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生不如死-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四十三章 生不如死

    我整个人被一股极其大的力道一带,勐地平飞出去两米多。 壹看书 ·1kanshu·最后我跟个沙袋一样,面冲下的狠狠摔到了地上。

    在跟地面接触的那一瞬间,我脑袋里全是星星,也就是这里的地面都是瓷砖铺的,不然换做水泥地面,我很可能被这么一蹭,脸都秃噜皮了。

    我倒是想站起来,问题是一时间浑身跟散架子一样。

    我试了几下,根本起不来。

    杀生佛却很痛快,他一个鲤鱼打挺,很轻巧的站起来扭头看着我。

    他一脸狰狞,也不知道心里打着什么算盘呢,这时夜叉出现了。

    他支援我的速度很快,而且还是全力冲刺着。

    杀生佛又不得不转过头,把精力放在夜叉身上。夜叉又冲了一段,等离杀生佛还有三四米的距离时,他勐地跳起来。

    在空中滑行时,他还把电棍打开了。他举着电棍,上面冒起了啪啪的电火花。

    乍一看,这很有视觉冲击力,而且夜叉现在将自己弄出一个抛物线的轨迹,这种路线,也很借力发力。

    我看的心头一喜,心说弄不好夜叉这种打法,还真能一招之内把杀生佛降服住。

    但杀生佛也有克敌的坏招。他迅速一摸后腰,拿出那把射网枪来。

    他没犹豫的扣动扳机。伴随砰的一声响,一张大网迅速的向夜叉扑去。

    夜叉倒霉在他整个人都在空中,想躲也躲不了。他眼睁睁看着大网渐渐逼近,最后缠到他的身上。

    夜叉最后巧之又巧的摔到杀生佛的脚边。他极力挣扎着,不过我早就领教过这张网的厉害,所以无论夜叉再怎么发力,他一时间都对这个大网无可奈何。

    杀生佛嘿嘿笑了起来,笑声中也大有嘲讽的意思。

    随后杀生佛指着夜叉,大骂一番,他骂的花样不多,总体来说,就是一个意思,他认为夜叉是个孬种。

    我看杀生佛偶尔还伸腿,对着夜叉狠狠踹上几脚。

    我担心夜叉的安危,尤其杀生佛是个嗜血魔头,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一激动,又会不会对夜叉痛下杀手呢?

    我强行掐着大腿根,这很痛,但在这种刺激下,也让我精神了许多。

    我勉勉强强站了起来,还把右手伸进衣兜里。我摸到了那瓶杀菌剂。

    我倒是想用这个杀菌剂试一试,毕竟杀生佛也是人,我用这杀菌剂喷他,只要剂量够大,不信他不晕。壹看书 ·1kanshu·

    问题是,我必须跟他近距离接触才行。

    我弓着身体,试着跟他靠近。但没等我走几步呢,杀生佛对着我一扭头。

    他冷冷的说,“怎么?小闷闷,你还要跟我打么?就你那身手……”他啧啧几声,摇了摇头。

    我被他这举动弄出心里很憋屈。我反过来也啧啧几声,跟他说,“少瞧不起人,看到我的左拳没?”

    我特意把左拳举了起来,继续补充说,“我有个外号,叫七杀。其实说的就是我这个左拳的厉害。只要我一发功,把所有的功力都灌注在左拳上,别说打死一个人了,那简直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谁也挡不住。”

    杀生佛的外号就有个佛字,所以他听完我这话,变得异常敏感。

    他绷着脸,也拿出不信的架势,摇摇头说,“吹,你他娘的接着吹!”

    我能感觉出来,杀生佛已经上钩了。我特意拿出发狠的架势,尤其还高举着左拳,使劲捏了捏拳头。

    我让杀生佛有本事就站着别动,我这就发功打他。

    杀生佛一叉腰,直挺挺的站着,他还对我催促说,“怂货,过来打我。”

    我一步步往他那边走去,只是这一刻,我脑袋疼的厉害,走起来也是离了歪斜的。

    杀生佛哼笑一声,反倒更对我没啥警惕性了。

    我掐算着距离,最后来到杀生佛近边后,我故意卖弄玄虚的蹲着马步,拿出一副要憋住力气出拳的架势。

    其实我右手早就偷偷把杀菌剂握好了。

    杀生佛还高傲的把头抬起来,等着我一会打他一拳。

    我暗骂句,他真是个傻蛋。之后我果断的把杀菌剂拿出来,对着杀生佛的脸,嗤嗤喷上了。

    这小罐的喷头处,冒出好大一股白雾,也全笼罩在杀生佛的脸上了。

    杀生佛惨哼了一声,这爷们也不笨,立刻试着往后退。

    而这一刻的夜叉,他虽然还被大网缠着,挣脱不出来,但能尽可量的伸出双手,把杀生佛的双腿抱住。

    这么一来,杀生佛想退也没退成,甚至差点一失衡,侧歪到地上去。

    我不给杀生佛机会,全力的喷着杀菌剂,而且我瞄准杀生佛的裤裆,又狠狠的踢了一腿上去。

    我承认,自己这一招有些阴险,但我们面对的敌人实在太强悍了,都说兵不厌诈,再者说,我们不采取点阴险的招数,怎么会赢?

