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炕头”暗号-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五十六章 “炕头”暗号

    我问老巴,“为什么这暗号叫保加利亚雨伞,而且你刚刚也提到过大苏国的刺客,难不成保加利亚雨伞和大苏国有什么联系?而且这杀生佛其实也是大苏国的刺客?”

    老巴拿出一副琢磨的架势,他也没完全回答我的疑问,最后他只告诉我,这暗器最好是在保加利亚露面的,所以大家都被它称为保加利亚雨伞。 壹看 书 w ww ·1ka nshu·

    至于大苏国这一块,我能感觉到,老巴避而不谈。

    老巴这人,平时很沉闷。他现在又恢复了沉闷的那一套。

    他把暗器收了起来,尤其放回到吉他盒子里,气氛这么“平静”了三五分钟,老巴又拿起吉他盒子,把它背在身上。

    我看那架势,猜测老巴要走。

    我问他,“要去哪?”

    老巴拿出无奈的样子说,“我们仨是专案组的成员,但阿虎这个人,太爱独行了。他平时也有另一个外号,叫阿猫,意思是说阿虎跟猫一样有九条命,遇到困难,哪怕是九死一生,他也能活着回来,但这一次他一大早独自离开后,尤其电话还关了,我一直有些不放心。”等叹了口气,他补充说,“我想到几个地方,想去找找他。”

    胡子立刻接话,说一起吧?

    我跟胡子有相反的念头,细算算,我跟老巴以前也一起做了一次任务,他其实也是个特独的人。

    我怕我和胡子非要跟着他,最后反倒也给他添堵。

    我对胡子使个眼色,又说了几句。那意思,我俩还是在这住所内等消息为妙。

    老巴听完胡子的话,他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我这么一说完时,他咧嘴笑了笑,又对我胸口轻轻打了一拳。

    我俩把老巴送到门口。之后我俩也找个椅子,坐在铁驴身边。

    我俩跟衰仔聊了一会,我想通过衰仔来打听一些粤州的事,毕竟我们要在粤州办案,多了解一些这里的东西,总没坏处。

    而衰仔这个人,有些地方跟老巴很像,也是个闷葫芦,我和胡子问什么,他答什么,而且说得也不够细。

    我俩最后都觉得没趣,也不跟他多说了。

    我靠着椅子,一边望着铁驴,一边瞎想着事。我脑海中还突然出现了小柔。

    小柔曾说过方皓钰的事,而且这其中还牵扯出来了个人宝藏,以及那个银**方。

    我心说那个魔方一直被我放在哈市的住所内,这住所是警方给我找的。    要看书 w ww·1kanshu·原本如果只是借住的话,这倒没什么,但现在牵扯出魔方了,我有种心里不踏实的感觉。

    我担心警方又派别人住到这个住所,如果这人手不干净,把魔方拿走的话,那绝对是我的损失。

    我特想给杨倩倩打个电话,嘱咐她一下。

    我因此还跟衰仔借了借手机。衰仔倒是挺痛快,立刻把手机递给我。

    但我握着手机,等再往深一琢磨,我又犹豫着。

    因为杨倩倩就是警方的人,我怕我跟她特意强调魔方,这丫头很聪明,别因此猜到什么。

    这个电话,我被纠结的心理影响着,就一直没打。

    这样过了好一会儿,手机突然响了。

    衰仔的手机不仅有铃声,还有震动。我手心被手机震了一下,这让我冷不定心里一哆嗦。

    我低头看了看,这手机上来电显示是虎哥。

    我对虎哥这俩字很敏感,我还立刻问衰仔,“虎哥是阿虎么?”

    衰仔盯着手机屏幕看了看,对我点头。

    我一直很在乎阿虎,按说我应该把手机给衰仔才对,毕竟是阿虎打给他的电话,但这一刻,我实在忍不住,心里念着阿虎的安危,我竟直接按下接听键。

    我先对着手机喂一声,还问,“阿虎,你在哪?”

    那边一直没人说话,另外我仔细听着,那边还传来滴答、滴答的声音,似乎是水滴。

    我说不好,这一刻反倒心慌了起来,也隐隐有种不好的直觉。

    我又喂了一声,让阿虎说话啊。

    很快有唿哧唿哧的喘气声,紧接着有人费劲巴力的低声念叨,“你还活着,很好!”

    我听不出来是不是阿虎。但我没接话,压着性子听他继续说。

    我不知道怎么搞的,手机里出现哇啦哇啦的噪音,似乎线路不怎么好。

    但这噪音没持续多久就消失了,很快对方又说,“炕头,5、5、8、0。”

    我一皱眉,搞不懂这是啥意思。而电话那边突然挂了。

    胡子和衰仔一直观察着我,甚至等我转述消息,等他俩看着我拿出一脸茫然的样子时,他俩互相看了看。

    我听着挂断音,立刻又回拨过去,但那边彻底关机了。

    我皱着眉,脑袋里一直想着那句话。这把胡子急坏了,他扒拉我一下,让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念叨说,“炕头5580,好像是阿虎说的,这句话何解?”

