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挑担工-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六十六章 挑担工

    中午时分,我们这些人都去林间小路埋伏上了。一 看书   ww w·1ka要n书shu·

    我没管其他小组是具体怎么分配的,我、胡子和老巴,我们仨又单独开了一个小会。

    最后商量的结果,我和胡子,我们俩找个隐蔽的地方,埋伏在小路附近,至于老巴,他选一棵老树,趴在上面准备狙击。

    我和胡子倒是真没费什么劲儿,我俩挑了一片灌木丛,一起钻了进去。

    而老巴呢,他选了半天,最后他爬上了我们这一片最高的一棵树。

    看起来,这树至少比其他的要高出整整一大截,老巴几乎爬到了最高点,他还隐藏在茂密的树叶之中。

    我们所有人都把对讲机调到一个特定的频率上。我还特意用对讲机问其他人,“都怎么样?”

    夜叉和高腾那两组,很利索的回了句,“妥!”

    至于老巴,他拿出懒洋洋的架势,反问我,“你和胡子老弟蹲在灌木丛里舒服么?尤其那里又是枝条又是带刺的叶子,小心把你们搞的遍体鳞伤。”

    我知道老巴是在开玩笑呢,我随意笑了笑,并没较真,但胡子脸一绷,他这人喜欢装大,老巴非称唿他为老弟,他很不爽。

    他拿着对讲机,反问老巴,“你别说我们了,你藏那么高,小心踩秃噜脚,你说身为一个警务人员,因公殉职是可以的,但那也得因为跟匪徒搏斗的,你说你要是一失手摔死了,开追悼会时,怎么介绍你呢?”

    我发现胡子的嘴损劲儿还是没改。至于老巴,听完这番话,他只回了句,“懒着跟你死磕!”之后就再无动静。

    这条林家小路,其实挺荒凉的,想想也是,除了去普渡寺,谁会有那么大瘾头,没事往一千多米的高山上熘达?

    我和胡子藏得无聊,也时不时胡扯几句解闷。

    没多久胡子还钻出灌木丛,他找个大树,对着树根蹲下来,解决了一个大号。

    等胡子回来后,我很诧异,我记得胡子平时排便次数不是很多,一般都几天一次,可今天呢,他貌似早上还蹲过大号。

    我问胡子,“你多年的老便秘好了?”

    胡子不乐意听我这么说,他又反驳,“什么叫便秘,拜托,我是消化功能好,你们一般人谁能像我这么棒?”

    我又问,“怎么一上山,你这消化功能就不行了呢?”

    胡子吐槽,说一天天吃的清汤寡水的,尤其菜里连个油花都没有,就这种伙食,换做神仙,他能消化的好才怪呢。要看 书 ·1书kanshu·

    我因此总结个经验,心说等以后再遇到谁便秘了,也甭去药房买什么药了,直接去庙里吃斋饭就行了。

    就这样,我们一直熬到了下午三点多。我一直蹲着,此时就觉得两条腿都有点哆嗦,估计是不过血了。

    突然间,对讲机有反应,里面传来夜叉的声音。

    他提示说,“兔子出现了。”

    我们这次的行动,也有一个代号,叫猎兔。我听到兔子后,立刻明白了,杀生佛出现了。

    我本来都有些没精神了,但这一刻,我又来了劲头。

    胡子更是用对讲机追问句,“就他自己还是还有别人?”

    对讲机一直知啦知啦的想着,夜叉没再回复。

    我猜夜叉不敢多聊,不然他那组人处在最前线上,现在又离杀生佛那么近,他别因小失大,露出什么破绽来。

    胡子也很识趣的没再多问。

    按原计划,夜叉那一组和高腾那一组,都先抱着放人的态度,让杀生佛一直走到我们负责这一片。

    我和胡子不敢乱动了,又等了一支烟的时间吧,高腾也用对讲机喊了句,“兔子出现了。”

    这说明一切尽在我们掌握之中,而等过了一会儿,远处出现一个人影。

    我隔远看了看,他似乎还挑着一个扁担,扁担两头都挂着一个大筐。

    胡子压低声音,跟我吐槽说,“这兔崽子挺有闲心嘛,上来还挑扁担,当他自己是西天取经么?”

    我对胡子打手势,让他压着性子。我们继续观察。

    等那人又离近一些,我能看的更清楚了。

    我发现这人是四五十岁的年纪,一脸沧桑,穿了个半截袖,除此之外,他挑的两个筐上都有盖子,盖子上各放了一个木偶。

    胡子又扒拉我一下,还使个眼色,那意思,错不了!

    而我说不好为什么,隐隐觉得,这爷们不像是杀生佛,但细细较真,我又说不出个为什么来,估计是自己的一个潜意识吧。

    我又耐心了一会儿,我也不知道老巴那边啥情况了,而且我们的任务,最关键还得看老巴呢。

    我拿起对讲机,很悄悄的喊了句,“老巴,锁定目标没?”

