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地藏菩提心-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六十三章 地藏菩提心

    夜叉听我下完命令,他立刻跟其他佣兵交流起来。壹  看书  w ww·1kanshu·

    他时而还打着手势,这种手势过于专业,应该都是军队的“术语”了,我看的不太明白。

    老巴倒是拿出饶有兴趣的架势,一直仔细观察着。

    最后夜叉这些人,领着命令,奔向各自指定的位置。他们也一下子消失在夜色之中。

    老巴忍不住赞了句,说夜叉这帮人,不当警察可惜了!

    胡子反驳一句,说就警方那点死工资,养不住这些人吧?而且人家有本事,干什么都来钱,为何做警察呢?

    夜叉脸色一暗,很明显,胡子这句话也戳中了他的心窝了。

    我因此打心里也有句感慨,心说国家确实应该多考虑考虑这些天天跟匪徒周旋的群体了,他们为了社会安定,牺牲太多,拿到的却太少了。

    当然了,我们仨也是点到即止。我们又把精力放在普度寺上。

    老巴带头,我和胡子一左一右伴在他身边,我们一起向寺门冲去。

    这寺门很大,我抬起头才能看到门顶,而且这门还用了很古老的朱红大漆。

    老巴示意胡子,那意思,让他敲门喊人。

    胡子立刻用手拍起门来。但问题是,这门太厚实了,胡子拍了几下后,只有很轻微的响声。

    我们仨都皱了皱眉。老巴又示意胡子,再狠点!

    胡子也真实在,对着朱红大门,直接上脚踢上了。

    我听到闷闷的砰砰声,但没多久,我又听到咔的一声响。胡子立刻抱着脚,疼的原地单腿跳。

    其实我光凭最后那个怪声,心里都跟着一紧,而且想想看,胡子的身体都被改造过了,他还如此举动,可想而知疼的有多厉害。

    胡子被这么一弄,他也有点回过味来,他盯着老巴反问,“不对哈兄弟,你刚刚咋不叫门呢?”

    老巴一耸肩,说他嫌疼。

    这么一来,我们不得不放弃敲门找人的打算,不然就算我们死磕下去,寺庙里的人十九**也不会有反应。

    我们换个思路,又把精力放在寺庙的院墙上。

    这院墙很高,少说三米,而且都是大青砖垒砌起来的。

    我跟胡子商量着,想配合一把,比如我踩他的肩膀,等我爬到去后,再拽胡子。

    但老巴对我俩的计划不感兴趣。他又退了几步,对着院墙打量一番。

    他让我俩等一等,还把吉他盒子给我了。一 看书   要·1要kanshu·随后他深吸几口气,对着院墙冲了过去。

    老巴跑的姿势很怪,尽可量的弓着身子。乍一看我很不解。我心说他是想来一把茅山道士的穿墙术呢?

    我当然不信这些猫啊狗啊的神术,甚至他真要试图穿过这么厚的青砖墙,下场保准不乐观,甚至很惨。

    但突然间,老巴直起了身体,不仅如此,他浑身还一发力,向墙面扑了过去。

    他跟个壁虎一样,扑上去后,又手刨脚蹬的。

    我想起了猫,而且他就在这种极不科学的动作下,迅速的爬了上去。

    最终他坐在墙头上,还对着腰间一摸,把裤带抽了出来。

    他整个人平趴在墙上,抓着裤子一端,把整个裤带垂直的送了下来。

    我和胡子都明白他的意思,而且我俩现在只要踩着墙一个大跳,就能抓到裤带。

    胡子先对老巴竖起大拇指,赞了句,“兄弟这身手,牛掰!”

    随后胡子嚷嚷着,让我跟他一起赶紧抓着裤带往上爬。

    我盯着这个裤带,说实话,我很担心。我心说我俩身体都不轻,要一起抓上去的话,这裤带岂不被绷断了?

    胡子这时已经跳起来了。我索性往后退了一步。

    胡子借着力往上爬,我还拖了他一把。

    这样等他也爬上后,我又重复着他刚刚的举动。

    我们仨在一分钟之内,都坐在了墙头上,我把吉他盒子又还给老巴,而老巴此时也把裤带收了回来,往腰间缠去。

    他特意强调一句,说他这裤带很结实的。我这时留意到,他腰间竟然的有两条裤带。

    我挺纳闷,心说这人挺有意思,穿一条外裤,却系着两条裤带,做什么?

    我没多问,我们仨又观察着墙内的环境。

    这里是一片菜地,现在菜地内种上了各种小青菜。

    我们仨各自找个相对干净的地方,陆续跳了下去。这次不用老巴提醒什么,我和胡子都懂技巧。

    我俩落地时,故意弓着身体,甚至先是脚尖着地,等完全踩实后,我们还往前跑了跑。借此卸去身上的力道。

    这么一来,我们仨都没弄出太大的声响。

    我不想糟蹋蔬菜,估计顺着青菜间的空隙,一步步的走出这里。老巴跟我差不多,至于胡子,走的那叫一个横冲直闯不说,中途他还拽起一把菜叶子。

    他倒是不嫌生,直接嚼了起来。

    我们最后又都汇合到一起,而且我留心听着。

    这寺庙内有声音,其中又是摩诃悉陀夜,又是娑婆摩诃的,我品的出来,有人在念经。

    而且这让我一下想到杀生佛了,他打电话时,往往也会念这类东西。

    我一时间忍不住的捏了捏拳头,但不是怕,而是有了一种想随时准备打斗的冲动。

    老巴和胡子也都听到念经声了,老巴还辨认了一个方向,指着跟我们说,“在那边。”

    胡子接话问,“接下来怎么做?直接找这念经的和尚问一问?”

