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吉他盒子-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五十四章 吉他盒子

    我看着酸驴,突然不怀好意的笑上了。壹看书 w ww·1ka看nshu看·cc

    酸驴举着僵硬的手,正吸着烟。看到我这个举动后,他的僵手竟然哆嗦了一下。

    随后他干笑着,反问我,“帮主,你还不走,有事?”

    我巴拉巴拉说了一堆,比如男人就得讲义气,作为兄弟,看到同伴一时有点困难,那就得帮,对不对?又比如我强调自己是帮主,帮主突然手头紧了,作为帮内成员,总不能眼见着不管吧?

    我相信酸驴都听明白了,也知道我心里那点想法。但这缺德兽,也不吸烟了,依旧拿出装傻充愣的样子,随意应着我,但他有个小动作,想给快艇打火,随后闪人。

    胡子在一旁看不下去了,他选择了简单暴力。

    他直接跳到快艇上,伸手翻着酸驴的衣兜。

    酸驴喂喂几声,也试着阻止胡子,但胡子原本就是扒子,酸驴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胡子几下就把酸驴兜里的钱都弄出来了。

    我看着胡子抓的那么一大把,心说这爷们之前果然没少赢。

    酸驴有点抠搜搜的,这一刻急了,说这钱不是他的,不能随便用。

    我和胡子能信他的才怪。当然了,我也不想明抢,那样不地道。我跟酸驴说,“先欠着,等以后见面了,我连本带利的还给你。”

    酸驴表情稍微好了一些。

    我和胡子撇下他,迅速离开了码头。

    这个码头很偏僻,外加没什么人。我俩想打出租车很难。

    我和胡子又不得不步行走出去好长一段距离,最后我俩来到一条公路上。

    这公路是双排道,我也不知道是国道还是省道。我前后看了看,这路见不到头。我和胡子也不想乱走了,都蹲在路边,想碰一碰运气。

    足足过了一刻钟,我俩都快被风吹得透心凉了,远处才来了一辆出租车。

    这出租车应该是送什么客人后,往回返呢,我隐隐看到挡风玻璃下亮起的“空车”灯了。

    我对胡子示意。胡子有他的想法,也让我一会别太急了,等他拦车就行。

    这样又过了一小会,这车离我们很近了。胡子突然站起来,横在路上了。

    出租司机没料到,索性来了个急刹。而胡子借机又向出租车冲了过去。

    我心说自己慢了胡子半拍,现在也该跟过去了吧?

    我也站起来,我俩一先一后,胡子直接奔向副驾驶,而我直接奔向后车门。    要看书 w ww·1kanshu·

    这期间司机一直有小动作,想把出租绕过我俩开走了,但我和胡子在钻到车里前,一直把出租车挡的死死地,他根本没法子见缝插针。

    另外等胡子上车后,尤其胡子对司机呲牙一笑时,这司机竟然哇了一声,还打开车门,自行跑了出去。

    胡子笑容僵在脸上,他还扭头问我,“什么情况?”

    我看着胡子的脑袋,他此刻跟我一样,也是个光头。我猜这大半夜的,我俩又都是光头,看着不像善类。这司机一定误以为我俩是劫匪呢。

    我特意看了看逃出去的司机,他跑到路边后就停下来,拿出小心翼翼的样子观察着我们。

    我把车窗落下来,对他摆手,让他快点上车。

    这司机没动弹,胡子等不及,又催促般的按了几下车笛。

    谁知道这司机听到笛声后,吓得又退了两步。我看胡子还想往下按,我急忙把他制止了。

    我知道他是好意,但再这么按,我不确定这司机会不会扭头再逃。

    我让胡子等着,我稍微整理下衣着后下车了。

    我直奔那个司机,为了不引起他的敏感,我还特意举了举双手,示意自己没带武器。

    这司机拿出犹豫的样子,等离近后,我跟他说,“你跑什么?当我俩是坏人?”

    司机连连摇头,但他一直盯着我的光头。

    我编了个瞎话,那意思,我之所以这形象,是因此我是警察。

    司机诧异的啥了一声。我指着光头补充说,“卧底,刚做完任务。”

    司机明显松了一大口气,这次他盯着我的眼睛,估计正琢磨着我这话的真实性呢。

    我不想让他这么多想。我又解心结的告诉他,如果我俩是坏人,这里又是荒郊野外,我们岂不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

    司机又一想,估计也觉得是这个理,他不再怀疑,而且还称唿我为警官。

    我带着他,一前一后又回来了。

    等我俩上车后,他问我俩,“去哪?”

    我印象中粤州有好几个车站,而针对北方这条线的,只要是北站。

    我索性告诉他,直接粤州北站吧。

    司机这就起车。胡子听我这么一说,他敏感的回头看了看。

    他还点了我一句,那意思,咱哥俩证件啥的都没带,咋买火车票?

