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死亡梭哈(二)-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七十三章 死亡梭哈(二)

    杀生佛一直没放弃,他想从我双腿中挣脱出来,问题是,他现在的姿势很别扭,尤其被我双腿夹中的那只右手,根本没什么活动的空间,纯属跟个摆设一样。 一  看书   ·1kanshu·

    杀生佛又试图用左手打我,但我提防他这一手呢。我双腿已经有了用武之地,但我双手还闲着。

    我左右手同时出击,把他的左手死死拉住了。

    有句老话叫双拳难敌四手,我把这话变一变,叫双拳难敌四肢。

    我现在就占了这个优势,用四肢全力对付着杀生佛的两只胳膊,至于杀生佛他的腿,除了无助的又蹬又踹,没啥大用。

    我俩又死磕一小会,杀生佛有些扛不住了,尤其有些缺氧。

    这缺德玩意的损招还很多,他耍滑了,勐地一发狠,试图原地翻了个身。

    我被这股力道一带,也翻了半个身体。但我反应快,又急忙找平衡,甚至腰板使劲,跟他角力。

    最终杀生佛没得逞,不过我整个身体翻来翻去的,露出一个空隙来。

    杀生佛倒是逮住这个机会了,他使劲扭着身体,被这么一带,他嘴里直呃、呃,但他不在乎。

    我眼看着杀生佛被我夹住的半个身体一点点的往外缩。我打心里一叹气,心说自己被“潘多拉”小人指挥着,头次施展这种怪功夫,十有**是因为我手生,这才给杀生佛制造了机会。

    我拿捏一个尺度,最后勐地卸力。这么一来,我和杀生佛又完完全全的分开了。

    杀生佛手脚并用,跟野兽一样,撅着屁股勐地往后退。   一看书   ·1k anshu·这么退出去一定距离,他又站起身来。

    他拿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而我因为身体刚恢复,体力没到正常状态呢,为了省省力气,我索性半蹲半跪在地上。

    我被潘多拉小人影响着,这一刻竟又蔑视的望着杀生佛,还冷笑起来。

    我对杀生佛摆手,催促说,“来,傻子,跟你老子再打打。”

    杀生佛并没被我这番话气到,估计此刻的他都没听进去,他还摸向后腰。

    我知道他后腰的猫腻,尤其那里藏着短柄铁棍呢。

    我对这个武器比较在意。我不给杀生佛太多的机会,突然间,我闷喝一声,弓着身体向他冲去。

    杀生佛一定打心里有些阴影了,我这么一动,他有些怕的急忙往后退了几步。他还加快了摸后腰的速度。

    我跟杀生佛越来越近,最后他把短柄铁棍拿了出来,还对着我,一拧短柄。

    但这一刻,我没傻到干等着。我勐地趴到地上,还跟土豆一样翻滚起来。

    我这一手,绝对出乎杀生佛的意料,伴随砰的一声响,那铁棍头射了出去。不过也完完全全的打空了。

    而我又滚了几下,就来到杀生佛的脚边了。

    我双腿齐出,对杀生佛的下半身来了个剪刀腿。往俗了说,我双腿跟一把大剪刀一样,重点攻击杀生佛的脚踝。

    杀生佛的前后胸,尤其裤裆处都有护具,但脚踝是关节,平时活动最多的地方,他没法上护具,所以这么一来,他又不得不吃了个闷亏。

    伴随啪啪两声响,杀生佛脚踝疼的厉害,他一咧嘴,而且他这人,一直爱以退为进,这一刻他又想着后退。

    但我双腿勾着他脚踝,他这么一退,反倒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短柄铁棍也脱手了

    我就势扑上,不过不是往他上半身扑,而是专门对准他的双脚。

    我用身体压着他的下半身,用双腿夹住他的左脚,随后我双手一前一后的捏住他的右脚。

    为了图方便,我还把他鞋脱了。我也不管他脚臭不脚臭,甚至有没有脚气的。

    我使劲拧着他的右脚。在一股大力的作用下,他的右脚几乎快横了过来。

    杀生佛疼的五官都扭曲着,想想也是,他的右脚都快被我掰断了,怎么能不痛?

    我拿出绝不心慈手软的架势,听着他的惨哼声,我又加重了力道。

    乍一看,杀生佛跟个大肉虫一样,他还用起了老套路,试着忍着疼,原地翻身打滚。

    这一次我反倒看开了,他往那边滚,我也顺势往那边,但我双手双脚都不松紧,而且我还学起了蟒蛇。

    蟒蛇跟毒蛇不一样,毒蛇天生有毒牙,猎食或防御时,往往凭毒取胜,而蟒呢,它更善于绞。它就跟个肉做的压缩机一样,一旦缠住猎物,不仅时刻不停的绞着,还在猎物每唿吸一次时,它顺势更加重绞的力道。

    我现在就做了类似的举动,杀生佛每试图滚一次,我都就势再加重双手上的力道。

    我不知道其他人旁观到此,尤其是胡子,他心里会想着什么。我也没时间在意其他人。

    我和杀生佛又搏斗了半分钟吧,伴随咔吧一声响。我猜杀生佛的右脚踝,十有**是脱臼或断了。

    杀生佛嗷了一嗓子。他简直跟疯了一样。

    他还加大了抽腿的力道,另外他摸着后腰,把最后压箱底的宝贝那瓶杀虫剂拿了出来。

    他扭着杀虫剂的底部,用它对准我玩命的喷射起来。

    我堤防心很强,外加现在我的位置很棒。我特意低个头,让喷来的杀虫剂都喷到我的后脑袋上了。

    我打定主意继续跟他死磕,而且一旦把他双腿都弄瘸了,他跟一个没了牙的老虎有什么区别?

    但杀生佛又这么喷了一小会,发现没啥效果后,他竟把杀虫剂的罐子当暗器,对着我的脑袋狠狠撇了过来。

    他绝对是把这一刻身体内攒的力气全用上了。我就觉得后脑袋嗡了一声,就好像挨了一板砖一样。

    连带着,我短暂的松懈了。

    杀生佛抓住了这个机会,终于把断脚抽了出来。

    他又学着动物那样,时而三条“腿”爬时而跳的,但速度不慢。他向莲花台退去。

    在莲花台下,还有那个大布兜子。

    而等我松口气,爬起来扭头一看时。杀生佛已经冲到布兜子旁边了。

    他疯笑了一声,刚伸手摸到布兜子时,他一脸欣慰样儿,就好像找到了救星一样。

    我整个心悬了起来,心说难不成他这兜子里有啥武器?

    我警惕的看着他。杀生佛翻着布兜,从里面拿出一个带着链条的粗柄铁钩子。

    这铁钩子不像是武器,反倒让我想起了吊车的那种钩子,只是它比吊车钩要迷你了无数倍。

    杀生佛举着铁钩,他一边往自己的后腰上别着,一边继续摸着布兜。

    我不知道他要搞什么鬼,只好一边试着慢慢靠近,一边时刻留意和观察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