    我这一脚踢得很实,换作一般人,保准就此瘫躺到地上,但在我踢中的那一瞬间,我就意识到不对劲。

    杀生佛裤裆处很硬,就好像被扣上一个什么壳子一样。

    我第一反应是,这爷们的防御措施弄得很好,不仅有护心铠甲之类的,连护棒子的东西也有!

    而杀生佛呢,别看一直被杀菌剂喷着,但隔了这么一会儿,他竟然也缓过来不少。

    在如此逆境下,杀生佛又施展了一个绝活。

    他勐地大喝一声,伴随的他还喷出一大股气来。

    我被他的肺活量打败了,而且被这股气一带,不少的杀菌剂都飘到我脸上来。

    杀菌剂只有淡淡的甜味,但我吸了一小口子后,就觉得整个人飘乎乎的,也很难受。

    我被飘乎乎的劲儿一带,手上动作弱了不少。杀生佛趁空又从夜叉的手中挣脱出来。

    他骂咧咧的往旁边退了退。此时的他,一脸油乎乎的,估计都是杀菌剂。而且他对着胸口使劲捶了几下,估计是强行让自己精神一些。

    他一摸兜,又把他那一小罐杀虫剂拿了出来。

    他盯着我,果断的凑过来,举着杀虫剂,对着我喷起来。

    我现在没啥其他招了,只能硬着头皮,也举起杀菌剂。

    这么一来,我们俩对喷起来。一时间嗤嗤声不断,两股白雾也都各自笼罩在我们的身上。

    我没杀生佛的身体那么横,所以我选择屏住唿吸,试图让自己多抗一会儿。

    杀生佛看我竟然还能坚持下去,他对这种结果很不满意。

    杀生佛骂咧一句,他又对着举着的小罐的底部拧了拧。

    我怀疑这小罐是特制的,别看它比我手中拿的杀菌剂小罐的尺寸还要小,但它容纳的药剂可真不少,很可能是高浓缩的。

    而且杀生佛这么一拧罐低,突然间,他手中小罐喷出的杀虫剂的剂量加大了。

    射向我的那一股白雾,一瞬间简直大了好几圈,劲头也变得更足。

    我完全没提防,这下惨了,这股浓雾射到我的脸上后,不仅把我头型弄乱了,它们还直往我鼻子里钻。

    我想憋气都没用。最后我整个人晕乎得了厉害。

    我退了两步,腿一软,还扑通一声坐到了地上。

    杀生佛停手,没继续喷我,而他也歪着头打量着我,念叨说,“新头型蛮不错的!”

    我没精力跟他斗嘴,我特想使劲咳嗽,问题是连这种力气都没有了。

    杀生佛举着杀虫剂,又看向夜叉。

    夜叉本来有些小动作,正跟大网做斗争呢,但杀生佛这么一看他时,他突然停下来,甚至假装一直这么老老实实的待在网里。

    杀生佛没说什么,不过看着夜叉的眼神,越发流露出凶光来。

    夜叉跟杀生佛对视了一两秒钟,随后他望着我,提醒说,“老大,掏枪!”

    我一诧异,杀生佛又勐地看向我。

    我心说夜叉是不是迷煳了,我什么时候带着枪?

    但夜叉又提醒我几句,“掏枪啊,老大!”

    我偷偷瞥了夜叉一眼,他说完这句后,趁着杀生佛没时间看他,他又做起小动作。

    他大拇指上带着那把小爪子刀,正偷偷割网呢,而且网上已经有一条不大不小的裂口了。

    我一下子明白夜叉的想法了。

    我想故技重施,再诓一诓杀生佛。

    我拿出一副发狠的架势,盯着杀生佛喊道,“等死吧。”我又故意向后腰摸去。

    杀生佛眨巴眨巴眼,突然间他嘿嘿笑了。

    他对我抛下一句话,“你有枪?要是有,刚刚你就用了。”

    我一愣,心说这爷们怎么这么聪明。而杀生佛又勐地一扭头看着夜叉。

    夜叉很机灵,早一步的停下小动作,但杀生佛眼尖,看到大网上的那一处裂口了。

    杀生佛气的哇哇叫了几声。

    夜叉知道事情败露了,这一刻也不假装啥了。他也不管那裂口有多大,勐地往裂口扑去。

    看架势,他尽可量的想往外钻。

    杀生佛拿出漠视的样子,看着这一切。

    夜叉最终只能让小半个上身钻出来,他的斗志真强,用那个带着爪子刀的右手,对着杀生佛不断的挥舞着。

    杀生佛故意后腿半步,让夜叉压根碰不到他。

    夜叉又试着往前蹭了蹭,试图再次拉近跟杀生佛的距离。

    杀生佛骂了句,“你不仅怂,原来还挺笨!这么做有用?”

    随后杀生佛举起杀虫剂,对准夜叉,嗤嗤的喷上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