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山鼠-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六十八章 山鼠

    等我和胡子费尽全力的冲上山时,我发现老巴也好,夜叉那几个佣兵也罢,他们已经向寺庙北面的树林跑去。一 看书   ·1kanshu·

    而在寺庙门口,还站着一个手拿扫把,正愣愣发呆的僧人。

    我猜老巴和夜叉他们,已经问明白悬佛位置的所在了,他们现在又不耽误的往那里赶呢。

    我和胡子没贸然跟上去,我对那僧人指了指,我俩先向僧人跑了过去。

    经过这几天在寺庙的生活,我俩跟这里的僧人都混个眼熟,而且除了那晚夜里我们偷偷擅闯寺庙以外,这几天我们也跟僧人们客客气气,相处的很愉快,所以这僧人看到我和胡子时,并没拿出反感的样子。

    我俩没时间跟他客气或寒暄,我直奔主题,喘着粗气问他,“小悬佛在哪?怎么走?”

    这僧人拿出一副犯懵的架势挠挠头。他原本就是光头,这么一挠,上面都弄出红道子来了。

    僧人先回答一番,而且很详细,按他说的大概意思,我们本着北面一直奔上三里地,就能看到那处景观了。

    随后僧人补充说,“那里地势险要,环境很恶劣。”

    我和胡子没理他这茬,胡子又问,“寺庙内有绳子么?要那种能系在腰间的粗绳子。”

    僧人回头一指,说挨着寺门里面的墙角就有。

    他又把话题一转,想劝我俩,那意思,悬佛处真的很危险,但在他开口刚说时,我和胡子已经绕过他,一起飞速的向寺门跑去。

    我们冲进寺门后,一眼就看到那一捆绳子了。

    要我看,这绳子很粗,很合适,而且这一捆要是全展开的话,少说能有十多米。

    胡子念叨句,“漂亮!”他还当先向绳子冲去。

    我猜胡子跟我想的一样,我们之所以要绳子,是想一会用绳子把我俩的身体连起来。

    但话说回来,十米多的绳子,这又有点太长了。我们既然用不上那么多,就不要多拿,不然反倒是个累赘。

    我跟胡子提醒一句,胡子应了一声,他也真不客气,对着这一捆绳子比划一番后,他又举起一段绳子,张嘴向上面咬去了。

    胡子的牙口是后来特殊镶的,相当的结实和锋利。我本以为他能出马,没几下子就能把绳子咬断呢。

    谁知道胡子连续啃了十几秒钟,最后伴随咔砰一声,胡子脸一绷,疼的直揉腮帮子,这才勉勉强强把绳子咬断。 壹看 书 w ww ·1ka nshu·

    我觉得不对劲,也多问了句。

    胡子回答说,“娘的,不知道咋搞的,我的牙口不如以前了。”

    我联系起一件事,胡子在水上基地被改造时,那些科研人员对他的牙做了什么手脚。

    我现在没法细想这些事,我又跟着胡子一起忙活着,把绳子打成圈,胡子把它斜跨在肩头。

    我俩没多耽误,转身又冲了出去,

    这一进一出,不到两分钟时间,那僧人本来又举着扫把打扫呢,看到我俩后,他又隔远喊了几句,但我和胡子依旧没空理他。

    接下来的三里多路,听起来距离不长,但真等走起来,我俩挨了不少苦。

    有些地方简直就是六十度以上的陡坡,坡上还都是细软的松土。我和胡子一不小心就坐了滑梯。

    这么过了一刻钟吧,我俩才死磕着,跑完了这段路程。

    我俩又来到一个山脚下。乍一听有些矛盾,因为我们现在就在山上,又何来山脚的说法?但屠山就是这么怪。

    这屠山上,尤其接近山顶的地方,多出来不少分支,而我们眼前这个,就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分支,往简单了说,就好像人的手指头上又多了一个畸形的小指头似的。

    这分支的小山并不太高,撑死一百米吧,但它很险峻,四面全是峭壁,而且就在它的顶峰上,挂着一个石佛像。

    我目测一番,猜测这小佛也就十米八米的高度,它盘坐着,坐在一个石制的莲花台上。这莲花台的下方也有一个小平台。

    这小平台并不大,估计能有一间大瓦房的面积吧,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这平台是天然形成的还是被人后天斧凿弄出来的。

    而就在小平台上,此刻躺着两个人。这俩人很明显都晕了,他们被绑着,而且他们都紧紧挨着莲花台,估计也跟莲花台栓在了一起。但没有杀生佛的影子,估计他躲起来了。

    说实话,我被这个怪景震慑住了,另外我把目光下移,还发现了老巴和夜叉的身影。

    他们现在都正爬着悬崖呢。老巴速度偏快一些,背着狙击枪,吉他盒子不见了,他现在离地也已经少说四五十米了,夜叉和其他人居后。

    夜叉原本没了大拇指,按说他应该没法爬悬崖才对,但这小子有招,他之前也一直给自己偷偷留了个后手。

    现在他的两个手腕上,都挂了一个圆环,这圆环很紧,把他手腕紧紧勒住了,另外每个圆环上都带着三个小钩子。

    夜叉现在就借助着这些小钩子来爬悬崖呢。

    就凭夜叉的拼劲,我打心里对他赞了一句。

    胡子时而愣神时而皱眉,估计打心里琢磨着啥呢,但等又缓了几秒钟,他回过神,还跟我互相看了看。

    我估算了下时间,杀生佛让我们一个小时内赶到悬佛身旁。现在少说过了半个钟头,我们剩下的时间绝对不多了。

    我跟胡子说,“怕不?”

