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按摩店血战(二)-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47章 按摩店血战(二)

    要我说,这俩小妹也都被特殊培训过。她俩现在脱了衣服,当我们面跳起舞来。

    胡子很兴奋,直嚷嚷说,“再卖把力气,跳好了一会多赏小费。”

    俩小妹为了这赏钱,果然更加的热情。她们还渐渐往我俩身边凑来,最后骑着坐在我们后背上,用下体给我们背部做按摩。

    胡子是爽翻天的节奏了,哼哼呀呀的。而我说不好为什么,一度有些反感。

    我承认自己有心理洁癖,而且这一刻我脑子里胡思乱想着,这帮娘们到底洗没洗过底下,要是刚上完厕所,现在就在我背上蹭来蹭去的,岂不脏死了?

    我最后实在忍不住,跟我身上这个小妹说,“老妹啊,你也把裤衩穿上再按摩吧。”

    这小妹很诧异,甚至脸有点红了。胡子跟我咧咧一句,说你咋回事啊?没了肌肤之亲,就没那种感觉了。

    我瞪了胡子一眼,那意思你怎么享受是你的事,老子也没妨碍你。而且我也是够意思了,只让这小妹穿个裤衩,不然我都想让她穿条秋裤或者牛仔裤。

    这就样又过了一会儿,我伸手往床头的裤子摸去,想按报警器。

    胡子喂了一声,跟我说,“不是说好不这么急抽烟么?再等一会吧。”

    他是想办点正事。但我不给他机会,心说他愿意风流,等做完案子再说,不然现在牵扯进去,容易犯啰嗦。

    我怕警方那帮二五子这时候开小差呢,不仅把我裤子的报警器按了,还摸了摸胡子的裤子,借着找烟的名头,按了他那个报警器,来了个双保险。但足足等了半个钟头,也没警方的动静。我挺纳闷。

    胡子也在这期间,来个包圆,跟那俩小妹都办了正事。俩小妹先行出去了,留下我和胡子在床上躺着休息。

    胡子也把裤衩穿上了,只是脸色有点白,估计是刚刚办事太狠了的缘故。他还借着吸烟提神。

    看我眉头不展的,他劝我,“别跟警方较真了,这次不行没关系,明儿咱们还来,嘿嘿。”最后他还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我不想打消他积极性,不然真想骂他笨。他也不仔细琢磨琢磨,警方不端黄窝的话,我俩这次消费那么多钱怎么算?

    当然了,这还不是最让我揪心的。我又把我俩的裤子全拿过来,摆弄那俩警报器。

    我用的力道不有个警报器砰的一声裂开了,有个小弹簧还跳出来了。

    我顺着裂口往里一看,心里咯噔一下。我对通讯设备的专业知识懂得不多,但笨寻思,这种警报器里面咋也得有个电路板啥的吧?用来发射信号。而眼前这报警器,里面是空的。

    我把这情况说给胡子听,胡子说了句狗艹的不是吧?他又砸了一拳,把另一个报警器也弄裂开了。

    里面同样空空如也。我俩大眼瞪小眼一番,没等再往下商量啥呢,门口有脚步声。

    门被很粗暴的踢开了,两个留着寸头的男子走了进来。光凭他俩这打扮和言行举止流露出的流氓样儿,我猜他俩都是道上的。

    这俩人都眯着眼睛,盯着我看了一番,其中一个连连冷笑说,“包子,你他妈可以啊?龙哥那么信任你,把货交到你手里看管,你却反倒报警抓了龙哥,还带着货逃了?”

    我听得一愣。胡子更是回了句,“兄弟,认错人了吧?”

    这人骂了句操,又说,“我认错个奶奶,这头型和打扮,带项链、胳膊上有花纹身,不是你这狗东西还会是谁?而且你以为从广溪市逃走就安全了?可能么?”

    另一个寸头男不想多废什么话了,跟同伙建议,“按规矩,砍!”

    我脑门一热,意识到不好了。这俩人也真迅速,摸着后腰,拿出两把片刀来。

    这刀看着不一般,刀身发乌,而且在灯光之下直反光,我估计刀刃肯定很锋利,一旦挨一刀,我和胡子指定不死也是个重伤。

    他俩一起举刀,分别对我俩砍过来。

    我顾不上胡子,这一刻我起身也来不及了,只好猛地一缩身子。这刀伴随咔的一声,直接镶到床上了。

    寸头男一脸狰狞,这就要把刀抽回去。我不给他机会,急忙伸手,死死按住他拿刀的手。

    我俩因此较上劲了,寸头男直哼哼着,试图在力气上完全压制我。但我不会笨的跟他死磕。

    老更夫教我的身手,这一刻被我完全施展出来了。

    我喂了一声,引起寸头男注意后,我对准他双眼狠狠唾了一口。

    这口水很有准头,立刻射中了他的右眼,他难受的嗷了一嗓子。我又从床上蹦下去,对准他裤裆狠狠捏了一下。

    他浑身哆嗦一下,但这人身子骨真壮,还能抗住,没晕的意思。我不得已,举着拳头,故意扭了扭手腕,攒一攒劲儿,对他太阳穴打了过去。

    这是在渔奴案中我学到的一手。这寸头男翻着白眼,腿一软,瘫坐在床边。

    我得空能松一口气了。这时胡子还跟另一个寸头男搏斗着。我心说胡子哥咋整的,我都把对手解决了,他咋慢我这么多呢?

