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魂海-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六十一章 魂海

    我猜测老巴知道野狗帮的存在,甚至很可能早就对野狗帮做过调查。    要看书 w ww·1kanshu·

    他身为警察,跟这些佣兵接触,想想也知道,他能自然才怪呢。但他考虑到我,没多说什么。

    我们这些人又按照规矩,分别落座。老巴跟胡子一起,随意在侧面挑了个空椅子坐下来。

    丑娘很直接,而且连客套话都省了,她直接让一个佣兵摆弄着投影仪,播了一个图片。

    这图片有些恶心巴拉的,图片内是一片雾气昭昭的山林夜景,而在山林之中,还有无数个红点。它们的狰狞红光,跟黑夜形成了很鲜明的反差。

    胡子最先忍不住,他还皱着眉,站起来问了句,“这他娘的什么玩意?”

    丑娘冷冷的解释说,“这叫魂海!”

    胡子又拿出纳闷的样儿问,什么魂不魂的,听着这么的慌,而且这跟杀生佛有什么联系么?

    丑娘没理胡子,反倒看了看我。

    我其实对这个魂海有印象,毕竟之前查过资料,但反过来我也相信,其他人一定跟胡子一眼,都犯懵呢。

    我对丑娘示意,那意思让她别卖关子了。

    丑娘抿嘴一笑,也不再看其他人。她指着图片解释上了。

    按她说的,这魂海在粤宁县,那里有一个叫屠山的地方,而在屠山的半山腰,长年烟雾环绕,不仅如此,在每个农初一,也就是朔月的时候,半山腰的雾气中就会出现一个个狰狞的红光,看似像极了传说中死者的亡灵,但也像是一盏盏魂灯。所以它才有了魂海的名字。要看 书 ·1书kanshu·至于屠山,除了魂海以外,还有一个当地小有名气的景点,叫屠生佛灯,这里说的佛灯,指的就是魂海了。

    胡子听的直眨巴眼睛,但他也没那么笨,听到屠生佛灯后,隐隐有点明白了。

    胡子叹了句,说这个地方有点怪。

    其他人都有感而发的点头应着。

    丑娘又把屠生佛灯的资料说给大家听,尤其包括破山禅师的故事。

    这都是我事先了解到的,我因此没太大的兴趣,只是拿出旁听的架势。

    等丑娘说完后,大家也都彻底明白了,而且老巴立刻建议,既然有了这么重要的线索,我们也别耽误了,赶紧去粤宁县吧。

    高腾低着头,并没对老巴的话有啥反应,至于其他人,尤其以夜叉为首的佣兵,全都向我和丑娘看来。

    很明显,他们跟老巴不熟,也不买老巴的账。

    我不想让气氛这么尴尬,我先肯定了老巴的建议,随后问丑娘,“野狗帮这次能派几个人?”

    丑娘指着在场这些佣兵,又回了句,“五个人。”顿了顿她又补充,“包括高腾和夜叉,而我还有别的事,没法过去。”

    我其实是想再多带一些人的,但我不好意思再跟丑娘多要,毕竟除了杀生佛的事以外,还有10k党和其他一些任务,野狗帮也正是用人和缺人之际。

    我想了想,最后含蓄的叹了口气,说五个人,这是单数,不太吉利嘛!

    丑娘明白我的言外之意,她抿嘴笑了笑……

    一刻钟后,我们都来到楼下了,丑娘最后一共给我派了六个人,另外还给我们准备了三辆车。

    这都是底盘低的轿车,说白了,上高速后能跑的飞快。

    我们这些人分别上了三辆车,夜叉他们六个坐两辆,我、胡子和老巴,我们一辆。

    三辆车的目的地都是粤宁县,而且三辆车都拿出较劲的架势,一起车后,争先的冲了出去。

    我和胡子都是乘客,老巴再次当了司机。

    他还让我跟胡子趁空睡一会。胡子倒是真行,能睡得下去。

    我靠在副驾驶上,不知道咋搞的,总有不舒服的感觉,每次有点困意后,最后又都慢慢精神了。

    另外我发现老巴总时不时看我,尤其上高速后,他把轿车开了定速巡航,等整个人轻松下来后,他看我看的更频繁了。

    我猜他有话想跟我说,而且我也猜到他要说什么了。

    我心说接下来的路还挺长,我们还得坐一段时间的车,与其我这么被动的等他问,不如我直接开口。

    我调整下情绪和态度,对他苦笑着说,“对于野狗帮的事,你想说什么?”

    我本以为老巴会说一些反对的话,就跟杨倩倩一样,让我脱离野狗帮,或者以后不再跟这个帮派联系啥的。

    没想到老巴又沉默一会儿后,他竟然赞了句不错,随后又说,“我听铁驴说过,你加入了野狗帮,但没想到你竟然是帮主,这很好!”

    我很诧异,甚至还盯着老巴。

    老巴不理我的表情。这时我们的轿车要超车。老巴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头也不扭的念叨句,“你以前是狼,现在有了野狗帮,无疑让你这只狼长了翅膀,知道么?这样的狼才厉害,才能不怕任何对手。”

    赶巧这一刻胡子醒了。他听到老巴说的后半句了。胡子一边打个哈欠,一边又嘘了一声说,“兄弟,你这比喻有问题,不都是如虎添翼么?怎么到你嘴里,反倒成了狼长翅膀了?而且小闷在你眼里就只是个狼么?”

    老巴嘿嘿笑了,说在森林里,虎当然比狼厉害,但到了天上,狼可比虎要狠,不信看看山海经,里面有定论。

    胡子又跟老巴胡扯了几句,而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也来了左耳进右耳出。

    这样一晃到了下午三点多钟,我们三辆车相继赶到粤宁县了。

    我本以为这只是个县城,能有多大的地方,但没想到这个县城是七分山、两分水和一分地,说白了,它的地盘并不小,尤其都是山路,而那个屠生佛灯的景点,就在很远的一个山区中。

    我们的轿车根本没法跑山路,最后我们在县城里租了一辆面包车。这次由高腾当司机,我们整体全坐到面包车上。

    碍于这么多佣兵在场,老巴不再跟我谈论野狗帮的事了,他拿出小憩的样子,一直坐在最后的车座上睡觉。

    等到了晚间,面包车开到了屠山脚下。

    此时景点的大门都关了,只有大门旁边的一个值班室还亮着灯。

    夜叉和高腾一起下车,他俩负责去打听下消息。

    而我和其他人一样,都先坐在车里,我趁空还隔着车窗打量着屠山。

    说不好为什么,我看着屠山的同时,心里难受的厉害,甚至我还把那颗木珠拿了出来。

    胡子跟我差不多,也看着窗外,突然间,他还骂了句,“他、他娘的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