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接近佛的鬼-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七十一章 接近佛的鬼

    我只能趴在地上,一时间动弹不得,我也一直盯着杀生佛,目光从没从他身上挪开。 ·1kanshu·

    杀生佛并没跟我单独对视,他依次打量着大家。

    我和胡子就不用说了,其他人的情况同样也没好过到哪去。夜叉和高腾也受了重伤,反倒是老巴,别看浑身全是磨蹭出来的口子,但他挣扎着,有要坐起来的意思。

    杀生佛看了一遍后,最终把目光放在老巴的身上。

    我对杀生佛最深的印象,一个是他门牙上的豁口,一个是他的目光。

    他的眼睛让我想起了老鹰,也就是所谓的鹰眼。我对这种人有个评价,一来他们心里高傲,二来他们为人很阴损和歹毒。

    这也解释了为啥杀生佛不禁骂,尤其被胡子一番骂之后,他还会气到短暂的失去理智,这跟他的心高气傲有绝对的关系。

    这一刻杀生佛的目光还变得非常恶毒,冷冷的对老巴说,“你应该就是开枪打我的那个狗屎吧,他妈的,老子这个耳朵,竟然断送在你手里。”

    杀生佛还把捂耳朵的手拿开了。我看的心里突然恶心了一下。

    他的右耳只剩下半个,而且断口处很不争气,这里多出来一块,那里凹进去一块的。

    老巴没回应杀生佛什么,他更努力的试着爬起来。

    其实我们五个现在有一些可悲,我们原本都带着枪呢,但刚刚遭遇了黑色鼠群,我们不得不用枪射击。而最后被鼠群一闹,外加我们又被铁链硬生生拉了上来,这么一来二去的折腾,我们都把枪丢了。

    不然我相信老巴有枪在手,尤其在如此近距离下,早就把杀生佛击毙了。

    而且现在杀生佛的没了这方面顾虑,他还瑟起来。他向老巴大步走去,嘴里还念叨说,“你弄坏我一个耳朵,要加倍还,老子把你脑袋拧下来。”

    老巴压根不会这么任命,尤其被如此形势一逼,他一发狠,不仅仅是坐起来,还嗖的一下彻底站了起来。

    他整个身体还有些打晃了,但他不耽误的摸着后腰。

    我发现老巴也不傻,之前我们分装备时,老巴没要。但这并不代表着除了狙击枪外,他没带其他武器。

    老巴摸了几下,最终拿出一把铁钩子。

    这铁钩子让我想起了阿虎,而且跟阿虎带的那一把很像。

    老巴把铁钩横在胸前。杀生佛盯着铁钩,突然间一愣,也止步脚步。

    杀生佛啧啧几声,又故意无奈的叹口气说,“用铁钩的人,都是难缠的主,行了,老子认了,难缠就难缠,大不了一会多费点劲,就跟上次一样,我抢过铁钩,把那条“狗”的脖子上来了个窟窿。   壹  看书 书·1kanshu·“

    杀生佛嘴里的狗,指的是阿虎。我听到这,很愤慨,甚至觉得胸膛都快被气炸了。

    至于老巴,他一时间也暴怒了。他喝了句,“你个牲畜,住口!”

    老巴挥舞着铁钩,拿出有些踉踉跄跄的架势,向杀生佛冲去。

    杀生佛默默打量着老巴。其实要我看,老巴的攻击并没有啥破绽,甚至更相反,还有些犀利。

    问题是杀生佛是个怪胎,等眼瞅着老巴贴身时,他竟出了昏招。

    他快速倒腾双腿,嗖嗖的往后退去。老巴舞起来的铁钩,一下落空了。

    杀生佛并没停,最后他一直退到石佛像的下面,他后背紧紧贴着那个莲花台。

    杀生佛还突然笑了起来,配合着他的脸和表情,这笑依旧是那么狰狞。

    我隐隐觉得,杀生佛并没安什么好心。我对老巴提醒。

    老巴很明显提高了警惕心。杀生佛嘀嘀咕咕一番,又摸着后腰。

    他先拿出一把爪子刀。这是夜叉的武器,之前被他抢走后,没想到他一直没扔。而且此时的爪子刀上,还粘着干枯的血迹呢。

    夜叉和高腾此时都试着爬起来,要帮老巴。

    夜叉看到这一幕后,他脸色沉得厉害,还骂了句,“混蛋!”

    杀生佛嘿嘿一笑,不在乎的把爪子刀随手一撇。他又摸着后腰,拿出一把短柄铁棍。

    这是他的拿手武器了。杀生佛随意抡了两下,跟老巴说,“还是自己的家伙事好,得了,本佛爷就用它收拾你吧!”

