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诡模特-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四十二章 诡模特

    有一句老话,叫车到山前必有路,而现在的我们,就遇到了这种情况。 一  看书   ·1kanshu·

    夜叉刚把车开到岔路口,我们就看到某个岔路的路旁有一个大型百货,而那辆面包车,就停在百货侧面一楼的某个窗户前,这窗户也被打开了。风轻轻一吹,这窗户还忽闪、忽闪的动着。

    夜叉指了指那里,给我提个醒,他又果断的闯了红灯,让白轿车向那里奔去。

    我趁空打量着这个百货。这百货是乐特,印象中,这是棒国的一个大公司。

    我对棒国一直没啥好印象,因为那个国家的人,要么整容,要么心怀鬼胎的来中国圈钱,要么就总做一些投机取巧的事。

    我因此也对这个乐特百货没啥好印象。我心说杀生佛也是的,往哪里躲不好,非选择乐特?我打心里也把他好好鄙视了一通。

    白轿车开的很快,夜叉最终还故意的将白轿车挤在面包车的后面,这样就算是个老司机想把面包车开走,也绝对费不少劲。

    夜叉还把白轿车熄火,又翻着副驾驶的抽屉,拿出一个小型电棍来,随后他打开车门。

    我看那意思,他想就这么钻到百货里抓杀生佛。

    我把他拦住了。夜叉提醒我,“耽误太久的话,小心杀生佛又逃了。”

    我当然也明白这个理,但我还是劝了句,指着我俩说,“就咱俩对阵杀生佛,有点吃紧。”

    夜叉皱了皱眉,他又把手机掏出来。

    他跟我说,“要不两不耽误吧,先给丑娘打电话,让她派人手过来,这期间咱俩先进去看看。”

    夜叉还特意举了举电棍,把它打开了。

    我听着啪啪声,看着上面冒的电火花。我猜夜叉想告诉我,杀生佛再厉害也是血肉之躯,只要被电棍捅上,只要一通电下去,他保准束手就擒。

    我倒是没急着盲目表态,反倒又稍微琢磨一番。

    我有另一个想法,我让夜叉别打电话了。而我把手机拿出来后,给阿刀去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我听到他那边很吵很乱。

    我问阿刀怎么回事?阿刀说,“10k党简直都乱套了,骨哥彻底咽气了,这些人群龙无首,全内讧起来。”

    我心说这些人真就是乌合之众,都啥时候了,他们不想着给黑骨报仇,反倒做这么每意义的事?

    我跟阿刀说,让他忽悠这些10k党的成员,让这些人全赶过来,人多力量大,大家一起抓杀死黑骨的凶手。壹看  书 w w看w·1kanshu·

    阿刀听完有些犹豫,说看架势,这些人都斗红眼了,没几个能听话和配合的。

    我想了想,又教阿刀说,“你一会煽动他们,谁能把凶手抓住或者杀掉,谁就做黑骨的位置,这样在这块大蛋糕面前,我不信这些人没动力。”

    阿刀先不可思议的喊了句啥?随后他接话说,“要是真有人把凶手杀了,咱们怎么办?难道不争10k党的老大了?”

    我压根没这方面的担心,而且我心说,杀生佛可是个狠角色,哪有那么容易被抓住的。

    我又安慰阿刀,那意思,甭管后续了,先让10k党成员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冲到这里来再说。

    阿刀最终听了我的话,他还立刻挂了电话。估计这就忽悠那些人去了。

    夜叉也在等我,在我撂下电话的那一刻,他从车内走了出去。

    我看他左手爪子刀、右手电棍的,而我却双手空空。

    我可不想就这样的赤膊上阵。我也打开副驾驶抽屉,翻了一番。

    这里没有电棍了,也没啥像样的武器了,我最后只找到一小瓶杀菌剂。

    这是给白轿车用的,一般等车里没人时,车主把杀菌剂对着车内一喷,这么熏一熏啥的。

    我知道,严格意义上讲,这玩意跟武器都不沾边,但我想起之前的一个经,杀生佛用杀虫剂喷我。

    我当时被祸害的挺惨。我心说这瓶杀菌剂跟杀虫剂也差不多,我何不效仿杀生佛?

