑了凑,提醒说,“情况不妙,先撤吧!”

    我应了一声。

    夜叉对另外两个佣兵做了个手势,这俩人试着往后退,也给我们开路。夜叉又不露痕迹的向阿刀身边凑去。估计他是想给阿刀提醒。

    但这俩佣兵刚有这举动,黑骨眼睛很尖,竟然立刻发现了。

    他指着这俩佣兵,喝了句,“干什么,想走?没那么容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