    胡子和衰仔都想了一通。胡子还有小动作,使劲挠了挠光头。

    他跟我说,“咋连炕头都出来了,粤州这种地方有炕么?”

    而衰仔突然从我手里抢走手机,他还上网查起什么。

    不得不佩服这个线人,他闷归闷,但脑子很够用。没多久,他指着手机跟我们说,“有了,应该是这意思。”

    我和胡子凑过去看了看,屏幕上是粤州的地图。

    衰仔说,“虎哥说的应该不是炕头,而是坑口。坑口是粤州的一个地方,那里最近新盖了很多楼房,而5580很可能是具体地址,比如门牌号之类的。”

    我让衰仔赶紧把这消息告诉给老巴。

    衰仔照做,问题是,他拨了几个电话出去,都提示老巴那边暂时无法接通。

    我怀疑老巴那边的信号不好,也不知道这爷们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我和胡子想到一块去了,既然阿虎打这种电话过来,很可能是叫支援呢。我俩决不能坐视不管。

    另外我考虑到现在的人手问题,心说我和胡子往坑口赶吧,至于衰仔,他还是专心护理铁驴比较好。

    我把这建议说了,胡子和衰仔都没意见。

    胡子还问衰仔,“屋内有啥武器没?给我哥俩带上。”

    衰仔跑到一个卧室,等出来时,他拿着一个左轮枪和一把匕首。

    衰仔说这是驴哥的武器,现在驴哥养伤呢,也用不上,我俩可以拿走。

    这期间我们仨弄出的动静不小,但铁驴一直没醒。我怀疑与其说他是睡着了,其实弄不好是一种昏睡。我趁空又看了铁驴几眼。

    胡子把枪和匕首都接了过来,他掂量一番,最后把枪递给我。

    他的意思很明显,把好东西留给兄弟来用,他用匕首就行了。

    我倒是没跟他推来推去,而且把枪拿到手以后,我特意把子弹退了出来。

    这样我把空枪别再后腰上,又把子弹揣到兜里了。我这么做的目的很明显,怕真遇到啥危险了,这枪别被敌人抢去。而我留了这么个后手,倒是就算枪被抢了,它没子弹,跟块废铁没什么区别。

    我和胡子不耽误,这就一起离开,当然了衰仔还给了我俩一把摩托车的钥匙。

    我们来到单元门口,找到那辆摩托,还一先一后坐上去。

    胡子当司机,而我负责帮他认路。

    别看我俩对这里地形不太熟,但我俩都是老油条,也没怎么耽误时间,更没怎么费劲的就一路直奔到坑口了。

    衰仔说过,这里正大规模盖楼呢,而等我亲眼看着这里时,我发现衰仔说的都有些轻了。

    准确的讲,这里全是新楼,有高层也有多层,有刚建一半的,也有建完的。

    胡子看的眼直,跟我说,“这他娘的怎么找?谁知道哪个楼是5580号?”

    我让胡子别急,也让他把,摩托开到具体某个楼盘的下面。我们先看看情况再说。

    就这样等胡子把摩托开过去后,尤其借着摩托车灯一照,我看到了,很多门市上都有牌子,比如52-xx,53-xx的。

    我因此也明白了,心说那5580,应该是55-80。

    我让胡子顺着往下找。

    其实这一刻我俩并不能断定,这5580是个门市号还是个具体的住宅号。但我俩运气不错,这么往下找了一会儿,我们隔远看到了55-80,它是个空门市。

    这门市上挂着的锁还是打开的状态,我嘱咐胡子小心。

    胡子耍了个技巧,等把摩托开近后,他还让摩托车灯正对着门市往里照。

    车灯一下把里面照得很亮堂。但我俩看清里面的情景后,心里咯噔了一下。

    这门市内居中有一把椅子,上面坐着一个人。这人捂着脖子,身上全是血,尤其椅子下方也聚集了好大一滩血。

    我隔远看着,模模煳煳的认出来,这好像是阿虎。

    我和胡子全从摩托上跳了下来,而且胡子连停好车的时间都没有,最后摩托还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我俩都快速往门市里冲。最后我俩几乎同时来到这椅子近处。

    我这次认得仔细了,是阿虎没错,而且他用手捂着的地方,还在往外溢血呢。

    阿虎并没死,但很明显是强撑一口气呢,他微微抬头看着我俩。他想笑一笑,问题是没力气了。

    胡子喊了句,“他娘的啊。”我还听到嘎巴、嘎巴的声音,胡子正捏紧拳头呢。

    而我一时间心乱的厉害,但我深吸几口气,我尽量让自己平静,也跟阿虎说,“别乱动,咱们赶紧去医院,能来得及,你会没事的。”

    我对胡子摆手示意,让他跟我一起把阿虎扶起来。

    阿虎微微摇头,这一瞬间,他的手还自然滑落下来。

    这一下我和胡子都看到他脖子的情况了,我形容不好自己的感受,就好像被雷击中了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