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魔王苏醒-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五十章 魔王苏醒

    我心说这俩科研人员就是在扯淡呢,尤其真按新车的说法来较真,就算遇到磨合期了,这车也不会出现太异常的反应才对。壹看书 ·1kanshu·

    我脑中芯片,既然是为了提高我身手而准备的,怎么可能一激活时,我竟然邪门的乱舞乱跳?往深了说,真要遇到危险时刻了,我把它启动了,到底是害我还是帮我?

    我绷着脸,又跟这俩科研人员理论一番,但这俩人的逻辑真是有毛病,他俩压根不理会我怎么说,只是翻来覆去的说那一套理论。

    我最后既生气又无奈。我特想把他俩好好揍一顿,但这又能解决什么?

    我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扭头走开。

    这俩科研人员也没留我的意思,他们看着我的背景,反倒默默的收拾起床位来。

    我想回到住的那个房间,但刚一出实验室,我发现小狐就在不远处靠着墙站着,合着她一直在这里等我呢。

    小狐也很关心我的情况,她立刻迎了过来,还先开口问,“怎么样?”

    我一想起那两个科研人员的解释,心里的恶心感又上来了。

    我也不想跟小狐说啥了。我绕过她,一边继续走,一边跟她说,“想知道啥情况,自己问那两个疯子吧。”

    小狐愣在当场。

    我拿出慢悠悠的架势,也想借机想想事,就这样我回到了房间。

    我跟小狐是前后脚,她明显是追过来的,而且她一定跟科研人员问明情况了。

    她倒是站在科研人员那一边,还安慰我一番,那意思,让我相信野狗帮的技术,既然科研人员这么说了,我过几天再试试,那个芯片的反应一定会有所好转的。

    我冲着她呵呵一声,我心说敢情芯片不在她脑袋里了。其实这一刻,我也有种想把芯片摘走的念头。

    但我也不笨,摘走芯片的言外之意是再给我做一个开颅手术。

    我心说自己这是脑袋瓜子,又不是西瓜,不可能随随便便再打开吧?

    我又把这个想法完全否了,而且我拿出应付的架势,跟小狐又聊了一番后,就把她打发走了。

    接下来的一周,我老老实实的在基地内养“伤”。我的这个“伤”,主要是脑袋。

    每天早晨都有科研人员过来给我输液,也让我吃一堆药。按他的意思,这有利于我脑袋上缝针地方的刀口恢复。

    我抛开其他杂念,从健康角度着想,也很配合。     一看书  w ww·1 kanshu·

    这样又到了一天晚上,我光着膀子,正在屋内做训练呢。这也是我经过这么多麻烦后,意识到的自己尚缺的地方。

    我心说身手真的太重要了,没有一个好的身手,很容易在危难关头挂了。

    我以前并没系统的学过功夫,不知道怎么做专业的训练,但好在我跟老更夫学过一段时间本本事。我索性又按照他当时教我的套路,练了起来。

    这一次,我又拽着门框,做人体向上呢。走廊里突然传来脚步声。

    这脚步声很急,也很明显是奔着我这边来的。而且很快还有一个声音喊道,“帮主,出事了。”

    我听出来了,是小狐的声音。

    我被她上一次“狼来了”的演戏弄得心里有阴影了,我心说这丫头这一回不会又跟我演什么戏吧?

    我也没着急,依旧做着训练。

    等小狐冲到我房门前时,她看着这一幕,又着急的喊道,“帮主,出大事了,你怎么还这么有闲心?”

    我随意应了一声,还跟小狐强调,“慌慌张张的怎么行?做人要学会沉得住气。”

    小狐不理我这套,她一转话题又告诉我,那意思,胡子正满基地的追杀科研人员呢,你再不去看看,甚至不拦住胡子的话,这基地就被胡子血洗了。

    我听完一瞬间,脑袋里嗡了一声。

    这下轮到我沉不住气了。我嗖的跳了下来,反问小狐,“胡子醒了?而且还杀人?”

    小狐点点头,甚至还拿出一副被吓到的表情。

    我能感觉出来,她不是装的,而且这一回是真出事了。

    我让小狐赶紧带路。小狐立刻嗖嗖跑起来。我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光着膀子尾随着。

    我俩跑完好几个走廊,等又转过一个拐角时,迎面出现两个人。

    这是那俩个疯疯癫癫的科研人员,他俩大唿小叫的,一边喊着杀人了、杀人了,一边毫不停留的从我身边经过。

    小狐看到这俩人后,倒是长舒了一口气,念叨说,“谢天谢地,这俩人没死。”

    而我扭头看着这俩科研人员的背影,我犹豫着要不要把他俩拦住。

    但他俩跑的太快了,那两双小短腿,倒腾的都快出虚影了,这么一耽误,他俩逃远了。

    另外没等我有啥下一步的举动呢,前方又出现一个人影。

    这人显得很暴躁,一边大步往这边走,一边高喊着,“我杀了你们两个王八犊子!”