    我和老巴都觉得可行。老巴又带头往那个方向奔去。

    我对寺庙内各个建筑的叫法并不熟,以前去藏地时,那个藏地的女特警教过我,问题是藏地的寺庙跟这里的寺庙也是完全两个风格的。

    我只知道一般寺庙内有禅房,讲经堂,僧舍、僧寮什么的。但我懒着再细想和细分了,索性按自己的说法,把这里统称为大瓦房吧。

    就这样,当我们又绕过一个大房时,赶巧对面走过来一个人。

    这人挺壮,是个光头,还穿个僧衣。他倒是很机灵,第一时间就发现我们了。

    这僧人喝了句,“什么人?”

    我们仨都止步。这僧人手里还拿着一个武器,是个到他肩膀那么高的棍子。

    他把棍子一横,还警惕的半蹲起马步来。

    我看得出来,这僧人懂些身手,我还冷不丁想到少林武僧了。

    我们仨跟他一时间僵持上了。这壮僧倒是有些耐不住性子,他又一摸兜,拿出一个手电筒来。

    他用手电筒对着我们照起来。

    我发现这爷们有点损,按说他照就照呗,却非要照我们眼睛。

    他带的手电筒光线还很强,这么一弄,我没法子的闭了闭眼睛。

    等壮僧又对着老巴照去的时候,老巴脸沉得厉害,他还举手特意挡了挡。

    老巴冷冷的说,“和尚,你是出家之人,天天念经念傻了么?不知道这么照别人是很不礼貌的么?”

    这壮僧脸也沉了下来。他单手举着电筒,单手提了提棍子。他根本不理老巴的话,又提高声调喝了句,“说!你们什么人?”

    我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这一刻胡子也骂咧一句,说你这秃瓢子,把电筒拿下来。

    壮僧倒真挺倔,用棍子对着地面狠狠敲了一下,他明显想震慑我们。

    老巴闷声把吉他盒子拿了下来。他还把盒子打开,把里面的短杆狙击枪拿了出来。

    老巴迅速的把保险打开,用枪瞄准着壮僧,他这次也不再客气,冷喝道,“你个兔崽子,是不是我说话不好使?我让你现在给我道歉,说施主对不起,施主我错了,不然……老子扣动扳机,让你身上立马多出两个窟窿来!”

    壮僧没料到老巴有枪,他明显呆了一下。

    我倒是没亮武器的心思,但胡子很配合老巴,他一摸后腰,把左轮枪拿了出来。

    胡子举着枪,我能感觉出来,他对着壮僧的裤裆瞄准着。

    胡子接话说,“算我一个,一会让这不懂规矩的兔崽子身上跟马蜂窝一样!”

    这壮僧看了看老巴,又看了看胡子。我发现这爷们只是个外强中干的货儿,这一刻他哇了一声,也不要棍子了,扭头就逃。

    他这举动,把我们仨弄得更是一愣。胡子盯着壮僧的背影,还呸了一口,说就这货的德行,还出家呢?太给佛门丢人了吧?

    这壮僧没听到胡子的话,而且他边跑还边喊起来,一会师父一会住持的叫着,还说庙里来了匪徒了。

    我们仨没法干等着了,也没谁带头,我们都追了出去。

    我们一路跟着这僧人跑到了一个大堂的前面,原本的念经声就是从这大堂里传出来的,而此刻,大堂门口站了不少人,他们都是刚从大堂里走出来的。

    我初步算了算,有十来个人。他们全是和尚,有穿袈裟的,也有穿僧衣的。

    这里面大部分的僧人长得都弱小,反倒站在最前面的四个人,看着都很精悍,尤其都是粗脖子。

    我猜这四人都是武僧。

    我们仨等跑近后,又都停了下来,跟他们对视着。

    老巴和胡子都拿着枪呢,也很明显,枪很有震慑力。

    这些僧人都没敢乱动,为首那四人中的两个,不仅没有惧意,反倒还交流下眼神。

    我不想让误会加大,尤其我们是来抓杀生佛的,刚开始就闹僵了,以后还怎么交流?

    我先往前走了一步,又对这些僧人说,“我们不是匪徒,夜里到这,是有事要办。”

    这些僧人都看着我,突然间,这群人的最后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有人喊了句,“阿弥陀佛。”

    这些僧人自动左右让了让,腾出一个地方来。

    而我顺着往里看,发现了一个穿着袈裟的老僧。

    说实话,只一眼,我就被他的外貌震慑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