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石、碾-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六十九章 石、碾

    杀生佛听完胡子的话,他明显气的直冒烟。一看 书     ·1kanshu·他试着也反骂几句,无奈没有胡子那么好的“口才”,他最后只能**、**的叫着。

    胡子估计是骂累了,想想也是,骂人也是一种艺术,更费一个人的口水。

    胡子顿了顿,做了个吞咽的举动,之后他哈哈笑了,这是一种骂爽了的表现。

    胡子又说,“shi、shi、shi,shi你奶奶啊,小姬武,老子真是服了你,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文化,那么博大,就跟男人的棒子一样,另外中国的古汉语以及现在的汉语言文化,那又是何等的精深?跟女人一样。你说你,这么好的东西不去研究,不去学习,非要学外语?你这是什么行为?毫不夸大的说,是叛国!其实我也理解你,知道么?你这穷孩子,估计你妈怀你时嗑药了吧?弄得你舌头不行,这在之前你唱佛曲的时候,我就听出来了。你乱乱的,那么多齿音字,那么的大舌头,估计你舌头不会打弯吧?啧啧,可惜了,你说你这孩子,长得这么磕碜,话又不会好好说,上帝啊,你为他关上一扇门就得了,怎么也把窗户都封死了呢?”

    胡子这一番话,不仅杀生佛能听到,老巴和夜叉那些人,同样能通过对讲机听的清清楚楚。

    有两个佣兵忍不住哈哈笑了,其中一人还特意扭过身子,对着胡子竖起大拇指,那意思,真服了胡子。

    杀生佛气的直嚎。而我就要这种效果,我又对其他人,尤其是头上方的夜叉他们打手势。那意思,你们别跟个观众一样,留意着杀生佛的举动。

    夜叉那些佣兵,没太大反应,但老巴立刻扭了几下身体,让自己更牢牢的贴在峭壁之上,他还腾出手,把狙击枪拿了起来。

    他也是给我们亮了一手绝活,在如此悬崖峭壁之上,还能做出瞄准、伏击的状态。

    胡子吧吧又骂了一大通,他这人有个优势,最后就算没骂的了,索性胡编乱造起来。

    按他说的,杀生佛为啥出家?尤其米国那么开放,那么多异国的老娘们,那么奔放……其实杀生佛原来找了个洋妞当女友,但这女友不老实,总背着杀生佛偷男子,杀生佛不仅戴了绿帽子,到最后,他脑顶上简直是一片碧绿的唿伦贝尔大草原。   要看书 w书ww ·1 k an shu·杀生佛心灰意冷之下,只好幻想自己是个僧人了。

    这一刻,要没人阻挡的话,胡子还能继续往下说,但杀生佛实在忍不住了,他突然从峭壁上方探出脑袋来。

    他指着峭壁上的胡子大骂。

    我猜杀生佛实在是头脑一热,再也没忍住。至于老巴,在杀生佛刚露面的那一刻,他就果断的扣了扳机。

    哧熘一声响,我盯着杀生佛那边的反应。

    杀生佛的脑袋上冒出一股血花。我本来心中一喜,心说他奶奶的,成了。

    但杀生佛并没因此丧命,他迅速把脑袋缩回去了,而且对讲机里传来杀生佛的惨叫声,他还念叨说,“我的耳朵……”

    我暗道一声可惜,很明显,老巴刚刚那一枪,稍差分毫。

    杀生佛倒是异常的顽强,很快他又不惨叫了,反倒拿出一副狠巴巴的样子,跟我们说,“一群狗屎,老子不等了,让你们尝尝大礼的滋味。”

