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按摩店血战-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46章 按摩店血战

    武悦冷不丁不信胡子的话,还特意摸了摸手链。

    我让胡子别就说这一句,好好解释下,为啥是水货?胡子一脸自信的笑着,让武悦把手链给他看看。

    武悦犹豫一番,但还是把手链摘了下来。

    胡子接过来后,用手对着红珠子蹭了蹭,说了一大通,“首先看这红珠子的纹路走向,真货应该是水流状或漩涡状的纹路,而染色珊瑚都是平行状的纹路再说纹路间距,天然的纹间距较一般只有零点五毫米左右,染色的假货,纹间距一般在一毫米左右,甚至更大。最后看光泽,染色的光不纯,一般呈蜡状光,而真货却有如瓷器一般的光泽。”

    胡子这话太专业,我听得不太懂,不过也因此更有说服力。武悦脸沉了下来。

    我让胡子别再用“脏手”蹭王警官的新礼物了,也主动接过手链,把它送到武悦手上,补充说,“王警官也不懂这一行,可能被他朋友坑了吧?”

    胡子摇头说不可能,还举例,“王警官刚刚请我俩吸了黄鹤楼1916,那是个高档烟,但我品着,也是个假货。要我说,那小子就是想摆摆阔,又没那实力。”

    胡子最后这番话明显是瞎编呢。我心里直想笑,觉得他编的好。

    武悦原本想把手链戴上,胡子最后这话,也让她改了主意,把手链揣到兜里了。

    我和胡子刚来沈越市,王中举就给我俩一个下马威,我估计这次被我和胡子这么一弄,他也好过不了多少。

    武悦只字不提手链的事,又告诉我俩,这宾馆的电视空调都怎么使用等等。她心态明显乱了,不然为啥这么没话找话呢?

    没待多久,她离开了。我和胡子也都累了,而且乔装打扮那几天,我俩都没洗澡,身子早就痒了。

    我先冲到厕所洗澡,胡子这缺德玩意儿,等不及,我没洗完呢,他也脱光了冲进来了。

    我们大老爷们,竟一起把这澡洗完,又各自躺床上睡下。

    第二天上午,我醒了后,想去联系下老更夫的那个兄弟。我也把胡子叫醒了,让他陪我。

    胡子冷不丁赖床,还说警方不是嘱咐过么?让咱们别乱走。

    这就是个借口,我心说他什么时候这么听警方话了?我把他强行拽起来,洗漱一番后,我们去了光明小区。

    这里挺大的,我和胡子为了找那个磨剪刀的,一直转悠了两个多钟头。我也一直留意着四周,压根没磨剪刀的人影,我也跟两个附近居民打听一下,他们都摇头,说没见过这类人。

    我挺犯迷糊,给老更夫去了个电话,但提示关机。

    胡子还说呢,这老家伙不是诓咱俩吧?我没法回答啥。我们最后还看到一个五金店,这店的牌匾上也写着张小泉剪刀的字眼。

    胡子来感觉了,非说那磨剪刀的很可能升级了,改成开五金店了。

    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胡子却张罗着进去看看。我只好陪同。进门后,我看到店老板正坐在门口的账桌上,拿电脑看电影呢。

    他趁空也看我俩一眼,问买什么?胡子试探着问了句,“你家卖衡水老白干不?”

    这也是老更夫告诉我们的暗号开头,要是对方是他朋友,接下来肯定说,他不卖,但他自己会酿老白干。

    谁知道这店老板,翻了个眼珠子,拿出看精神病的架势盯着胡子,顺带又捎上我,问了句,“二位兄弟,没事吧?”

    胡子上来倔强了,看样还要问。我心说你可拉倒吧,别丢这人了。我又呵呵笑着,带他走了。

    这么一来,我俩也不想在光明小区附近多待了。

    我俩打个车,回君怡宾馆。在上出租车的那一刻,我隐隐有个直觉,有人跟踪我俩,我还特意几次四下打量一番,不过看不出啥异常。

    当然了,我也没太较真。等到晚间,武悦又过来了。

    原本警方说两天内有任务,没想到任务来的如此之快。她还带来了两条裤带、一条有小孩手指那么粗细的沉甸甸的金项链。

    我还发现武悦眼圈红红的,貌似刚哭过。她板着脸,也不爱说话。

    我猜跟王中举有关,我对那嘚瑟的警察没啥好印象,也不想武悦这么不开心。我不问她到底发生回事了,也不该我问。

    我只说,“笑一笑,不然这么美的女孩,不笑都不好看了。”

    我还特意做了几个滑稽的鬼脸。武悦忍不住噗嗤了一声。而且这么一笑出来,她心情也立刻好了不少。

    她把两条裤带,给我和胡子一人分了一条,嘱咐说,“这裤带的卡头上有报警器,你俩去黄窝后,一旦发现有他们有涉黄行为后,就立刻按下报警器,不出五分钟,警方就过来抓人。”

    我和胡子连连应着。胡子还想试一试,我和武悦很默契的一起把他拦住了。

    胡子眨巴眨巴眼,等慢半拍的也明白后,他嘿嘿笑了。武悦又把那条金项链递给我,让我戴上。

    胡子抱怨,说为啥没有他的。我心说这爷们也是的,这金项链一看就值不少钱,警方只是临时借咱俩,也不是真给,你这么在乎干啥?

