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悬佛-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六十七章 悬佛

    我对着这人的嘴巴捏了几下,这人一脸惊悚样儿,不过没怎么反抗。   壹  看书 书·1kanshu·

    我最终看到了他的四颗门牙。他的门牙不仅白,还特意的整齐,别说豁牙子了,两个小坑都没有。

    我这下能确定了。胡子趁空凑过来看了一眼。

    他骂了句娘,又拿起对讲机,跟其他人说,“乌龙!”

    这人并不知道自己摊上啥事了,他看我和胡子如此凶巴巴的样子,吓得直求饶,而且他还强调,说他就是一个挑担工,这两筐里放的全是蔬菜,如果要抢的话,那两筐蔬菜随便拿。

    胡子怒气未消,把他一把抻了起来。

    胡子让这人别墨迹了,赶紧滚。

    这人拿出不可思议的样子,稍微愣了几秒后,他又连连称谢,还这就扭头,想跑下去。

    我觉得这里面有猫腻,而且也不可能这么容易把这挑担工放走。

    我扯嗓子吼了一声,“等等!”

    挑担工脚底一脚,本来正跑着呢,这下可好,他又摔了一大跤。

    他拿出怪怪的表情,哭笑不得的看着我,随后他又看着胡子。估计他是想让胡子再发句话,把他放了啥的。

    胡子当然不卖他面子,这一刻胡子也看着我,等我的态度呢。

    我指了指远处横在路上的两个筐。我问挑担工,“每个筐上都有玩偶,这是怎么回事?”

    胡子拿出一副恍然的样子。挑担工一时间结结巴巴,胡子气的骂他怂逼,胡子还走过去,又跟拎小鸡一样,把挑担工拽了起来。

    挑担工跟我俩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堆,那意思,一个半小时前,他正在山下蹲点呢,有个中年男子扛着两麻袋的蔬菜找到他。

    那中年男子还拿出三百块来,跟挑担工说,只要挑担工把这两麻袋的菜都送到普渡寺,这钱就是归他了。

    挑担工打心里一琢磨,虽说上山下山这么一大趟很折腾,但酬劳不少。他也就同意了。

    而且那中年男子很怪,不仅不跟他一起走,还特意拿出两个木偶,让挑担工绑在每个筐上。

    我听到这,心里明白了。我心说那中年男子十有**就是杀生佛。

    我没想到他能弄这么一出。我打心里暗骂杀生佛阴险。

    胡子接话问挑担工,那意思,中年男子长什么样?

    这挑担工一看就没读过少书,外加真被吓到了,他里嗦的描述一番,反正按他说的,这中年男子长得不磕碜,两个眼睛一个鼻子的。一 看书   要·1要kanshu·

    我心说正常人谁不长这样?胡子听完更是哼了一声,对挑担工的屁股狠狠来了一下子。

    挑担工也不敢还手,反倒对着我俩连连干笑着。他趁空也有个小动作,一直慢慢磨蹭着身体,试图尽可量的再远离我俩。

    我并没继续追问长相的事,想想看,杀生佛善于乔装,谁知道这次他,会不会也不是他本来的真面目呢?

    我又换个方向,一转话题问挑担工,“那中年男子还在山下么?”

    挑担工摇摇头,说他挑着担子刚进林间小路时,他还想到个问题,他想知道,等把菜挑到山上的普渡寺后,具体找谁?但他回头一看时,那中年男子也钻到林子里去了。

    他喊了两句,也没人应他,他只好作罢。

    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胡子问我,“兔子去林子里做什么?”

    挑担工抢先反问,“什、什么兔子?”

    而我打心里好好琢磨一番。突然间,我心头咯噔一下。我心说杀生佛不愧是狡猾的“兔子”,他这次山上,很明显来了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他让挑担工从小路走,甚至带着木偶,而他呢,趁空走了林间,虽然林中再没其他像样的路了,但对他这么个杀手来说,也没啥难度。

    我怀疑此刻的杀生佛,会不会已经到了普渡寺。

    我拿起对讲机,跟高腾、夜叉和老巴说,“计划有变,先来我这里集合。”

    挑担工这时有点回过味来,因为他发现我们用着对讲机,又拿着电棍和枪。

    他试探的问,“你们是警察,抓贼呢?”

    胡子一立眼珠子,挑担工又低着头,不敢多问了。

    之后我又问了挑担工几个问题,但都没啥重要消息了。我又把他放了。

    这一次,他倒是没忘了那两个筐,嗖嗖的跑着,往山下逃去。

    我和胡子聚在一起吸了跟烟,趁空缓一缓神。

    老巴先一步背着吉他盒子赶过来跟我们汇合,其次是夜叉和高腾那两组人。

    我先把挑担工的情况跟他们说了,我们又一起商量一番。

    按原计划,我们要在林间小路伏击杀生佛,现在一看,这计划不得不作罢。我们也做了进一步的调整。

    我们把伏击地点改为普渡寺周边了,而且实属被迫,我们也没法再顾忌佛门清净的说法了。

    我们这就往山上走,夜叉趁空还用对讲机,对另外那一组佣兵喊话。

    那一组佣兵一直守在普渡寺周围。夜叉的意思,让这俩人能警惕点,一旦发现兔子的行踪,立刻汇报。

    对讲机沉默了一小会,突然间,有人回了句,“嗯!”

