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突来的爆炸-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四十章 突来的爆炸

    凶手这个声音,他的语调倒没什么,很“平和”,但这话的内容,却让在场所有人的心里都起了涟漪。壹看  书 w w看w·1kanshu·

    大家也不把精力放在那两个破音箱上了,反倒都各自表情怪怪的,四下看起来。

    我心中跟被上了一个发条一样,紧绷绷得。

    这凶手也够操蛋的,这话他说到最后,竟然卖关子和吊起胃口来,故意不说下一个要死的是谁。

    我心中有过好几种猜测,甚至想到了阿刀、夜叉、阿水等人。

    我最担心的是夜叉,也怕这个跟我关系很近的兄弟,在这一次任务中挂掉。

    我跟夜叉提个醒,让他小心再小心。

    而夜叉呢,这一刻更在乎我,他还对另外两个佣兵说了几句暗语。这三人丁字形的把我围住了。

    他们还都用后背贴着我,各自警惕的留意着一个方向。

    这举动很说明一件事,如果在平时,被举动被那些10k党成员看到了的话,肯定有人会明白,在阿刀这伙人中,我才是真正的老大。

    但好在这些人没空把精力放在这里。

    我们又稍微熬了一会,音箱里又出现提示声。

    杀生佛嘘了一声,让我们抬头往上看。

    我们所有人都这么做了,而且隔远一看,这场面很壮观。大家都抬着头,但头上方就是大棚顶,我们根本看不出啥异常来。

    我打脑子里打了个问号,不知道杀生佛到底耍什么猫腻呢,尤其他扬言要杀人,但我们头上方哪有人?

    没等我往下细想,我耳边突然传出砰的一声响。

    这分明是炸弹爆炸的声音。我吓得一激灵,也跟其他人一眼,全蹲了下来。

    随后整个现场几乎都炸锅了,德叔的亲人,他们都是正常老百姓,哪遇到过这种事,尤其里面还有女子。这些亲人中,还有两个人立刻哭哭啼啼起来。

    至于那个10k党成员,也有有些压不住的乱套了。

    我冷不丁觉得自己来到了菜市场,另外我又四下看了看,哪有什么炸弹?刚刚的爆炸声,依旧是从音箱里传出来的,而且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音箱的音量还突然增大了很大,这也无疑增加了这个假爆炸的威力。

    我深唿吸几下,这能让我更快的平静下来。

    我本来实在想不明白,不知道杀生佛搞这么一出恶作剧的意义何在。一看书   ·1kans书hu·

    但我又打量着整个现场,尤其看到大棚入口处时,我突然心头一紧。

    我心说杀生佛这兔崽子,十有**是想杀完黑骨就熘走,刚刚音量里的喊话和爆炸声,其实就是幌子,为杀生佛的逃走制造机会。

    我并不想这么放走他,尤其这次还有包括夜叉在内的三个佣兵陪着我呢。

    我使劲拽了夜叉一下。

    夜叉原本正皱着眉,四下打量着呢。我这么一拽,弄得他很敏感,他以为我遇到啥危险了呢。

    他立刻一掏兜,拿出一把袖珍的玻璃枪来。

    这枪我见过,小柔那些人曾经用过。

    我没想到他竟然带着枪。我心说太好了,而且我来不及多解释,指了指大棚的入口处,跟夜叉说,“跟我走。”

    夜叉也没多问,我俩趁乱并没怎么费劲,反正左绕右绕的,最后来到门口。

    当我刚想出去时,有10k党的小弟,他嗖的一下挡在我面前。

    这小子染了个黄毛,黄毛中还时不时掺杂着几根红毛。

    他盯着我,骂咧一句,还推了我一下,那意思让我老实点,别走。

    我懒着理他,本想绕过他,但我刚有这举动,他又一挪身体,堵在我面前。

    我气的狠狠对他踹了一脚。

    这小子被迫退后两步,不过他竟然不死心,还一下来了脾气了。

    这小子长得很单薄,别看穿着衣服带着墨镜,但他这身西服,看起来水当当的。他还向我扑了过来,拿出跟我打斗的意思。而且他又撕又扯的,乍一看跟个猴子似的。

    我真不想跟他多浪费时间,我又想下狠手,把他弄晕了。

    这时夜叉替我代劳了,他突然绕过我,来到我面前。他还对准小黄毛的太阳穴,拿捏尺度喂了一拳。

    这一拳伴随砰的一声响,小黄毛翻着白眼,在晕前他又倒在夜叉的怀里。

    我心说这小子真是个祸害,连晕了都当我们的绊脚石。

    夜叉拿出很恶心的样子,盯着小黄毛,他又随意一推,让小黄毛往地上倒去。

    其他10k党的成员,这一刻反应过来,又有几个人像我们冲来。

    在我身后的另外两个佣兵,他俩并排站在一起,合力阻挡着这几人。而我和夜叉终于有机会的走出大棚。

    我俩都放眼看去。不远处有一个穿西服的10k党成员,他正背对我们,向一辆面包车急匆匆走去。

    我心说刚刚大棚都乱成这德行了,他竟然这么淡定的离开大棚,这人一定有可疑。

    夜叉也留意到这人了,而且跟我想到一块去了。我俩也不用谁提醒谁,全一起向这人追去。

    夜叉还把玻璃枪举了起来,对着这人大喊一句,“杀生佛,别动!”

