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联合抗敌-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五十九章 联合抗敌

    我手机一直开着机,这时上面显示有新消息。一看书   ·1kans书hu·我打开一看,是老巴的。他告诉我,半个小时后,殡仪馆招待所楼下集合。

    而我算了算时间,发现这半个小时已经过了。我刚刚睡得太死,竟一直没留意到这个短信。

    我猜楼下的喇叭声,十有**跟老巴有关。

    我急忙跑到窗户处,我把窗户打开了,又对着楼下挥了挥手。

    楼下停着一辆cc轿车,而我这么一挥手,绝对被司机看到了。喇叭声不再乱响。

    我又跑到胡子床边,我简单粗暴的直接把他拽起来了。

    胡子冷不丁的突然醒来,有点低血压。他显得有些迷迷煳煳。

    我把老巴短信的事说了。胡子借着这么短短的一会儿,也恢复了不少。

    他跟我连收拾都省了,一起下楼,当然了,胡子特别抱着那个小红木棺材。

    等来到轿车旁边,老巴从车里走了出来,而且后备箱也打开了。胡子把小棺材放在后备箱内。

    等我们都上车后,老巴把轿车快速的开离殡仪馆。

    我以为装着阿虎的小棺材最终会被送到什么专机上,之后被送到哈市呢。

    但老巴直接把轿车开到高速上了,他还告诉我俩,这次的目的地是广东茂闵的一个村子,而且阿虎最终会被埋在那里。

    我很纳闷,也直接问老巴,“难道凭阿虎所做的功绩,他不配埋在那个墓园么?”

    我相信老巴明白我的话里话外的意思。而老巴呢,稍微沉默后,又跟我介绍了阿虎的一些事。

    阿虎其实就是广东人,老家在茂闵,只是他是个孤儿,后来机缘巧合的,加入了组织。而且阿虎对组织说过,他死后希望组织能把他的尸骨送回到茂闵,送到他老家的那个村子。因为他想落叶归根。

    这次组织综合各方面考虑,也想尊重阿虎生前说过的这个想法。所以组织把这次任务交给了我们仨。

    说心里话,我更希望阿虎的尸体被埋在那个墓地,也这是对他这一生功绩的认可,更是对他本人的一个高度的认可。

    但话说回来,人死为大,既然阿虎曾经有愿望,我们把他实现了就是。

    接下来我们足足过了三个钟头的轿车,最终在一番周折下,我们来到了那个村子。

    我们这次坐的是cc轿车,这种车是出了名的底盘低,所以在进村时,这轿车算是惨大发了,虽然没坏,但我估计回去后肯定也得好好修一修。壹  看书  w ww·1kanshu·

    最后我们带着小红棺材,来到了村子的坟场。这里安息的,全是这村里代的村民。

    老巴也事先早就准备,在轿车后备箱内放了铁锹、墓碑等等的家伙事。

    我们仨都有一把子力气,各自拿着铁锹,忙活了一大通,最后给阿虎弄了个不错的坟包。

    等把墓碑立起来后,胡子盯着墓碑挠着头,他问老巴,“有没有刨子或锤子、锥子之类的东西,咱们得把阿虎的名字刻上去吧?”

    老巴摇摇头,他还特意指着墓碑说,“没有字,这才对劲呢。”

    我和胡子都不解的看着他。胡子又反问,“兄弟,你没开玩笑?”

    而我联系到九凤的墓碑了,九凤的墓碑就很简单,但那是因为九凤生前的辉煌事迹实在太多,根本没法一一刻在墓碑上。

    我又盯着阿虎的墓碑,一时间跟胡子一眼,也有些不明白了。

    老巴没多解释,只跟我们强调说,“某些特殊的人群,他们死后都是空白墓碑,因为没办法把他们名字写上,这也是对他们好。”

    胡子轻轻嘘了一声。而我有些明白了。

    我们仨一直在阿虎的坟前待了一个多钟头。

    随后我们结伴离开。

    我走的时候,跟阿虎还默念一句。

    他死前说过,让我给他报仇。但不得不说,这次报仇的目标是杀生佛,是个很难被搞定的家伙。

    我希望阿虎的在天之灵能保佑我,让我能手刃此人。

    就这样,我们又坐上了轿车。老巴依旧当着司机,我们往粤州赶去。

    但等跑到中途时,我们的车子没油了。老巴不得不把车子停在一个服务区。

    他加油的过程中,我和胡子不想一直在车里等着。胡子嚷嚷着要上厕所。而我熘熘达达,在服务区内的超市逛了逛。

    这超市内不仅卖着包装好的食品,还卖现场冲制的咖啡。

    我精神头不是太好,虽然知道这里的咖啡贵,但我还是买了一个黑铁咖啡。

    我不知道这超市内是不是有啥活动,反正我买了咖啡后,营业员还特意送了我一份当地的地图。

    我心说反正也不花钱,就顺手把它拿走了。

    我们赶回到粤州时,已经傍晚了。

    我们没停歇,又回到那个临时住所,跟铁驴和衰仔见了面。

    此时的铁驴已经醒了,他见到我和胡子时,我们都算是久别重逢了,铁驴显得很高兴。

    而我这次仔细的盯着他一看,发现他的两个眼珠子都特别红肿。

    胡子也看出来了,他特意指着,问铁驴几句。

    铁驴哈哈笑着,随意的摸了摸眼皮,又跟我们吐槽说,“老子不是啥硬人,没骨气,刚才太疼了,我忍不住哭了。”