    这声很轻,除夜叉以外,我们其他人都没太在意。我也以为这人正潜伏着呢,不想大声说话,怕暴露自己啥的。

    谁知道夜叉听完那一瞬间,他勐地站定身体。

    他盯着对讲机,目露凶光。他还立刻反问,“你是谁?”

    被这么一弄,我们也都站定了。

    对讲机再次沉默稍许,之后有人叹了口气说,“你们真的厉害哦,我只是嗯了一声,竟然听出不对劲来了。”

    我对这声音再熟悉不过,这一刻,我脑中还嗡了一声。

    而胡子呢,拿起对讲机,喊了句,“姬武,你别乱来。”

    杀生佛咦了一声,随后说,“不简单,连我的真名都知道了。”

    我发现杀生佛的心理素质真强,这时候语气一直很稳,连一点慌乱的趋势都没有。

    杀生佛又说,“张闷闷,我以前还对你印象还算凑合,而且按照东家的意思,我对你也算照顾,但你真可恶,一次次的搅局。尤其前几天,我还被一个叫阿狗的吧?好像是这个名,被他追的逃了好几条街。你太坏了,我有杀你的意思了!”

    老巴气的使劲还把吉他盒子拿了下来,使劲捏了捏。胡子压不住火,对着对讲机骂道,“你他娘的才是阿狗呢,而且你爸是阿狗,你妈也是阿狗,你们全家都是阿狗!”

    杀生佛一下子来了怒火,他插话**一声,又接话说,“胡子,你别瑟。老子杀人有前提,得有酬劳,所以我对你有几次下手的好机会,但因为没钱赚,才放了你。这一次记住了,老子逮住你了,保准把你皮扒了。”

    胡子又对杀生佛骂了几句。

    而我觉得,我们通过对讲机跟他骂来骂去的,这有什么实质的意义?顶多过个嘴瘾罢了。

    另外我想到那两个佣兵了。杀生佛刚刚也提到过,他杀人是为了酬劳,如果按这个往下分析,那俩佣兵很可能还没死。

    我摆手让胡子别骂了。而且我故意给杀生佛一小会儿的时间,让他也能静一静。

    之后我用对讲机问他,“你想怎样!”

    杀生佛很聪明,知道我问的啥。他哈哈笑了,跟我说,“那俩废物?放心吧,抱团在我脚下睡觉呢。如果你们想让他活,简单,一个人五百万,如果想让他俩死,现在一句话,我就把他们丢下山!”

    我皱着眉,也没想到杀生佛会狮子大开口,尤其他原本一个杀手,现在摇身一变,竟然把自己当成绑匪了。

    我跟其他人互相看了看。老巴做了个手势,那意思,用对讲机拖住杀生佛,而他趁空尽力先往山上赶,争取找机会把杀生佛击毙了。

    至于夜叉,他持另一个态度,他把手机掏了出来,还对我比划着。

    我猜夜叉是想让我联系丑娘,问一问能不能拨出钱来。

    我觉得这并不能说明夜叉胆怯,反倒正相反,夜叉跟杀生佛交过手,他太知道杀生佛的狠辣和厉害了。

    我被老巴和夜叉的两个态度一弄,一时间也拿捏不定主意。

    而杀生佛呢,沉默稍许后,他竟然自行改变态度了。

    他跟我们说,“屠山除了有普渡寺以外,其实还有两个悬佛。大悬佛在景区内,被游客参观和膜拜着,至于那个小悬佛,处在景区未开放的地方,也离普度寺也不远,在一个悬崖之上。我对小悬佛的兴趣很大,时不时跟它来个近距离接触,而且知道么?我绝对是最接近佛祖的人。”

    顿了顿后,他又说,“这样吧,给你们一个钟头的时间,我在悬佛身边等你们,尤其是那个叫老巴的,必须到场。记住了,就一个钟头,你们来不了的话,那俩俘虏的命就完了,我让他们粉身碎骨。至于那一千万,老子现在不感兴趣了。”

    在他说完那一瞬间,我就想接话,但对讲机被他关了,我喊了几声,他不再理我们。

    我们六个互相看看。老巴又特意看了看表。

    他也不等我们商量啥了,他扭头就跑,而且他手上也有工作,边跑边把吉他盒子打开了。

    看架势,他随时准备着。

    我们五个慢了半拍,之后也往山上跑去。

    夜叉那几个佣兵冲的很积极,外加跑山路对他们来说很擅长,而我和胡子又一次的落后了,但我俩并没拖后腿。

    尤其胡子,跑了一会儿,他肚子又疼上了,但他强忍着,还时不时捶着肚子,试图这么样的,让自己好过一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