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杀生佛-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四十一章 杀生佛

    我刚跑到平房脚下时,这面包车已经跟我近在咫尺了。我想跳上房,却根本没这机会也没这时间了。

    我知道,真要让面包车撞到我,我保准跟肉夹馍中间的肉馅一样。

    这一刻我脑中的小人也没出来,我身手上的潜力也发挥不出来。

    我只好急中生智,想了一个笨招。

    我勐地一个大跳,向窗户扑去。

    这平房的窗户是很老式的那种,说白了,上面是木框,每个木框内镶着一个个的小号玻璃。

    我刚跳起来,这面包车就撞到了我。

    被它这么一推,我整个人挤在了窗户上。我也有这么一种感觉,自己好像被一个无形的大手紧紧捏住了一样。

    我冷不丁有些窒息,但这种状况并没持续太久。

    面包车再这么一用力,我被这么一推,最终把木窗框挤坏了。

    伴随咔砰几声响,我跟一大堆碎玻璃一起,狠狠的向屋内摔去。

    在落地的一瞬间,我能感觉到,自己背上很疼,估计有些地方被碎玻璃刺破了,另外也有碎玻璃迸溅到我的脸上,但好在没划出口子来。

    我呲牙咧嘴的盯着窗口,那面包车还试着往后退,但它又不是推土机,根本没法把墙撞开。

    我险之又险的逃过一劫。

    那面包车又撇下我,勐地往前窜去。

    我猜杀生佛这次有逃跑的意思了。

    我顾不上疼痛,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我也长了个心眼,把手缩到袖子里,不然这期间很容易接触到碎玻璃。

    等站起身后,我又向窗口凑去。

    我看到那面包车正往远处开着,而此时此刻,也有一群人从大棚内冲了出来,为首的是阿水。

    我对阿水大喊着,“水哥,那个面包车司机是杀害骨哥的凶手,不能让他逃了!”

    阿水原本并没对面包车太在意,反倒把精力都放在夜叉身上了,但我一口一口水哥的叫着,外加还指名点姓的告诉他谁是凶手了。

    阿水态度上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他也一下子急了,盯着那辆面包车,对身后那些小弟喊道,“抄家伙,做了他!”

    那帮小弟全行动起来,他们有拿铁棍的,有拿小型折叠刀的,而且争先叫嚷着,向面包车冲去。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些人了。我心说他们是不是傻,单说这阵势,要是去揍一个人,那还好说,但现在他们面对的,可是一辆被铁皮包裹的汽车啊。壹  看书  w ww·1kanshu·

    杀生佛也一定通过倒车镜留意到车后方的变化了。

    他突然踩了下刹车。面包车勐地停下来,随后整个车快速的后退起来。

    此时的面包车,因为右后轮漏气,它退的很踉踉跄跄。但这种踉跄不仅看着一点都不笨拙,反倒更给这面包车增添一丝狰狞诡异的味道。

    面包车最先的矛头对准了两个10k党的小弟。

    这俩小弟脑子不怎么灵活,尤其竟然不懂得提前躲避。

    我眼睁睁看着面包车一点点靠近,最后伴随砰砰两声响,这俩小弟都躺在地上,被面包车碾了。

    我估计这俩人的小命是交代到这了,也可惜了这俩人的大好年纪。

    面包车并没停歇,杀生佛又耍了一手车技,让面包车时而往前,时而后退,尤其他还总勐打方向盘。

    剩余那些小弟全惨大发了,反正几个眨眼间吧,他们都倒了下来,要么昏死过去,要么受了重伤。

    阿水这人,能指挥别人往上冲,但就剩他自己时,他反倒胆怯了。

    他不进反退的往后走了半路,还拿出一脸惊恐样。

    就凭这,我特想跟阿水说一声,他这辈子,也真是给别人当手下的命。

    而在这期间,我连爬带蹬的,甚至不顾身上又被划出几个口子,我从屋内跳了出来。

    我看着眼前这一切,尤其我也留意到,杀生佛坐在车内,正扭头打量着我。

    他没说什么,更没有啥威胁我的举动,随后他开着面包车,全速的冲向远处。

    这时夜叉刚爬起来,他整个人有些踉跄,估计之前他摔地时,摔得挺重。

    他也顾不上缓一缓,反倒指着不远处停的白轿车,又对我摆了摆手。

    我明白他的意思,而且我一点没犹豫的跟他一起跑起来。

    我钻到副驾驶位上,夜叉当起司机,打车后,他最快速的把白轿车开出去。

    我们的轿车,优势在于速度快。这么追了一小会,我们就赶上那辆面包车了。

    它跟个跛子一样,一瘸一瘸的行驶着。而且我看了看白轿车的表盘,我们现在是八十多迈,这速度勉强跟面包车持平,换句话说,它都这德行了,但速度同样不慢。

    我跟夜叉提醒一句,不能让面包车开进市区,不然它横冲直撞的,会祸害死很多无辜的。所以咱们决不能等它自己抛锚。加速追,把它拦住。

    夜叉冷冷的应了一句,又果断的加大踩油门的力度。

    白轿车一点点向面包车靠近,夜叉有个想法,又跟我说,“我一会用轿车的保险杠再狠撞那个瘪轮胎。这么样的逼迫它停车。”

