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深夜警报-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四十八章 深夜警报

    小狐告诉我,这戒指其实就是一个潘多拉魔盒,一旦长按最上面的圆珠,它的魔力就会被开启,而我也能借助它的魔力,变身成一流的强者。  一 看书   ww w·1ka ns hu·但打开潘多拉魔盒这件事,一定要在危急时刻,不然随随便便打开,而且每次打开时,我都会承受很大的痛苦。

    我细细品味小狐的话,我猜这话的另一层意思是,这个戒指是一把钥匙,它能一瞬间把我脑中芯片激活,让利爪的灵魂附在我的身上。

    我也这么多问了几句。小狐嘻嘻笑着,不再多说什么了。

    等饭吃完,小狐又送我去休息,她说娘娘特意嘱咐过她,让她一直照顾我,而且也让我多在基地歇一歇。

    我对此并没意见,毕竟自己身体刚好,尤其这期间经过这么多的遭遇,需要时间来适应和调整。另外我也想等一等胡子,我对他现在的状态并不放心,也想趁这几天多去看看他。

    最后我来到了那个让我熟悉的房间。我、胡子和阿刀,我们仨曾经一起住过这里,虽说现在房间内没大变样,当我们仨却早已今昔不同了。

    我打量着整个房间,一时间很有多感慨,而小狐呢,只是陪了我一会,她又自行告退了。

    走之前,小狐还留下一句话,说明天早晨,她过来给我送早餐。

    这房间内并没什么娱乐设施,我静静的坐在一张床上。我把精力全放在戒指上。

    我盯着上面的圆珠,也就是那个假的钻戒。

    说实话,我有些手痒,这一刻特想按上去,看接下来会有什么反应,但最后我摸着圆珠,迟迟没往下做。

    我脑中反复出现了小狐的一句话,她说过,随意打开魔盒,我会受到很大的痛苦。

    我相信这句话不是玩笑,我犹豫了这么好一会儿,最后放弃了。我心说人生不如意,十之**,何必再给自己找别扭了。

    我把戒指的事抛到一边,我又想了想别的。

    我的两个手机都坏了,现在没办法跟杨倩倩他们联系。我知道自己应该尽快的想办法。

    但在这个基地里,我跟谁都不太熟,也不知道哪里有电话。

    我突然觉得,自己现在面临着一个选鱼和熊掌的窘境。都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而我一时间非要选的话,又真的很痛苦。

    我最后拿捏一番,觉得还是先顾忌胡子吧,至于杨倩倩那边,他们也没啥生命危险,可以放一放。  壹看书 ·1k要a ns看hu·

    就这样,我又胡乱想了一些问题,带着这股状态,我蜷曲在床上,慢慢进入梦乡。

    我睡了一段时间,突然间,我听到嗡嗡声。

    这是警报,我吓得一激灵之下,不仅醒了,还坐了起来。

    我抬头四下看着,这房间内倒是没啥,而那声音全是从房间外传进来的。

    我心说怎么了?而且笨寻思,这可不是好现象。

    我从床上爬起来,嗖嗖的奔到门口,等刚走出去,我看到有个人,踉踉跄跄的向我赶了过来。

    她是小狐,而且此时的她,受伤很重。

    她小腹处红唿唿一片,尤其她捂着小腹的手,都红彤彤的,这都是血。

    小狐的脸色也撒白。她本来都有些迷茫了,但看到我以后,她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又奋力的走了几步,最后还扑到我的怀里。

    我抱着她,她含煳不清的跟我说,“有敌人偷袭基地,现在攻进来了,帮、主……,你快逃!”

    我喂喂几声,但小狐的身体一软,她晕了过去。

    我怕一直这么抱着她,对她伤势不好。我又搀扶着她,把她放到地上,让她躺着。

    我还试着跟她说话,但小狐不理我。

    很操蛋的是,这时远处还出现一个黑影,他向着我大步走过来。

    我抬头看了一眼,心里咯噔一下。

    这是个中年男子,他打扮的很潮,还留着一个当先很流行的发型,另外他右手拎着一个短柄铁棍,胸前挂着一个用粗绳串着的提线木偶。

    他脸色很狰狞,盯着我,一边笑着,一边大步靠近。

    我第一反应是,杀生佛。我心说这天杀的畜生,鼻子怎么这么灵,我都躲在这里了,他竟然还能找到。

    说心里话,我对他有些惧,毕竟这是个天生的侩子手,我特想逃走,但这么一来,小狐怎么办?

