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黑色潮水-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七十五章 黑色潮水

    我心说这又是仙儿又是佛的,有点玄乎,也有点的慌。  要看书 ww要w·1ka书nshu·我索性没往深了细想。

    我抛开这些杂念,又问其他人,那意思,接下来是退是追?

    夜叉和老巴最先有表现,而且他俩态度一致,下了峭壁,抓杀生佛。

    胡子倒是没急着表示,他盯着我。就好像说,我怎么决定,他怎么配合就是了。

    我反问夜叉和老巴,“身体扛得住么?”

    老巴摸了摸胸口,回答说,死不了!而夜叉呢,补充说,“杀生佛就算不死,现在也不好过,就看谁能撑到最后。”

    我又琢磨一番,最后跟胡子一起点点头。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话也适合攀爬峭壁。我们也都凑到峭壁边上往下看。

    我们现在都没任何的保护措施,说实话,我没信心自己能毫发无伤的下去。

    我又四下打量着,最后把精力放在那两条铁链上。这两条铁链原本被顺到峭壁之上,之后我们五个也被它俩带着迅速的飞到峭壁之上。

    这两个铁链的尾端都戳到平台的地中。我猜这地下也一定有什么机关,问题是,我们不知道怎么开启和使用它。

    我想到个笨招,跟其他人说,“一起动手,咱们用人力把铁链送到峭壁之上,然后借着它们,咱们下山。”

    他们一致赞同。而且我们这就分组的行动起来。

    我和胡子一组,夜叉和老巴一组。

    我和胡子一边摆弄铁链,我一边还往峭壁下方看了看。

    这下面原本躺着四具尸体,都是佣兵的。一 看书   要·1要kanshu·他们死于非命,已经很惨了,而这一刻,他们的尸体还都残缺不全了。

    尤其有一具,整个肚子都没得差不多了,隔远一看,我都能看到他胸腹腔内的肋骨。

    我猜这四具尸体之所以这样,都该是被老鼠吃的,也就是那黑色潮水,它们原本袭击着我们,但最后我们借着铁链逃脱一劫,它们又自行下了峭壁,祸害起这四具尸体来。

    别说我了,其他人心里都不是个滋味,夜叉更是时不时嘀咕几句,眼眶也红了。

    相比之下,我和胡子的效率更高一些,毕竟夜叉双手都没大拇指,不怎么灵活。

    我和胡子又忙活一番,我俩拽的这一截铁链,眼瞅着要顺到半山腰的地方了。

    这时我俩拽着铁链都有点吃力了,想想也是,那么一大截铁链都在峭壁上挂着,它很沉。

    我和胡子都不得不微微往后弓着身子,这样防止我俩一失衡,别摔下去。

    胡子还鼓励我呢,那意思,再坚持一会就好了,等我们彻底下峭壁了,就都轻松一大块了。

    但事宜愿为,或者说,有一个我们没料到的麻烦,它竟出现了。

    突然间,在峭壁下方周边的小树和灌木丛都有动静了,一个个黑影从其中出现,它们还迅速的聚到峭壁之下。

    我看的不太清楚,但猜到了,这些黑影都是老鼠。

    它们聚在一起时,很有视觉上的冲击力,这也把我弄得头皮直发麻。

    那些老鼠原本只是奔着那四具尸体去的,它们又扑到尸体上,狂啃狂咬了一番。但它们又有些不满足,最终它们都把精力放在峭壁上方。

    有几个最大个的老鼠带着头,它们又争先往峭壁上爬着。

    那股黑色潮水再次从峭壁上出现,而且这一次,它们是从下往上溢。

    我们都不笨,猜到这帮老鼠的意图了。胡子骂了句娘,他还跑到其他峭壁边缘看了看。

    他跟我们说,“四面受敌,下方全是老鼠。”

    我有些傻眼,想想也是,我们现在不仅被困在这里,一会面临的,还是被包围的下场。

    我再次想到狼牙山五壮士了,赶巧我们现在也是五个人。

    我心说人家五壮士是抗日英雄,最后跳崖了,那也是为国牺牲。我们五个算什么?因为老鼠的围攻而跳崖?这种死法,也够窝囊的。

    但我们都没急,反倒抓紧时间,聚在一起商量起来。

    胡子的意思,我们用最快速度的把铁链全放下去,然后顺着铁链,迅速往下滑,能不能活,就全看运气了。

    老巴不赞同,他说他有个更好的招。

    老巴又把那个控制粗钢缆的遥控器找到了。

    之前我按了红钮,让横在莲花台和树林之间的那根粗钢缆又完全落了下去。这一次,老巴启动了绿按钮。

    我们听到莲花台内又有动静,那绞盘又工作了。

    粗钢缆再次出现,而且一个滑梯又搭在峭壁和树林之间了。

    老巴指着粗钢缆,又特意看了看峭壁上的情况。

    那些老鼠爬的很快,这么一会,它们都爬完一小半的路程了。

    老巴让我们别耽误了,这就借着粗钢缆脱险。

    我、胡子和夜叉的表情都很严肃。但夜叉最先缓过神,他打心里也想着高腾呢。

    他从衣服上撕下几个布条。他让我们帮忙,把高腾系在他后背上。

    他背着高腾,先凑到莲花台的旁边。此时的他,双手的腕部还挂着那俩铁钩呢。

    他索性把铁钩当成挂钩,就这样,他带着高腾,先嗤嗤的坐起了“死亡滑梯”。

    我们目送着他俩渐渐远去,尤其我留意到,铁钩和粗钢缆接触的地方,时不时就冒出火化来。

    我本来想着,我把上衣脱了,拧成一捆,然后把它挂在粗钢缆上,我拽着它,能不能顺利滑下去?

    但很快我又把这想法完全否了。我心说自己真要这么做了,粗钢缆上那么大的摩擦力,弄不好滑到一半时,衣服就得被弄烂了。我也会因此摔下万丈深渊。

    这时胡子也在想招。他都急的快抓耳挠腮了。

    老巴倒比我俩都淡定,尤其看到胡子这举动后,老巴哼了一声,说别急。

    等我俩都看向他时,他把他的裤带抽了出来。

    我原本就知道,老巴穿了两条裤带。这一刻,老巴还把其中一条裤带递给我。

    我望着裤带,打心里直犯懵。

    老巴做了个动作,他也意在告诉我,一会借着裤带滑下去。

    胡子呵了一声,说开玩笑呢?

    我也是这态度。

    但老巴没多解释,他自行拎着一条裤带,凑到莲花台附近。

    他先把裤带打在粗钢缆上,之后他又特意把裤带两端在双手的手心里拧了两圈。这能让他抓的更稳。

    老巴扭头对我俩喊了句,“一会见!”

    他又勐地扑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