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屠生佛灯-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六十章 屠生佛灯

    我能感觉到,自己右侧大腿上有一个地方很疼,就好像被针刺了一样。壹  看书  w ww·1kanshu·

    也别说困了,我一下子想到了杀生佛的暗器。我敏感的立刻爬起来,还向右侧大腿摸了过去。

    但一切都是虚惊一场,我摸到了地图。

    那地图一直被我揣在兜里。刚刚我躺的姿势不对,让它的一个尖尖正好戳到我的大腿上了。

    我心里稍有些烦躁,念叨一句,又把地图掏了出来。

    我把它随意的撇到一边。

    原本我想继续试着入睡,但挨了这么一惊吓,我压根没了睡意。

    我想起一句话,吃了安眠药又喝了浓咖啡,这会有什么后果?有人说,一定是困得要死却又睡不着。

    而我现在就忍受着这种折磨。

    为了能让自己好过一些,我索性又翻了翻身,让自己平躺着。我不想睡了,为了能找个东西解闷,我又把目光放在地图上面。

    我心说自己权当多了解了解当地文化吧。我又把地图打开看起来。

    这地图上做了很多旅游景点的广告,当然了,最容易引人注意的,都是广东比较有名的景点,比如粤州塔、世界之窗,朱海的海洋王国等等,但这个地图因为是小地方生产的,除此之外,它还介绍了一些跟茂闵不太远的地方景点。

    有龙母庙或者飞来峡之类的,我原本就是一走一过的瞎看,但等到了最后面,我盯着一个景点,脑袋里嗡了一声。

    这景点是奥宁县的,名字叫屠生佛灯,而且地图上还挂了一个这个景点的图片。 壹 看 书 ww w看·1kanshu·c om

    图片内是一个大佛,这个佛留着泪,在大石佛像的下面,还放着一把石制的屠刀。

    我一下子想到杀生佛了,我心说这是巧合?还是说杀生佛跟这个景点有什么联系?毕竟国内其他地方的佛像,可没用屠字命名的。

    我撇开地图,又用手机上网搜了搜。

    关于屠生佛灯的介绍很少,估计跟这个景点没啥名气有关。但我有耐心,一页页的翻着。

    最后我总结了刚刚查阅的资料,对屠生佛灯有了一个大体的认识。

    这个屠生佛,其实指的是破山禅师。

    破山禅师是明末的一个和尚。当时正是动乱的年代,张献忠心狠手辣,往往屠戮生民,所过郡县,“靡有孑遗”。有一天,他的部下李定国见到破山和尚,破山和尚为民请命,要求别再屠城。

    李定国叫人堆出羊肉、猪肉、狗肉,对破山和尚说:“你和尚吃这些,我就封刀!”破山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他立刻吃给李定国看,李定国也守信用,只好封刀。

    而除此之外,破山禅师也做过类似的很多事,比如斡旋于明末残余势力、农民起义军及啸聚山林的匪徒和清军等各派武装力量之间,积极引导这些手握生杀大权的强梁们体恤民情,尊重生灵,尽量少给人民带来战争的血腥,甚而度化他们皈依佛教,使亿万生灵免遭涂炭。

    我承认,自己对破山禅师了解的很少的,但打心里有个猜测,国内一定有不少地方是有关于破山禅师的遗迹,而这个屠生佛灯只是其中之一,十有**也是最不起眼的一个。

    另外引起我重视的是,关于屠生佛灯景点的介绍里,特意提出来过,说屠字是多了一个点,面上是户字,而不是尸字,之所以这么说,是应为户代表着人多。

    我掏出兜里揣的那个木珠,这木珠是阿虎留下来的。我盯着木珠上的那个“屠”字。

    我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心说难道杀生佛崇拜破山禅师,又或者说这景点内还有什么寺庙,而杀生佛就是来自于这个寺庙?

    这念头很大胆,甚至一个僧人,怎么又如此血腥暴力?

    我现在掌握到的消息很小,没法做进一步判断,但有一点能肯定的是,杀生佛跟屠生佛灯的联系很大。

    之前我跟丑娘通电话时,还为找不到杀生佛的行踪而头疼,这一次,我却变得非常有信心。

    我也不躺着了,从床上嗖的一下爬了起来。

    我顺着窗外往夜空看。我怀疑是不是阿虎真的显灵了,不然我怎么会看地图,怎么会发现屠生佛灯呢?

    我对着夜空拜了拜,随后我又想往外走。

    现在这个住所,房龄很老,这个卧室的门也有点不太好使。

    我本来想一伸手把门拽开,但门把手突然有些失灵。我最后不管那多,索性一发狠。

    伴随着砰的一声,我拎着一个把手,最终竟这么强行出门了。

    大厅内,铁驴和老巴还在讨论着,胡子和衰仔都拿出旁听的架势,而我这么暴力的走出卧室,引起了他们的侧目。

    他们的表情都有些怪。胡子还干笑了笑。他试图用这种笑的表情影响到我,他还强调句,“我说兄弟啊,凡事要淡定。”

    我心说现在我有新线索了,还淡定个屁啊?

    我打心里有个计较,我还看了看时间,又跟他们说,“驴哥有伤,所以好好养着吧,阿仔你负责好好照顾驴哥,至于胡子和老巴兄,跟我走吧,咱们办事去。”

    老巴一皱眉。胡子纳闷的反问,“去哪?”

    我回答,“朱海!”

    二十分钟后,我们仨坐上了从粤州带朱海的高铁。我趁空也给丑娘打电话,但在电话中,我没提太多的内容,只是告诉我,我们仨什么时候会到海泰酒店,也让她准备好开会,当然了除此之外,我还强调了两个词,粤宁县和佛灯。

    三个钟头后,我们赶到了海泰酒店,也直奔那个会议室。

    此时刚到上午,我们仨都有些倦意,不过并不影响到啥,另外会议室内挺热闹,聚集了六个人,其中包括丑娘、高腾和夜叉。

    我跟夜叉有段时间没见了,最后的印象中,夜叉很惨,被杀生佛割断了两根大拇指。

    而这次见到他,我发现他双手都带了手套。

    我跟夜叉见面时,都互相看着,沉默了一小会儿。我想问他,就他现在的状态,还能用枪用刀么?

    但我也明白,这话问出来不太好。所以几次话到嘴边,我都忍住了。

    夜叉观察我的表情,也一定猜到了啥。他最后举着双手,无所谓的笑了笑,跟我说,“这一次是我最后参与任务,别看双手废了,但我还能指挥那些手下,让他们帮我把那个兔崽子抓到。”

    我点点头。而且我俩没时间多聊。

    至于老巴,自打来到海泰后很怪,一直拿出一副怪表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