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酸驴-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五十三章 酸驴

    看那架势,我担心胡子别一激动,用椅子腿抡这两个科研人员。一 看书   ·1kanshu·

    我心说这俩人可没练过身手,身子骨都弱,真要挨上几下,别被打傻了,那可是我们野狗帮的损失。

    我对着胡子使劲摆手,想制止他。而实际上,我这担心有些多余。

    胡子依旧拿出吓唬人的样子,隔空抡了几下而已。但他表情很狰狞,跟这俩科研人员说,“老子的忍受是有限制的,赶紧的,把戒指交出来。”

    这俩科研人员早就有过阴影,曾被胡子追的满基地跑,这一次他俩很快扛不住了。

    其中一个科研疯子,他对胡子先摆手,让胡子别乱来。随后他屁颠屁颠跑到一个角落里。

    这角落里原本只有一面空墙,谁知道其实另有干坤。

    这科研人员对着墙面的一个地方随意按了按,伴随轰的一声轻响,墙上出现一个小抽屉。

    这抽屉里面还冒着白雾,因此越发给人一种神秘感。

    科研人员把手伸进去,摸来摸去的。我冷不丁想到了百宝箱,估计这抽屉内很可能有不少宝贝。

    最后科研人员拿出一个小盒,打开后,我和胡子都看到里面的戒指了。

    我俩当场还一愣,胡子凑过去,抢过戒指把玩几下,他还吐槽说,“这他娘的是女款啊,谁当初瞎了眼,给老子设计的这种戒指。”

    这俩科研人员都不接话。胡子索性依次指着他们,反问,“是不是你?”

    我心说拿到戒指就得了,我们犯不上再为这点小事纠结了。我拽了胡子一把。

    胡子跟我心有灵犀,我俩没多说什么,扭头一起离开。

    这俩科研人员都有些木纳,但直到我们从他俩的视线内消失,他们都没乱动。

    我和胡子直奔电梯。我本来觉得现在基地内人太少了,这不是件好事,毕竟少了一股子气氛,但现在来看,我反倒觉得人少是好事,尤其电梯口都没人守着,倒是方便我俩了。

    我俩直接来到水上平台,当电梯门打开后,我和胡子一先一后走了出去。胡子趁空也勉为其难的把戒指戴上了。

    他时不时伸出手来瞧瞧,但他也拿出一脸恶心的表情。

    当我俩站在水上平台上时,我放眼一看,好家伙,码头停着两艘快艇,在挨着一艘快艇的码头边,还有四个老爷们正盘腿坐着打扑克呢。 壹看书 ·1kanshu·

    其中三人都面生,但也有熟面孔,是酸驴。

    这四人玩的都有点红眼了,我还发现,酸驴的兜里鼓鼓囊囊的,估计是赢了。

    我对胡子指了指,我俩向这四人走去。

    这四人警惕性倒是挺高,没等我俩走上几步呢,他们先后往我俩这边看来。

    这四人都认识我俩,他们一时间还都诧异上了,也停下玩牌。

    酸驴先嘿嘿笑着,这也绝对是一种干笑。他隔远喊话问,“帮主,你怎么上来了,而且胡子不是刚锻炼完么?咋又回来了?”

    他说完还对其他三人使了使眼色。

    我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我也不急着回答,等一路来到他们近处后,我沉着脸,指着快艇说,“有任务,你们随我立刻出海。”

    这四个人又互相看了看,酸驴代表他们回答说,“哪有任务啊?帮主记错了吧?两个钟头前,我们才跟娘娘通了电话。”

    胡子拿出一脸不乐意的样子,哼了一声插话说,“娘娘、娘娘!你们就认娘娘是不?看清楚,站在你们面前的才是野狗帮的老大。娘娘只是二当家的。”

    这些人都盯着胡子。胡子气的又哼一声,说看我干什么?看老大!

    他还特意指了指我。

    我其实也对酸驴的话很不满。我也懒着多解释,又跟他们四个强调,“我说了,有任务,立刻出海!”

    酸驴支支吾吾的,估计打心里措词呢,而那三个爷们,他们这次撇下酸驴,互相看了看后,竟做了一个很出乎我意料的举动。

    他们仨绕过我和胡子,全往电梯口那里跑去。

    我和胡子一愣,这么慢了半拍,他们就跑出去很远了。

    胡子急忙一转身,甩开大步试着追上他们,但问题是,这仨人都是奔跑专家。

    酸驴一定没料到他的同伴会这样,等稍微缓了缓后,他骂了句,“真没义气!”他撒腿也想跑。

    而我防着这手呢,当酸驴刚有这举动时,我就扑过去了。

    我一把抱住他,而且我也对胡子大喊,“别追了,逮住一个就行!”

    胡子拿出纳闷的样子,等扭头一看,他又明白了。

    他紧忙一转身,往我俩这边奔。

    酸驴拿出一脸愁容,他的身手倒是不错,问题是他不敢跟我施展。最后他只能试着挣扎,还问我,“帮主,你这是干什么?”