    老巴很快回复,他先怪怪的嗯了一声,又轻声说,“我正通过瞄准镜观察目标,但这人不是杀生佛。”

    他这观点跟我刚刚的念头很像。而胡子听到这,一脸诧异,他又拿起对讲机,反问,“为什么这么说?”

    老巴很明显对胡子还有怒意呢,他嘘了一声。但他也接话说,“我观察着他的手掌和手指。一般懂身手尤其善于用短柄铁棍的人,手上茧子都多,尤其虎口、指面和指肚上,这一点这人倒是很符合,但他身体太单薄了,这又暴露出来了,说明他不是正主儿。”

    我和胡子都仔细打量来者。胡子很纳闷,补充问,“这人身体还单薄?你看他胳膊上的肌肉块,鼓鼓囊囊,而且他挑着的那两个筐里,肯定都装着东西,他挑起来一点都不费劲呢。”

    我觉得胡子说的在理,但老巴把胡子否了,还跟我们强调,“你们看走眼了,这人的体脂比率并不高。往简单了说,他这身肌肉,都是干重活或者平时做什么运动练出来的,他看起来强壮,其实并没什么爆发力,而作为专业的杀手,他们要经过一系列严格的训练,甚至一切都要以杀人为基础,所以他们的身体,最后训练完,看着不是很强壮,甚至有时候还肥嘟嘟的,而真要遇到事时,他们的临场发挥才可怕呢。”

    我细品老巴这番话。我想到了健美运动员,他们身上都是腱子肉,而那些专门打拳的,尤其是真正搏命的打地下拳的人,他们身体看起来确实不如健美运动员那么好看。

    夜叉和高腾那些佣兵,也都听到了老巴的话。很快夜叉也用对讲机插话,赞同老巴的观点,还补充说,“是这样,真正有力道的肌肉,在其外表都得紧紧包裹着一层脂肪才行。”

    另外夜叉也很实在,也承认他的眼里不如老巴。

    老巴回了句,“承让。”

    我发现这俩人别看一个是特警,一个是佣兵,而且他俩才接触没几天,以前没啥交情,但他俩倒是隐隐有种惺惺相惜的架势。

    现在这场合,并没时间腾出来让他俩交朋友。我又岔开话题,问其他人,那意思,对这个人,我们到底怎么处理?

    夜叉很果断的建议,开枪射击,宁可错伤,也绝不出现漏掉的情况。

    而老巴犹豫了几秒钟,他跟夜叉观点相反,他接话说,“一旦开枪,这人保准是个残废了,所以咱们要弄错了,会对这人后半生的影响很大。”

    夜叉没再回复。这么一耽误,这人几乎走到我和胡子藏身的近前了,他又没停留,一直走了过去。估计再等一会儿,他就能熘熘达达的离开我们负责的地盘了。

    胡子压不住了,他对老巴说,“你他娘的咋瘪了?想想阿虎是怎么死的。”

    这话绝对刺激到老巴了。

    老巴带的狙击枪,并不是什么重狙,枪口上也安装了消声器。在胡子这话说完的一瞬间,我听到哧熘一声响。

    这声音代表着老巴开枪了,只是狙击子弹被消声器一弄,枪声变成这种味道。

    我一直盯着那人,这一刻也想着,不知道老巴会对这人身体上的什么部位下手。

    我本来还猜测会不是是腿,尤其换做谁都是,腿受伤了,他还怎么跑?

    谁知道我猜错了,突然间,那人挑的扁担勐地一晃,一个筐还迅速落到了地上。

    这人被吓得哇了一声,他也不挑扁担了,反倒拎着扁担,既警惕又拿出一副胆颤的样子,四下看着。

    哧熘一声响,又一颗狙击子弹打过来,这一次打中了这人手里的扁担。扁担一头一下子裂开了。

    这人还被子弹的速度一带,整个人往后踉跄了一下。

    他不笨,立刻隐隐猜到了什么。他也不要扁担了,更不要筐了。

    他一扭头,奔着下山的路,勐地跑起来。

    我估计就他这速度,真要不管不顾一直逃下去,一旦踩秃噜脚,后果会极其严重。

    另外我也看出来了,老巴还是考虑到误伤的问题,没下死手,但这也不代表老巴要把这人放走。

    很快又出现哧熘一声,这人脚前方的地面上冒出一股烟来。

    这人吓得急忙止步,估计也因为太急了,他一下滑坐到地上。

    我和胡子等不住了,我俩几乎同时从灌木丛里冲了出来。

    胡子举着左轮枪,而我没像他那样,我心说真要论道近身搏斗,电棍似乎更有用一些。

    我索性举起来电棍。

    我们俩速度都很快,在这人刚爬起来时,我俩就冲到他的身边了。

    胡子很不客气,举着枪喊着别动的同时,又对这人的膝盖狠狠踩了一下。

    这人吃不住劲儿,噗通一声又摔到在地。

    而我这时绕到这人的面前,我用电棍顶着他脖子,让他别乱动,除此之外,我还伸手试着把他嘴巴扒开。

    我们刚刚都猜测他不是杀生佛,但这只是猜测,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对这人来一个“验明正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