    胡子嘘了一声,说你就瞎白话吧。

    而我细品铁驴这话,心说他或许并没瞎说,而能让他这么疼的,肯定是心了。

    我和胡子也没多在这事上较真。我们又胡扯一番,之后进入了正题。

    我们商量着,接下来怎么对付杀生佛?尤其目前最的情况是,我们人手不足了。

    之前铁驴、阿虎和老巴,他们组成了三人组,而现在,我、胡子和老巴,虽然也是三人组,但从种种遭遇来看,光凭一个三人组就想对付杀生佛,明显是不够用的。

    老巴和铁驴想到一块去了,再跟组织申请,调几个人过来。这也是所谓的人多力量大。

    问题是等再往下探讨,他俩有分歧了。

    老巴心中有两个人选,他说出来后,被铁驴都否定了,而铁驴心中的人选,老巴又看不上。

    我和胡子对他俩说的人都不熟。但我听他俩一来二去的这么说着,我算弄明白了。

    说白了,这几个人选都不是硬茬子,如果真要他们过来,就怕帮忙不成反倒拖了后腿。

    铁驴最后有些累了,他还叹了口气,说今夕不比往日,九凤之后,咱们的队伍再没有过人才济济的时候了。

    老巴很赞同的叹了口气。

    我其实听到现在,也有点累了。外加我想到九凤和阿虎后,心里又不是滋味了。

    我在这种身心俱疲的状态下,跟他们说了一句,那意思,我想先休息一会。

    我随便找个卧室钻了进去。我一头躺在床上,呆呆的看着屋顶。

    过了没多久,我裤兜里传来铃声。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没关手机。我把它拿出来,来显有显示,是娘娘的电话。

    我和胡子是硬生生从野狗帮水上基地逃出来的,这也是第二次了。

    我突然有些担心,心说丑娘这次打电话,不会是想问罪来了吧?

    但我又不得不接。我只好硬着头皮。

    等接通后,我没急着说什呢。电话那边也是沉默了一会,之后丑娘问到,“你去粤州,是为了阿虎的事么?”

    我先是一惊,心说她怎么什么都知道?但随后我又释然。

    我心说我这个手机,一定有定位,丑娘只要一调查,就知道我在哪了,另外野狗帮的人脉很广,丑娘能知道阿虎的死,也并非多困难。

    我跟丑娘也没那么外道,而且也没必要跟她打什么马虎眼。

    我索性应了一声。

    没想到丑娘还认识阿虎,她竟然突然叹了口气,说阿虎是个好料子、好警察,这么死了,可惜了。

    我沉默着,没接话。

    丑娘话题一转,问我和阿虎的关系好么?

    我回答她,“亲如兄弟!”

    丑娘顿了顿,她一定再琢磨着什么呢,最后她很肯定的问我,“需要咱们野狗帮做什么?”

    我原本并没往这方面想,但丑娘这句话,让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来。

    我心说老巴和铁驴正为人手犯愁呢,但野狗帮就是不缺人手,那么多佣兵呢,随便挑出几个来,那都是非常非常厉害的强者。

    丑娘也没再说别的,似乎正等着我的答复呢。

    我不知道让野狗帮跟警方联合,这么做好不好?算不算违反规矩?但我心说,为了抓杀人佛,非得讲这么多规矩干嘛?

    我不再犹豫,也跟丑娘强调,“从帮内找最厉害的人,派过来一批。”顿了顿后,我又补充说,“这些人里,要有高腾!”

    丑娘突然笑了笑。她一口应了下来。

    但随后,她又犹豫上了,还问了一个问题。

    她说,野狗帮本来正在朱海全力搜索杀生佛的下落呢,谁知道这兔崽子神不知鬼不觉的,竟跑到粤州去了。所以这次我们不管动用谁,首先得知道杀生佛在哪?这才是关键呢。

    我赞同丑娘的话,但较真的一想,我跟她一样,都头疼上了。

    我心说杀生佛往往见首不见尾的,鬼知道他现在躲在哪里了?

    我跟丑娘又针对这问题聊了聊,不过一时间都没啥好主意。

    我俩先结束了通话。我发现自己打完这电话,更累了。

    我索性一翻身,趴在床上,想睡上一会。但还没等有睡意呢,我身体出现不适感了……

    (大家都投投推荐票啥的,需要你们的支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