    我扭头一看。胡子正跟对手互掐着脖子呢。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他俩因为缺氧,都有些翻白眼了。

    我怀疑胡子是不是因为刚刚跟女人温柔过,脑子一时间没恢复呢?老更夫教他的招不用不说,还用了这么笨的打法。

    我暗中帮胡子一把。这房间里还给客人准备了烟灰缸,是厚玻璃做的。这种烟灰缸其实跟板砖也差不到哪去了。

    我举起烟灰缸,对准这寸头男的后脑勺,狠狠砸了过去。

    伴随一声闷响,这人脑袋一歪,晕了。我费劲巴力的一顿拽,把他弄到地上躺着了。

    胡子大喘着气,趁空跟我说,“不对劲啊,警方是不是把咱俩耍了?”

    我还没法下啥结论,但有一点能肯定,此地不宜久留。

    我叫上胡子,说赶紧回奔驰车上。他应一声,我俩往外跑。但刚出房门,我就发现形势不妙,走廊两边都站着人。他们一定是寸头男的同伙。

    他们也没料到,我和胡子竟然打败了他们的人。其中有人骂咧一句后,这帮人全往这边冲。

    胡子急眼了,跟我说,“他娘的拼了!”他就势往前冲。

    我被这爷们彻底打败了,心说他是不是傻?咋顶风上呢?我把他叫住了,又带头退回房间里。

    胡子一脸不解,甚至也不太赞同我。在他看来,这么一回来,等于没退路了。

    我没时间细说啥,只命令胡子,把门反锁。我又找了一把椅子,死死顶在门把手上了。

    很快的,外面有人砸门和踢门。胡子也把自己身子顶在门口。

    我盯着窗户看着,这一刻还把灯关了,又凑到窗前,用胳膊肘把玻璃撞碎了。

    胡子以为我想带着他跳窗户逃跑呢,他连说好办法,这就凑过来。但他还是没理解我最终的目的。

    我们的奔驰车停在按摩店正门口,这窗户对着店后身,我俩从这里跳出去,还得绕一个大远。

    我拉着胡子,悄悄躲在屋中的一个角落。我俩还都蹲下来。

    没过几秒钟,门被彻底撞烂了,那帮人冲进来。他们第一眼看到的,是那个没玻璃的窗户。

    有人急着喊了句,“他们从这里逃了!”

    这几个傻子又急三火四的全跑到窗户前,争先往外跳。

    窗户上还有一些玻璃碴子呢,时不时有人就惨叫一声,估计身上肯定被划了几个口子。

    胡子默默的笑了,对我竖起大拇指。我没在乎这个,等他们都跳出去了,我拽着胡子,我俩又“光明正大”的从房门口逃出去了。

    我俩直奔按摩院正门,一路上没遇到啥危险,店老板都吓傻了,也早就藏在前台桌子下面了。

    我还留意到那俩服务员了,他们躲在大厅一个角落中。其中有个服务员,我来的时候他就看我,这次一样。

    我立刻反应过来,心说这伙人之所以找到我,肯定是这小子通风报信的。我没时间理会这货,又跟胡子急匆匆出了按摩店。

    我俩也真是够绝的,现在穿着裤头嗖嗖跑,我还拿出车钥匙,提前把奔驰车解锁了。

    但我们刚跑到车前,还没等上车呢,不远处停的一辆面包车,有动作了。

    这里面竟然藏了一个人,他把车打火又迅速踩油门,面包车跟离弦的箭一样,向奔驰冲过来。

    我喊了句小心,也亏得提醒胡子一句,他及时往侧面一扑,才险之又险的没被撞到。

    这面包车的冲击力不顶到奔驰后,奔驰车的前车盖瘪进去一大块,车玻璃也几乎都碎了。

    有些碎玻璃溅我一身,我没在乎,看那面包车的司机还要倒车。我叫上胡子,急忙扑过去。

    我俩真是豁出去了,另外这面包车司机大意了,忘了锁车门,我俩打开驾驶位的车门,胡子施展绝技,使劲夹着这司机的鼻子,我抡起拳头,砸他太阳穴几下。

    他被我俩弄得晕晕乎乎,不过还不忘按车笛。我俩跟拖死狗一样,把他拽出来。

    这么一耽误,那帮人从按摩店侧面绕过来了,他们一定是听到车笛了,看到我俩后,他们举着家伙事,全速往这边冲。

    我和胡子心里直发毛,看架势,奔驰车是开不了了。我把精力放在面包车上,招呼胡子上车。

    我当了司机,开着这破车,掉头后,往远处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