    我不正面回答,反倒一直紧紧抱着他不撒手,等胡子回来后,我对胡子使个眼色。

    我俩二对一,强行把酸驴往游艇上弄。

    酸驴当然明白我俩的意图,他这时有些忍不住了,也不再藏着掖着,明说道,“帮主,娘娘嘱咐过,没她命令,你绝不能离开,你非逼着我,被娘娘知道了,我会死很惨!”

    我和胡子都嘘了一声,对他的话压根左耳进右耳出。

    等眼瞅着快把他弄到一艘快艇上时,酸驴反抗更激烈了,他还舞着胳膊挣扎。

    我知道他绝不是有意的,但突然间,他右手碰到胡子脸上了,他的指甲还给胡子脸上弄破了。

    胡子顿了顿,用手一摸后,当发现自己脸上流血了,胡子沉下脸下。

    而我倒是觉得这是个机会,我也不抱着酸驴了,反倒点着他说,“你竟然打咱们野狗帮的人,上次你还袭击帮主,你惨了,惨大发了。”

    酸驴一诧异,我又问胡子,“按帮规,这种情况怎么处理?”

    胡子从嘴里冷冷的挤出一个字来,“死!”

    酸驴支支吾吾想解释。而我压根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我又施展忽悠的本事,跟他一通说,那意思,要么你痛快带我们走,我既往不咎,而且到时丑娘问起来,你可以把啥事都往我身上推,但你要是还不走,打人的事肯定没完。

    酸驴闷头想了一小会儿,他当然明白,如果身为帮主的我,真要看他不顺眼,想整他的招多了去了,机会也大把的。

    他最后拿出无奈样,甚至都想原地跺脚了。

    我看的出来,他妥协了。我趁机又拽着他,把他弄上游艇。

    酸驴拿出钥匙,启动快艇后,他又拿出开起礁石大门的那种小圆石头。

    他让胡子高举石头,这石头上释放出一种信号。礁石大门也立刻打开了。

    快艇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酸驴还开启了导航,他摆弄着导航,试图定位。

    我在旁看着,我发现他想把目的地锁定为朱海的某个码头。我摇摇头。

    我想的是,丑娘他们都在朱海,我这么过去,岂不刚出了狼穴,又如虎口了?

    我让酸驴换个目的地,“定位在粤州的某个码头。”

    酸驴对此很不解,他问我,“去粤州干什么?”

    胡子插话说,“费什么话啊?哎你这人,真墨迹。”随后胡子摆弄着导航,把目的地定位上了。

    酸驴表情忽明忽暗,忽晴忽阴的。

    我猜他心里还是没底,我适当又开导他几句。

    这期间胡子又不老实了,摸着酸驴的衣兜。酸驴问他做什么?

    胡子最后把酸驴的手机拿了出来。他当着酸驴的面,把手机关机了。

    酸驴明白胡子的想法,他没多说什么。

    而我又打量着整个快艇,我问酸驴,“这艇上是不是也有跟踪器,野狗帮通过它能查到咱们的位置?”

    酸驴稍微一犹豫,估计是琢磨着怎么回答呢。

    我反倒通过他这举动,知道答案了。我让他快说,跟踪器在哪?

    酸驴不得已,又指着一个不起眼的地方。

    我和胡子凑过去,我发现有个豆粒大的小东西,上面冒出一股红光来,这红光偶尔一闪一闪。

    酸驴也提醒我俩,那意思,这跟踪器关不了,所以我俩别白费心思了。

    我一皱眉,而胡子呢,哼哼几声,说未必吧。

    他倒是直接,从快艇上找到一个工具箱,从里面翻出一把螺丝刀来。

    他用螺丝刀,对准这小“豆粒”,噗嗤噗嗤的捅上了。

    没几下,这小豆粒就变得稀碎。

    酸驴看在眼里,拿出心疼的架势念叨句,“这玩意挺贵的!”

    但接下来,我们没出啥岔子,而且在八小时后,天刚萌萌亮的时候,快艇赶到了粤州的某个小码头。

    这码头压根没人,一看就被遗弃很久了。

    酸驴把快艇停好。他倒是挺辛苦,细算算也是,他连续开了这么久的快艇。

    他点了根烟,不过手都有些被冻僵了。

    我和胡子往码头上看,胡子很兴奋,说终于他娘的回来了。

    他还这就要上岸。我倒是想到另一件事。

    我拉住胡子,扭头问酸驴,“你跟我俩上岸不?”

    酸驴摇摇头,说他要把快艇送回去,尤其这种快艇不能被海警或城管看到,不然惹嗦,另外这快艇上还有很多野狗帮的机密呢。

    我并不知道机密指的是啥,我也懒着多问。

    我没拦着酸驴,不过我也没这么容易放他走。原因很简单,我得从酸驴身上弄点盘缠才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