    我仔细一看,心里咯噔一下。

    这是胡子,但此时的胡子,没穿衣服,光熘熘的。而且他身上全是各种新旧交替的小伤口,估计都是被蜈蚣咬完留下的。

    胡子一脸狰狞,手里还拎着一把椅子,这椅子有些破烂了,尤其有个椅子腿折了。我猜胡子刚刚用过这椅子,很可能砸到什么地方了,才让椅子成了这德行。

    这期间胡子一直没耽误的往这边走。小狐盯着胡子,她警惕的往后退了退。

    而我也有类似的感觉,因为我从胡子的眼神里,看到的都是浓浓的杀意。

    我不想后退了,不然还怎么拦胡子。

    我对他喂一声。胡子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他表情很复杂,先是纳闷,又是诧异。

    他还问,“你也在这?”

    我留意到,他没称唿我为爹,这说明什么?

    在这种略发恐惧的环境下,我心头竟然突然冒出一丝惊喜的念头。

    我继续观察胡子。他看我没回答,这一刻又把目光收了回去。

    他拎着椅子,要继续追那两个科研人员,而且他越走离我越近。

    小狐依旧没放松警惕,她拿出一副冒险的架势,凑过来,特意拽了拽我。她的意思很明显,让我跟她快退一退,别离胡子太近。

    而我觉得没这个必要。

    我对小狐使了个眼色。就这样,当胡子几乎跟我擦肩而过时,我压着性子,勐地拽住他胳膊。

    胡子扭头看着我。

    我俩对视一番后,我跟他说,“冷静下,胡子!”

    他哼了一声,反倒怒意更大。但他任由我拽着,倒是没反抗。

    他跟我说,“他娘的,老子睁眼时,那俩疯货正捏着大蜈蚣,想让蜈蚣咬我。要不是我及时跳起来,他们保准就得手了,想想看,那都是毒蜈蚣,真要被咬上了,我还能活么?”

    我盯着他身体看了看,我心说他是不知道以前的情况,不然我怀疑此刻的胡子,就不会只是拎着椅子这么简单了。

    我让胡子先消消气,甚至也特意逗他几句,试图帮助他。

    胡子这人,骨子里有种大咧咧的性子。被我这么连劝带逗的,他倒是真的消了不少火。

    我看到不远处有个空屋子,尤其这屋子的房门大开着。我指了指,那意思,要跟胡子去里面坐一坐。

    胡子应了一声,还把椅子随手一撇。

    我带着他往里走的时候,也对小狐做了个手势。

    小狐很机灵,立刻凑过来,我附在她耳边,告诉她,让她找点镇定片,而且立刻送过来。

    小狐赞了句,“帮主真聪明!”

    她还立刻扭头跑开了。

    等我跟胡子一起来到房间后,胡子一直一屁股坐在一把椅子上。

    他现在光着身子,有些不雅。我从这房间的一个床上扯下一张被单,把它又铺在胡子身上了。

    我还摸着兜里,拿出一包烟来,这烟是我跟小狐要来的,当然了,在基地这种基本上与世隔绝的地方,想自己买烟或者选烟,都很困难。

    我拿的这包,是万宝路,说白了,外国货,吸起来有股子地瓜叶子味,但反过来说,有烟抽总比没有强。

    胡子也没抗拒,我俩一人一根的吸起来。

    很明显,胡子也是一脑门的问号,他跟我说,他就记得最后在义村的经,他当时好像挨了一颗手雷,然后发生了什么,为何又到了这里,他完全不知道了。

    我没急着跟他解释啥,反正打定主意跟他胡扯一番。

    我通过这些胡扯的话,倒是更加明确一件事。胡子确实不呆傻了,这说明他脑子内的血块彻底被清除了。

    这样等我俩把烟刚吸完时,小狐露面了。

    她在房门外探了探脑袋。但她不敢进来。

    我让胡子继续坐着,我迎了出去。

    我问她,“镇定片拿到了?”

    小狐一掏兜,拿出一个带喷嘴的小罐子来。她有些无奈的跟我说,药片没找到,只有这种喷雾的。

    我突然有个感慨,心说造化弄人啊,老子这段时期内咋跟喷灌死磕上了?

    我犹豫一番,最后只好把这喷灌接了过来。

    小狐打定主意守在房门外,我没理她,又自行走了回来。

    胡子盯着我手里的喷灌,他皱眉问,“你他娘的拿的什么东西?”

    我不敢直说是镇定药,我索性打马虎眼说,“这是用来喷头发的,你头发有点乱,我给你弄弄。”

    胡子对头型很在乎,而且平时他就是挺要面子的一个人。

    我凑过去,让胡子闭眼。

    胡子乖乖照做。我举着喷灌,但喷嘴并没对着胡子的头发,反倒对准他的鼻子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