    我打心里纠结了好一番。这期间杀生佛走到近处,他歪着脑袋,打量着我,又用铁棍指了指我说,“张小闷,老子又跟你见面了。”

    我脑中突然冒出一个问号来,我心说杀生佛不是叫我闷闷么?怎么现在又改口叫我张小闷了?另外被这个疑问一弄,我又冒出个问号。

    我心说杀生佛这个人,确实爱乔装易容,但他每次都喜欢打扮成鲜肉的模样,尤其不管年纪多大,肯定是个鲜肉就是了。

    而眼前这位,明显奔着潮的风格去的。潮和鲜肉,虽然有些地方很像,但却是两个方向。

    我盯着眼前这位,想问他点啥。但他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了。

    他举着铁棍,先是乱抡了几下。估计是借此找找手感。

    我警惕的退后了几步,我明白,他这是要发起攻击的节奏了。我心里突然跳得厉害。

    这在以前是从没有过的,但面对杀生佛这种狠角色,我真是没多大的信心。

    这人突然狂喝一声,他又对着近处的墙面,用铁棍狠狠砸了一下。

    伴随噼里啪啦的声音,不少墙皮都掉了下来。杀生佛举着铁棍,向我冲了过来。

    我忍不住有个小动作,反复的捏着拳头。等凑近后,他举着铁棍向我脑袋砸来。

    我往旁边一避,而且我耍了个小技巧,特意贴着墙站着,这样他抡铁棍时,也会有所顾忌,不然一旦铁轮抡空,砸到墙上的话,他肯定会被震得虎口难受的。

    就这样,我跟他过了几招,而且我越发觉得,这不是杀生佛,原因很简单,他的身手比杀生佛弱太多了。

    “杀生佛”似乎也很急躁,因为他一直久战不下,擒不住我。

    他最后一激动,还飞起一脚。

    我发现他的脚法不错,这一脚无论是角度、力道还是拿捏得机会,都非常到位,而且我冷不丁没料到,也被他踢了个正着。

    我捂着肚子,试图找个空子退出去,这能让我缓口气。

    但这个“杀生佛”还上瘾了,而且他连铁棍都弃之不用了,光是左右开弓的用起双腿,对着我一顿勐踢勐踹。

    我突然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暴躁的野驴。

    我因此有点惨,等费劲巴力终于逃到战圈外面时,我低头一看,自己浑身上下,全是鞋印。另外我浑身也难受的厉害,那是被人硬生生踹了一顿后出现的疼。

    我呲牙咧嘴的,也使劲用双手搓着身体。

    而“杀生佛”呢,他狂傲的笑了起来,他还特意抬起一条腿。这腿最后笔直的伸到他脑门之上。

    他拿出一副略有显呗的样子,跟我说,“张小闷,你这身手太次了,要是这状态,你今天死定了,赶紧想招吧。”

    我突然隐隐冒出个念头来,心说这假货的话里话外怎么好像点我呢?

    没等多想,“杀生佛”又跟恶狗一样扑了过来。他人未来,脚又先递了过来。

    我这一刻确实想到戒指了,也特想把潘多拉魔盒打开。我相信利爪真的出现了,就凭他的身手,绝对能把这个假货揍得满街跑。

    但我又觉得,杀鸡焉用宰牛刀,自己目前的身手,未必能输给他。

    我故意退后几步,“杀生佛”这一脚落空了。他咦了一声,又往前一扑,对着我又来一脚。

    而我一直抱着退的主意,其实这并不是懦弱,反倒是我以退为进的一个战略。

    这么样的,我又退了十来步,“杀生佛”又扑过来,踢出一脚,这一脚他明显大意了,不仅高度过于高了,力道上也欠了点。

    我就等着这一刻呢,我暗道一声好机会,还一俯身,向他下面熘去。

    我抱着他另一只脚,随后腾出一只手。我喝了句,又对准他的下体,狠狠抓了过去。

    这是我最早期爱用的一个招数,不得不说,它确实有点下三流,但真的很好用。

    这一次,我实打实的抓到了。我能感觉到,这货的棒子不小,以前我跟真的杀生佛搏斗时,也偷袭过他的下体。他下体被什么东西保护着。

    单从这点看,眼前这位也顶多算是个杀生佛的粉丝,离真神差远了。

    而这个“杀生佛”,一下子被我捏住命门,他疼的整个脸都扭曲了。

    我不给他缓歇的机会,我又抱着他的腿,勐地往上一抬。

    他失去平衡,一下子狠狠摔到地上,尤其还是面冲下。

    我又坐到杀生佛的身上,双手对准他的很潮的头发狠狠抓了过去。

    我很像借此把他脑袋往前提一提,这也是擒拿的一个招数,但一抓之下,我手上先是一紧,之后又松快了。

    我抬头一看,好家伙,手上全是头发。

    我心说这兔崽子的头发是假的,合着他要么带着假发,要么接头发了。

    而假杀生佛这一刻,拿出不抵抗的架势,嘴里直念叨,“停手,停手!都是自己人!”

    我稍微顿了顿,假杀生佛扭了扭头,虽然现在的姿势,他没法正面看着我,但也能让我看到他的侧脸。

    我先是一愣,又伸手在他脸上使劲擦了擦。

    这么一来,他露了出庐山真面目。他嘿嘿笑着,又说了句,“帮主好!”

    而我看着他,心里腾地一下,来了好大一股火气。我心说好啊,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又见面了是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