    老巴稍微犹豫一番,最后冲了起来。

    杀生佛一直靠在莲花台,任由老巴的逼近。但就当他俩之间距离不到两米时,看着老巴又舞起铁钩,杀生佛有动作了。

    这一刻他把短棍铁棍笔直的对准老巴。他突然拧了下短柄。

    我们都没想到,这铁棍竟然另有干坤。

    伴随砰的一声闷响,这铁棍上下裂为两截,棍子头和短柄居然分开了,而且这两者之间一定安装了强力弹簧。

    铁棍头被一股强大的弹力一带,嗖的一下飞了出去。

    铁棍头最终砸到老巴的胸口上。老巴本来有反应,问题是他反应太慢了。

    被砸中后,老巴怪嚎了一声,整个人原地翻了个跟头,他手里的铁钩,一下子也被摔飞了。

    老巴呲牙咧嘴,而且被这么一摔,他牙花子上都见到血了。

    老巴不想耽误,试着再爬起来。杀生佛看着老巴这举动,他还吹了声哨,手上也不闲着,对着短柄拧了一下。

    此时的铁棍落在离老巴不远的地上,它和短柄之间还连着几根细线。这细线材料很特殊,乌黑崭亮的。

    杀生佛这么一拧,无疑又启动机关了。那几条细线急速的往回收,铁棍头被这么一带,也迅速的回归原位,跟短柄紧紧的贴在一起。

    我打心里对这铁棍竖了竖大拇指,也觉得这真是个神器。

    而随后,杀生佛向老巴飞快冲了过去。

    他的速度很快,简直跟鬼魅有一拼,等离近了,他还一跃而起,用他的膝盖,对准老巴的脸颊狠狠磕了上去。

    其实他蛮可以对老巴的脑袋狠狠来上一脚,但这个假佛,他更在乎姿势的优美性。

    伴随一声闷响,老巴不得不伏在地上。他侧着脸,我看到他眼神都有些迷散了。

    我担心这爷们别一口气损不过,因此挂了。

    我扯嗓子对他喊。老巴呆了几秒钟,最后很奇迹般的,他上半身抽搐起来,而且脖颈一粗一粗的。

    我想起宋浩了,那小子曾经就露过类似的身手,大嘴还特意对我解释过,说这是硬气功的一种。

    我猜老巴现在这样,一定也用了什么硬气功,而且他也会,宋浩也会,我猜这硬气功十有**是警方传授的。

    我脸上一喜,杀生佛看到这场景后,却反倒一惊。

    他嘀嘀咕咕说了一堆英文,估计他此时都忘了自己在国内了。而我英文不好,不知道他的鸟语是啥意思。

    杀生佛又稍微缓了缓。这时夜叉和高腾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

    杀生佛一撇眼,发现这哥俩了。杀生佛骂咧句,“没用的家伙,非要硬出头做什么?”

    杀生佛又摸着后腰,我都服了,因为他后腰跟个百宝箱一样。他摸索几下后,又拿出一个短筒大口的枪来。

    这枪我也见识过,也就是那个射网枪。

    杀生佛对准夜叉和高腾,扣动扳机开了一枪。

    一张大网跟一只大手一样,迅速向夜叉和高腾扑去。

    这哥俩等于抱着团被困在网里了。他俩还试着挣扎,但没有用,这种大网很邪门,越挣扎越紧。

    最后这俩人没了力气,一起摔到在地。

    杀生佛哈哈笑了,还拿出一副很得意的样子。另外这一刻,他有个小动作,把射网枪随手一撇,估计这枪内没“子弹”了,他因此觉得这枪也没啥用了。

    胡子原本一直旁观着,被这笑声一刺激,他也嗤笑起来。胡子的笑声,天生就很特殊,而且笑声本身就很有嘲讽的意思。

    杀生佛突然绷住脸,盯着胡子。

    胡子念叨句,“看你爷爷作甚?你个不肖子孙,非要找个乱搞的女友,弄得现在不得不出家,又虚伪的不得不以佛爷自居,啊呸!”

    说到这,胡子又吐了一口,他的脸原本就贴着地呢,这一口唾沫,飞的并不远,最后落在他眼前。

    杀生佛把这一切瞧在眼里,他也一定想到刚刚了。

    他哇了一声,气的直捶胸口。我留意到,他被这股怒火一带,那半个耳朵又开始哗哗流血了。

    杀生佛整张脸都扭曲着,乱轮着铁棍,向胡子走去。

    我很担心,尤其我们现在处于劣势,他要对胡子下手的话,胡子简直跟刀俎上的鱼肉没啥区别。

    我对杀生佛连连喊着,让他别胡来。

    杀生佛压根不理我,最后他双腿岔开,站在胡子身前。他还一伸手,抓着胡子的头发,把胡子的脑袋拎了起来。

    他另一手高高举起铁棍。我冷不丁想闭眼。

    至于胡子,他瞪着眼睛,一点惧意都没有。这一刻,他是也没法直视杀生佛,但他尽可量的瞥着杀生佛,嘴里说,“孬种,只会对付手无寸铁的人。呵呵!呵呵呵……”

    杀生佛气的直喘,但犹豫一番后,杀生佛松手了。

    胡子的脸又自行摔到地上。杀生佛指着胡子,连连说好,之后他补充说,“我这辈子最佩服有本事的人,你这粗鲁汉子,骂人真狗屎,我这辈子被不少人骂过,数你让我抓狂,很好!这其实也是一种本事,老子看在这份上,留你一会儿。”

    我和胡子都没料到会这样,我俩都是一愣。

    至于杀生佛,他又歪着脑袋,看着胡子手上戴的戒指。

    我和胡子都带着戒指,这也是所谓的开起潘多拉魔盒的钥匙。但不同之处在于,我的戒指很普通,而胡子的戒指,看着很花哨,上面也很像镶嵌了一个大钻。

    杀生佛一定不懂珠宝这里面的知识,更没啥眼力。他看不出胡子戴的戒指的好坏,等犹豫一番后,他拿出强盗的架势,竟把这戒指秃噜下来,戴在自己的手上了。

    胡子骂骂咧咧几声,但这一刻,他也没法制止杀生佛。

    随后杀生佛从胡子身旁走开。

    他踱着步,连连作揖,向一处空地走去。我看着更是发呆,也搞不懂他的逻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