    胡子哼一声,他没回答,但手上有动作,他把绳子拿下来,还把其中一端抛给我。

    我俩各自忙活着,我特意打了个麻花结,还把它当内裤一样,穿了上去。

    胡子比较死性,他按照老套路,把绳子缠到腰上了。等他顺带一看我时,他忍不住骂咧一句,说你这法子更好嘛!

    但他没时间再返工了。我俩这就保持着距离,也一起爬了起来。

    我和胡子之间大约相隔三米,而不得不吐槽的是,这峭壁并不好爬。

    它上面的岩石,有凸起的很少,所以借力的地方就少,但好在这峭壁上也长了不少植物,以野草和野生灌木为主,也有稀稀疏疏的小树,只是这些小树都营养不良,并不高大。

    我俩最后用了个笨招,觉得哪个野植被结实,我们就伸手拽着它。

    当然了,以我为例,我拽上后肯定要品一品,等真觉得可以了,我再挪动重心,不然一旦失手,下场很可能是葬身峭壁之下。

    就这样又爬了好一会儿,对讲机有反应了。

    有人先阿悉陀、南无喝的唱了几句,随后他还冷笑起来,跟我们说,“几位果然守信,而且挺仗义的,为了同伴,甘愿拿命来冒险!”

    我也听出来了,这是杀生佛的声音。

    我特意稍微停了停,还抬头看了看。我没发现杀生佛。我打心里暗骂一句,心说他就是个缩头王八。

    老巴一直很郁闷,想想也是,他本来善于狙击,但一次次的,他都无奈的找不到真正的目标,而且现在的他,更是充当了先锋。

    老巴带着一股怒意,接话损了杀生佛几句。

    但老巴天生不是骂人的料,这几句话也有些不疼不痒的。

    杀生佛又是哼笑一声,并不在意。

    我又接话问了句,我想知道,我们上去后,杀生佛会做什么?而且会不会放人?

    杀生佛防着这一手呢,他拿出避而不谈的样子,另外他对着对讲机说,“你们先慢慢爬吧,我给你们准备着一份大礼。”顿了顿后,他补充一句,“我是最接近佛的人,所以一切我说了算,得按我的计划来!你们想做主,绝不行!”

    这话乍一听有些毫无头绪。但我打心里细品大礼这两个字。

    我猜杀生佛没安什么好心,他拿那两个佣兵的性命做诱饵,把我们诓过来,无非是想把我们这些人一网打尽。

    我猜不透这个大礼是什么,但我心说把这个抛在一旁,我们决不能乱,更不能让杀生佛把他所谓的计划得逞。

    杀生佛这时又一转话题,跟我们讲起佛学来。

    一般人就对佛学不感兴趣,因为太枯燥。而我们现在正在爬峭壁,被佛学一弄,心里反倒更加分心。

    我知道杀生佛没打什么好算盘,胡子这时也吐槽一句,说好烦。

    我突然有了一个主意,也想起之前的一幕了,杀生佛貌似气性很大,我骂过他一次傻佛,他当时气得立刻发飙,用面包车撞我……

    我因此对胡子说,“兄弟,你曾经说过你嘴功厉害,这次看你的了,好好骂他。”

    胡子拿出诧异的样子看了看我。我又低头,看了看腰间的对讲机。

    胡子明白了,他这时又抓住一个结实的灌木借力,他还腾出一只手,把对讲机拿起来。

    他把对讲机又卡在胸前了,还把对讲按钮打开了。

    胡子先阴阳怪气的呸了一口,还拖着长调说,“杀……生……佛!”

    杀生佛一时间停下念佛经了,还反问胡子,“你叫我?”

    胡子又连呸两口,紧接着他吼了起来,大骂道,“你姥姥的大掰的,你以为你谁啊?还自称自己是佛祖,你有那慈眉善目的样么?而且平时杀个人啥的,总爱打扮的那么潮,你也不撒泡尿照照,就你长得,跟他娘的一坨屎似的,你说你咋这么臭美呢,咋这么自恋呢?”

    顿了顿后,胡子又吼道,“不是我说你,你懂佛学么?还当我们面念佛经,搞笑啊搞笑,你看看人家戒逼禅师,人家那才是德高得道高僧呢,但人家还如此低调,一口一个贫僧的自居。另外你总对别人说你武功很厉害,我咋就没看出来呢?你杀人时,除了放冷枪和打闷棍外,还会什么?敢不敢光明正大的站出来,咱们好好死磕一场,小几把样的,不是老子吓唬你,论单挑,我能把你打出屎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