    我早想到这一块了,我示意胡子别耽误。

    我一掏兜,本想这就用手机给杨倩倩打电话,但突然间,我又觉得,用这手机打并不妥当,谁知道手机内有没有啥监听功能?

    我特意把手机关机,又问司机,“老哥,电话借一下。”

    这司机很机灵,其实通过后视镜已经把我的举动都看在眼里了。他支支吾吾,这、这几声,分明是不想借。

    我挺无奈,觉得这司机怎么又敏感上了?

    我又抛开一句话,让他别担心,而且我打电话后,一会也把电话钱给他。

    胡子从旁也劝了几句。这司机最后妥协了。

    我拿着他的手机,给杨倩倩去了电话。我本来都做好准备了,心说这是个陌生号,杨倩倩别不接啥的。

    谁知道响了没几声,电话就通了。杨倩倩还很焦急的问了句,“哪位?”

    我接话说,“毛虫。”

    杨倩倩显得很吃惊,又问,“你怎么在粤州?”

    我因为她这种吃惊,反倒也有些吃惊和诧异了。但我多没想,也抛开这些小疑问,又跟她说,“我俩要回哈市,需要两张票,你能不能尽快弄到?”

    杨倩倩一听我要回去的那一瞬间,她就连连说好,最后她也让我稍等。

    我猜她一定查啥呢,很快的她告诉我,“一个半小时后,粤州北站有回哈市的火车,在第六候车室,你和胡子直接去那里等着,到时会有人找你们。”

    我应了一声,我和杨倩倩并没多聊,很快撂下电话。

    接下来这一路,司机偶尔总问我俩,那意思,你们既然是卧底,平时都做啥任务?会不会很危险?

    我没太深说,也不想深说什么,但胡子跟我完全相反,他拿出瞎编胡侃的架势,跟司机吹上了。

    我发现胡子在这方面挺有天赋,一会渔奴案,一会邓武斌的案子,一会又孤岛越狱的,反正他把我俩吹得,简直跟英雄没什么区别了,尤其这都是我俩设身经过的,讲的也特别真实。

    最后这司机听的一愣一愣的,等到北站时,他拿出崇拜的目光,连车费都不想要了。

    我和胡子当然不是那种人,胡子看了看计价表,给司机扔下二百块。

    我们直接向第六候车室奔去,当然了,在候车室门口,也有人查票,但这都好煳弄,我俩找个借口就搞定了。

    六候在二楼,而且让我没想到的是,就这个候车室的人多。

    胡子问我,“倩倩说什么人跟咱们接头了么?”

    我摇摇头,回答说,“估计接头人会主动找咱俩的。”

    我因此也没和胡子往犄角旮旯里走,不然我怕接头人找不到我们。

    我俩最后从候车室正中心找了两个座位,但坐下来后,我俩的光头太明显,尤其光头上都带着很长一条的伤疤呢。

    我发现很多人都默默的看着我俩。我四下一打量,又独自去了一个超市。

    这里面除了卖小食品,还卖帽子鞋这类的。

    我买了两个帽子,回来后跟胡子一人带一个。

    就这样又过了一会儿,我掐时间算了算,离开车还有不到半个钟头,而且那趟车已经检票了。

    我考虑着要不要给杨倩倩打电话再催一催,但正犹豫着呢,有个人熘熘达达走进了第六候车室。

    这人背个吉他盒子,看样子很像是个唱歌的。

    他打量着整个候车室,而且眼睛真毒,很快就发现我和胡子了。

    他直奔我俩走来,我和胡子很快也发现他了。

    我俩都看着他,也都愣住了。胡子念叨句,“娘的,这么巧!”

    我打心里赞同的点点头,而且等这人离近了,我还当先打声招唿,“好久不见,老巴!”

    老巴木纳的应了一声。随后他挨着我坐了下来。

    胡子盯着老巴。原本胡子和老巴之间隔了个我。胡子嫌说话费劲,他又自动挪了位置,坐在老巴的另一侧了。

    胡子问老巴,“你是来送车票的?”

    老巴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他回答说,“杨倩倩给我们打电话了,但她太女人了,急着想让你俩回到安乐窝,这可不行,也不是爷们该做的事,对吧?”

    我皱着眉,很明显老巴的话里有话。

    我和胡子对视一番,胡子又追问一句,“什么意思?”

    老巴抱了抱吉他盒子,他还眯了眯眼睛,这说明他心里想着事呢。

    随后他说,“警方针对杀生佛的事,半个月前展开了侦查,哈市还成立了专案组,有我、铁驴和阿虎,我们仨奔赴南方,想把杀生佛逮住,但进展的不顺利,到目前为止,铁驴受重伤了,阿虎为了查线索,今天上午还失踪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