    想到这,我果断的把杀菌剂揣到兜里。

    我下车时,也有节奏的敲打起脑袋来。

    我想把那小人唿唤出来。这时夜叉已经跳到窗户里了,他扭头看着我,也默默等着我呢。

    他对我边走边敲脑袋很是不解。而等我来到窗户下方时,我又敲了一下脑袋。

    这一次我没用太大的力道,但邪乎的是,我脑袋疼的厉害,里面就跟被无数个针刺中了一样。

    我难受的一咧嘴。

    夜叉伸出一只手,让我抓住他。

    我按他说的做,而且这么借着力,我最终也跳到窗户内。

    我总觉得自己的脑袋出了点问题,也不敢再随便乱敲了。我又腾出精力,看着窗内的情景。

    我特想吐,因为我们现在来到一个厕所内。这个厕所很脏,估计好长一段时间都没被打扫了。

    蹲坑里全是大便,一层垒着一层的,另外小便池堵了,尿不尽溢出来,连过道上也都被尿浸泡着,连个干净的地方都没有。

    我皱了皱眉,夜叉倒是拿出无所谓的架势,直接踩着尿液,一路往厕所外走去。

    我最后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跟随着夜叉。

    现在这时间,百货还没营业呢,整个楼内也都静悄悄的。

    我们出了厕所后,又停下来四下看看。

    我发现这厕所别看脏,却也给我们提供一个意外的便利。因为有一排湿乎乎的鞋印,顺着厕所口出现,还直奔楼梯处。

    这应该是杀生佛留下来的。夜叉指了指这湿鞋印,我俩又一先一后的尾随起来。

    我们一直跟到二楼,这个鞋印很淡了,而且看得出来,杀生佛最终是藏到了二楼。

    我和夜叉站在楼梯口,打量着整个二楼。

    这一层卖的大部分是生活用品,还有服装之类的,而且整个二层的面积很大,估计有上千平吧,一眼望去,勉强能看到尽头。

    我突然觉得,我俩这么找下去,跟大海捞针有啥区别?但夜叉比我乐观,他还建议说,“老大,你跟在我后面,一旦发现杀生佛了,你落后半拍再上,最好是搞偷袭之类的。”

    我点点头。夜叉又果断的迈步,我按他说的,慢半拍的跟着。

    夜叉拿出一副猎人才有的目光,他一边走一边四下看着。

    我知道,自己在眼力上不如夜叉,所以他排查过的地方,我没必要浪费精力的再排查一边。

    但我也并非盲目的跟随者。

    经过一个运动器材的商铺时,我看到有个模特身旁还挂着一组高尔夫球杆。

    我想把球杆当成武器,但这些球杆的球头有大有小,太大的,我使用起来不顺手。

    最后我选了个“推杆”,我把它拿出来后,试着抡了抡,感觉手感还行。

    我拎着推杆,就这样跟夜叉又走了一小会儿,突然间,远处传来砰的一声响。

    我和夜叉都抬头看去,我隐隐看到,远处有个摊位的模特倒了,它侧歪的开在一个货架上。而且这时那个货架还微微晃悠着。

    整个二层并没其他人,这种异常,无疑告诉我们,杀生佛就藏在那里。

    夜叉喊了句,“快!”他还当先跑起来。

    我算服了这个爷们,因为他跑的太快了,几乎嗖嗖的,就把我拉开好大一截距离。

    我尽力跟着,原本我也想快跑,问题是,我脑袋又疼上了,那种被针刺痛的感觉又来了。

    我不仅没法跑的太快,这一路跑的还有些踉踉跄跄。

    中途我经过一排模特,这些模特有站着的,也有摆造型的,甚至也有坐着的。

    我本来没太在乎,但又跑了几步后,我突然意识到不对劲。

    我琢磨着,想知道哪里让我觉得不正常了。

    换做笨人,或许真就想不出个啥来,但突然间,我脑中浮现出一个画面。

    刚刚经过的某个坐着的模特,他的嘴唇周围颜色发深,这分明是剃过胡子的表现。

    我心说模特怎么可能有过胡子?

    我扭头向那个模特看去。

    那模特原本一动不动的坐着,但我盯着它,边往那边走还边把推杆举起来时。

    这模特的眼珠子动了,他盯着我,突然嘿嘿一笑,又站了起来。

    我并不认识这个人,看表外,他也简直跟模特的长相差不多了。

    我猜这又是乔装后的杀生佛。

    杀生佛吹了声口哨,说了句,“小闷闷,不简单嘛。”

    我不想跟他多废话。我喊了一嗓子,给夜叉提醒。随后我又故意抡了几下推杆。

    我想给杀生佛制造一个假象,让他以为我马上要玩命的攻过去,但其实呢,我只是想拖延时间,等夜叉的到来。

    我自认并没露出啥破绽,但杀生佛很聪明,突然间,他笑骂句,“原来你还挺阴险的。”

    他不再给我时间,他还勐地向我冲来,尤其跑动过程中,他的姿势很怪。

    他一会向左,一边向右的。这让我捕捉不到他的动态。

    我这根推杆,倒是真想抡出去,但一直没找到下手的好机会。

    最后杀生佛跟鬼魅一样,在一个大闪身之下,贴身凑到我胸前。

    他勐地伸出双手,紧紧抱住我的腰。

    我发现他力气真大,尤其这么一抱,我感觉自己跟被钳子夹住了一样。我还有些喘不过气的感觉。

    杀生佛吆喝一声,又勐地把我举起来。

    他自己往后仰面就倒,而在摔到的过程中,这缺德玩意,还借着这股惯性,把我丢了出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