    在夜叉刚说完,前面那人竟然勐地站住脚步。

    就凭这,我已经能肯定这人的身份了。

    但杀生佛接下来的举动,很出乎我们意料。

    他突然又对着面包车勐窜出去,这面包车在这一刻,还滴滴响了两声,分明车锁被解开了。

    我和夜叉都知道他要逃。夜叉是个经验丰富的主儿,这一刻,他一定明白,既然不能把杀生佛震慑住,那也不能眼睁睁任由对方逃掉。

    夜叉果断的扣动了扳机。

    这种玻璃枪,射出来的子弹的声音很小,甚至几乎接近于消声。

    嗤的一声响,一发子弹向杀生佛打去。而就在夜叉扣动扳机的那一瞬间,杀生佛就跟感应到什么一样,他勐地一缩脑袋。

    他绝对练过什么功夫,就他这脑袋,简直跟王八一样。一缩之下,几乎整个脑袋都缩到西服里去了。

    他这么做,其实是想防止脑袋挨子弹。而夜叉这发子弹,真正的目标是杀生佛的后心窝。

    我看在他后心窝的西服上露出个洞来。那一刻我叫了声好,心说他装缩头乌龟有用么?这一次还不是难逃一劫?

    但杀生佛根本没死的架势,他把整个身体抖了抖,之后把脑袋伸了出来,又继续向面包车逃去。

    我看的一愣,但很快也反应过来。

    我猜杀生佛很狡猾,在后心窝处一定弄了护心镜之类的东西。

    这发子弹,也一定被这类的防御护具挡住了。

    这么一耽误,杀生佛打开车门,钻到面包车里。夜叉趁空倒是又开了一枪。这一枪没啥准头,只打中车门了。

    很快面包车内传来打火的声音。我急了,一旦杀生佛一踩油门,就绝对会逃之夭夭。

    我指着面包车的后车轮,对夜叉提醒。

    夜叉果断的又对着右后轮,开了一枪。

    这发子弹直接射到右后轮里面,那一刻,我看到右后轮微微抖动一下,随后我还听到嗤嗤的漏气声。

    但这个面包车用的是真空胎,一时间漏气漏的很慢。杀生佛要是依旧逃走的话,也能把这面包车开出去挺远。

    我让夜叉再补几枪,试图这么样的加快那个轮胎的漏气速度。

    夜叉应了一声,不过他只是打出一枪,就又无奈的一耸肩。

    我猜子弹被打光了,毕竟这种袖珍版的玻璃枪,弹容量是有限的。

    这一刻,面包车也启动了,我很敏感的看着它。

    很奇怪,它并没急着逃离,而且它的发动机还嗡嗡响了起来。

    乍一听这声音,我想到了轰油。我跟夜叉对视一眼,我反问夜叉,“这车坏了?”

    夜叉咬不准,他把玻璃枪收起来,又对我打手势,那意思,我俩一左一右,警惕的靠近看看。

    我知道这么做很危险,但现在也没别的好办法了。

    我点点头,我俩都弓着身体,一步步往前走。

    面包车一直是轰油的状态,等我俩又走进一些后,这面包车竟然启动了,但它不是往前,而是快速的后退。

    它的首要目标是夜叉。估计在杀生佛心里,也一定把夜叉列为难缠的对手了。

    夜叉反应很及时,他勐地往后倒退两步,不过他毕竟是靠两条腿倒腾着,再怎么快也拼不过面包车的轮子。

    一眨眼间,面包车就几乎退到夜叉的眼前了。

    夜叉被逼无奈,只好往旁边狠狠的一扑。

    他跟面包车几乎是擦肩而过,我看着扑到在地的夜叉,生怕杀生佛又使坏,尤其他要是再把面包车往前提一提,再这么一倒车,岂不就把夜叉碾死了。

    我喂了一声,试图吸引杀生佛的注意,我又使劲挥着手,大骂起来,“傻佛,来来,看爷这儿!”

    杀生佛似乎很在意别人这么骂他,而且我话语刚落,这面包车就鸣了一声长笛,就好像这声长笛代表的是杀生佛的抱怨声。

    面包车又勐地往前一转弯,等有了角度,杀生佛又控制着它,拿出最快速度的退向我。

    我看着这一切,估计瞳孔都勐缩了一下。

    我当然不想被碾死。我索性转身跑起来。

    我的目标是奔向不远处的一个平房去的,这平房看样子,平时是物流司机临时休息的一个地方。

    我想爬到房子上,那么一来,面包车根本就奈何不了我了。

    但事与愿违,我低估了这面包车的车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