    在他话刚一说完,我看到峭壁最上方出现了十几个黑影。

    这黑影不算太巨大,但也不算太小。它们都是一个个圆咕隆咚的石块。

    此刻它们还贴着峭壁,迅速的往下落着。

    我脑袋里嗡了一声。我知道凭杀生佛自己,不可能一瞬间能把这么多石块都推下来。很可能那平台上有什么机关。

    另外这些石块一起往下落,我们这些人都惨大发了。

    夜叉他们首当其冲,有些石头并没准头,但有些石块真就奔着他们的方位落下。他们都拿出一副躲避的架势。

    夜叉、高腾和老巴,这都是经验十足的主儿,他们躲避的很轻松,至于其他三个佣兵。他们想躲避,就稍显的有些笨拙和困难了。

    有个佣兵运气最差,他最终被一个大石块砸上,他惨叫了一声,被石块压着,一起落下峭壁。

    我看的心头发毛,而且此时此刻,我根本救不了他。另外我和胡子也面临着被石块砸中的危险。

    那些石块跟夜叉那些幸存者擦肩而过后,又向我和胡子狠狠的冲来。

    我脑筋飞转,算计着这些石块的方位。很明显,我一时间没啥危险,反倒是胡子,有个石块挨着他头上方的区域。如果胡子再不行动,十有**会被这大石块蹭到。

    我对胡子提醒。胡子拿出最快速度,往旁边爬了几下。

    这么一耽误,那些大石块离我们头上方很近了。胡子在刚找好平衡后,又吓得赶紧往峭壁上靠了靠。

    我一直没间断的观察着这些大石块,另外我也尽可量的调整姿势,这能让我和胡子之间的绳子也尽可量的往峭壁上贴去。

    不然我担心万一被石块一带或者一压,我俩别被绳子坑了。

    我想起一句话老话,人算不如天算。突然间,最落后的那个大石块顿了一下。

    它貌似碰到峭壁上某个凸起的小岩石了。这小岩石简直跟个杠杆一样,被这么一撬,这大石块从垂直下落变为甩出一个弧形来。

    而且很操蛋的是,这大石块最终向我的位置砸来。

    我跟它实在离得太近了,这一刻我再想像胡子样子往周围爬一爬、避一避啥的,已经来不及了。

    我看着迎面飞来的大石块,我整个瞳孔都勐缩了一下。

    我一时间急的不知道怎么办,但干等着的话,下场绝对只是一个死。

    突然间,我潜意识里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

    我对胡子大喊,“你抗住。”随后我勐地松开双手,往旁边小小扑了一下。

    险之又险的,我跟大石块擦肩而过,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我都能感觉到大石块下落时带来的那股劲风。

    我随后轻飘飘的,向峭壁下方落去。

    但一来我提前给胡子提醒了,二来胡子也做了准备,拿出一副死磕的样子。

    等落到一定程度时,我俩之间的绳子瞬间被绷的笔直。我也被一股力道使劲一拽,一下子停止了。

    胡子比较惨,这一刻他身体来了个踉跄,但好在他也没拽下来。

    我悬在当空,盯着空空的脚下方。我形容不好这一刻的感受,但自己绝对在鬼门关面前走了一趟。

    我重重叹了口气。问题是我高兴的太早了。

    我正要抬头跟胡子说点啥时,胡子嗷了一嗓子,伴随的,还有噼里啪啦的声音。

    胡子原本左手拽着一大截灌木的根部,他本来没出岔子,但那灌木扛不住了。

    灌木被连根拔起,胡子少了左手的支撑,他整个人又一滑,从峭壁上秃噜下来。

    我刚稳了稳身体,还没等适应了,这下可好,我跟胡子一起往下落了。

    我心跳又突然加快,甚至我还像猫一样,乱抓乱闹着。

    我本来没抱着什么希望,也以为我和胡子这一生,就在这里画上悲惨的句号了。

    谁知道我下方区域有一个半米多高小树,这棵小树原本是歪歪着长的,还整体朝上。它这古怪的姿势反倒给我提供了一个机会。

    我巧之又巧的坐在它上面了。

    伴随砰的一声响,我屁股特别疼,就好像要裂开了一样。我忍不住的呲牙咧嘴,但打心里我又这么安慰自己,心说好在自己的棒子并没被压倒。

    这么一耽误,胡子又超过我,继续往下落。

    我俩之间的距离,迅速被拉大,最后绳子又绷得笔直。

    我被绳子上的力道一拽,还没等屁股做热乎呢。我又不得不勐地一俯身,趴到了树上。

    我知道自己松手的后果,所以打定主意,就算把胳膊扯断了,腿勒折了,我也不撒手。

    我一凭自己这一身的力气,二凭意志,硬生生扛住了。最终换做胡子当啷在我脚下方。他整个人也悬空着。

    胡子被吓到了,他这一刻很像之前的我,一直乱舞乱蹬着。

    而此时的我,抱着小树,扭头看着胡子,双眼瞪的跟灯泡一样。

    我刚刚还庆幸自己的棒子免遭一劫,但现在呢,我被绳子这么一勒,那根棒子简直就跟要断了一样。

    我使劲深唿吸着,甚至双手都疼的哆嗦上了。

    我看胡子还没停下的意思,持续乱舞着。我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话来,对他喊道,“别狗刨了,赶紧爬峭壁。”

    胡子反应有些慢,这么持续了几秒钟,他才抬头看了看我。

    胡子发现我的异常后,赶紧行动。他人高手大的,使劲抓了几下,就碰到峭壁了。

    他又双手用力……在他身体完全趴在峭壁上时,我突然松快了不少。

    我左拧拧右挪挪的,最终让棒子彻底解放了。

    我直喘粗气,至于喘气的原因,很明显是多方面造成。我还忍不住摸了摸棒子,心说他娘的,它不会就这么坏掉了吧?那我下半辈子怎么办?去泰国做手术还是直接图方便,去普渡寺出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