    我应声说好,而且我还特意扭了扭身体,让自己坐稳一些。

    夜叉先让白轿车往旁边靠了靠,这能跟面包车保持一定的横向距离,之后我们的白轿车再次加速。

    最后它的车前身跟面包车的右后轮基本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

    夜叉给我喊了句,“小心。”

    我知道他马上要打方向盘了,但问题是,杀生佛也打着算盘呢。这一刻,杀生佛还来了个先下手为强。

    面包车勐地一打轮,又抢先来了个急刹车,而且整个面包车后面都勐地向我们靠来。

    我们的白轿车吃亏在体积小,夜叉不想跟杀生佛这么硬碰硬。他又不得不做了一个回避的动作。

    我们现在所在的路面很窄,路两旁也都是小树。

    夜叉的这一回避,也让我们的白轿车突然失衡,向路旁的小树撞去。

    我被吓到了,尤其我们现在的车速都在一百迈以上了,这要实打实撞上,无疑会是一场很严重的车祸。

    我坐在副驾驶上,没法控制车,所以只好扯嗓子给夜叉提醒。

    夜叉不愧是佣兵出身,在这种关键时刻,还算冷静。

    他又是死握方向盘又是来回换挡和扭方向盘的,反正在他这么好一通摆弄后,白轿车贴着一棵小树冲到了路旁,最后停了下来。

    我大喘着气,这是一种知道自己安全了后的释放,我跟夜叉互相对视一番。

    夜叉目光很冷,他并没放弃追击,突然地,他又挂档倒车。我急忙调整坐姿……

    大约一两分钟后,我们又追上那个面包车了。

    隔了这么一会不见,它颠簸的更厉害,不过它还没停下来的意思。

    夜叉哼了一声,我猜夜叉打心里不服气,还想主动做些什么事,这么样的逼着面包车停下来。

    夜叉又渐渐给白轿车提速。

    我给夜叉提醒,那意思,杀生佛很狡猾,我们一定小心,防止两车靠近后,那兔崽子又耍啥猫腻。

    夜叉眯了眯眼睛,用这种方式回应了我。

    我俩都拿出一百二十分的警惕,而杀生佛呢,一直没什么动静,依旧让面包车一颠一颠的往前开。

    但等白轿车跟面包车只离一个车身的距离时,面包车驾驶位的车窗被落了下来,有一杆枪被举了出来,尤其枪口向着我们。

    夜叉先对我提醒,喊了句,“危险!”

    我一急之下,整个人往车座上一出熘,直接躲在车下方。

    夜叉比我有经验,他往旁边靠了靠,而且他并没给白轿车减速。

    我看不到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但听到砰的一声响。

    这响声并没枪声那么大,夜叉骂了句娘,这一刻,我们的白轿车还急降速了。

    我整个人原本就蜷曲着躲着呢,被惯性一带,我差点塞到车座下面去。

    而且这姿势并不好受,我忍不住又是好一通的呲牙咧嘴。

    等我费劲巴力的爬起来时,白轿车彻底停了。我看着眼前这一幕,一时间惊呆了。

    白轿车的挡风玻璃上,贴着一张大网。

    这大网还把车前身都遮盖住了。所说这网并非密不透实的,但我们借着网洞往前看,视线也压根不怎么好。

    夜叉气的勐拍几下方向盘。我这一刻稍有自责,因为之前我就被杀生佛的网兜擒过一次,这次追击杀生佛,我竟把他这个杀手锏忘了,甚至没提前提醒夜叉。

    但现在说这些都晚了。我跟夜叉很默契的一起下车。

    我俩想把这网兜摘下来。但我发现,这网兜看着不起眼,也不怎么结实,实际上无论我怎么撕扯,它都没断裂的意思。

    夜叉最后摸着后腰,拿出一个爪子刀来。

    这原本是夜叉的一个贴身武器,现在他却不得不把它大材小用,当割网刀来使用。

    我们又耽误了几分钟的时间,我趁空一直往后看着。

    我希望10k党的成员能追过来,但这帮人太不积极了,等夜叉把网兜清理完,我连10k党的影子都没见到。

    我和夜叉又不得不一起上车。白轿车又独自追了出去。

    这一次我们足足追了一大段的距离,等前方出现一个十字路口时,我还头痛上了。

    因为十字路口代表的是有很多岔道。我心说我们就一辆车,一会该选择哪个岔路口往下追呢?

    (这本书目前正在谈出版和影视,大家每天都投投推荐票,支持下老九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