    另外我发现,这金项链上面有划痕,不像是新的。

    我很好奇,问武悦,“这项链的原主人是谁?”武悦说她也不知道,这项链是副局特意嘱咐拿来让我带上的。

    随后她还说事不宜迟,让我俩这就动身。

    我俩下楼后,宾馆后院停着一辆奔驰。这也是警方给我俩这次任务提供的。

    我知道,凭开什么车就能品出车主的性格,就说开奔驰的,10是领导,30是暴发户,60是酷爱装逼的小资。

    我和胡子开这车去黄窝,肯定是要扮演那30或60中的一员了。

    我当司机,上车后还用导航,输入武悦刚刚告诉我们的黄窝的名字夜郎按摩馆。

    这按摩馆在偏郊区的地方,我开的车速快,二十分钟后就到地方了。这里的规模还不是个三层小楼。

    门口有保安,看到奔驰后,屁颠屁颠跑过来,指挥我们停车,甚至嘴也甜,一口一个先生的叫着。

    胡子很积极,甚至很兴奋。下车后,他急不可耐的就要往按摩馆里冲,我把他拦住了。

    我指了指自己,说看我这身打扮,尤其挂了这么个金项链,肯定是老大。他一身太寒酸,应该扮演小弟才对,但哪有小弟走在前面的?

    胡子对这种身份设定很不爽,也不住嘀咕,说他长得这么有气质,金项链给他戴的话,绝对更像老大。

    我没好意思损他,心说就他那天生的贼坯子,看啥值钱东西,双眼都冒光,还当老大呢?

    最后我踱着步,先走进按摩馆的大门。前台坐着老板,旁边站着两个男服务员。

    其中一个服务员看到我后,反应很大,甚至一脸震慑样。

    不仅是我,连胡子也察觉到这个怪异了,他悄声问我,“你认识这货儿?”

    我微微摇头,这次是我头回来沈越市,而且我也确定头次见到这名服务员。

    隔了几秒钟,那服务员又低下头,故意不看我,不过他的表情仍然告诉我,他心里特意兴奋。

    我觉得不对劲,原本我就觉得自己这么乔庄打扮,是在冒充谁呢,现在越发有这种猜测。胡子没我这么多心,他催促我,“先点钟吧。”

    我对这些都不熟,就拿出命令小弟的架势,让胡子去前台帮我点。

    这爷们,也真是狮子大开口,问老板,“有大保健嘛?来两套最好的,而且都朋友介绍过来的,说你们家肾保健做的不错,有没有这项目?整两套也。”

    老板本来还犹豫着,不敢露底呢,毕竟我俩是新来的客人,但胡子说的这么专业,尤其还提到是老客户介绍的。他放下心,立刻眉开眼笑的连连说有。

    胡子为了证明我俩有消费能力,又把鼓囊囊的钱包掏出来,啪的拍在前台上。

    我当然清楚这钱包里装的是啥了。说实话,我俩兜里这点钱,还真的很可能消费不起,但我也不担心。

    一会只要报了警,那帮条子过来一抓人,我和胡子指定一分钱不花,就能大摇大摆的离开这里。

    老板这就给我俩选定了房间,是105。

    我来到105一看,好家伙,根本不是那种窄窄的按摩床,全是一米五宽的两张大床。这种床适合干什么,笨寻思也知道。

    我和胡子一人一张的躺下来。不久后,进来两个小妹。看年纪都不大,也就二十出头。

    她们捧着一个托盘,里面有精油、小木棒、毛巾之类的,另外还有安全套。

    胡子兴奋劲又上来了,还张罗着,这就开始吧。

    我也真没想到,这里的按摩要客人脱光衣服才行,有点欧美风的感觉。胡子脱得很快很彻底,还自信的盯着自己下方笑了笑。

    我承认做不到他那样,这跟腼腆不腼腆没关系。我最后留了条内裤。我俩趴在床上,这俩按摩女开始给我俩做火疗,外加腰部按摩。

    她俩也并非完全涉黄,还真有点手段,至少这么一火疗一按摩的,我浑身还挺舒服,尤其小腹暖暖的。

    胡子趁空跟我点了句话,那意思,一会别急着“抽烟”,先享受一番。其实他是在告诉我,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先跟俩妹子玩一通的,再报警。

    我默默的,没应他啥。

    不久后,这俩小妹换套路了,而且正戏也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