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前后受敌-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七十六章 前后受敌

    我看着老巴,心跳突然加快不少,但等他嗤嗤的在粗钢缆上滑行时。一看 书     ·1kanshu·我发现他的裤带跟粗钢缆这么一摩擦,裤带上也不断的冒出火化。

    胡子念叨句,“这他娘的什么情况?”而我突然想到一个可能,这裤带是特制的。

    现在留给我俩的时间不多了,尤其我隐约间,都能听到鼠叫声。

    这说明那些老鼠都在不远处。

    我跟胡子强调,“快!”我也把那条裤带捡了起来。

    但我拎着裤带,又一个疑问冒了出来。

    我心说老巴自己拽着一条裤带,他倒是没啥,而我和胡子是两个人,我俩要是一人拽着裤带的一端,这么往下滑的话,我们体重不一样,这条裤带岂不会失衡,甚至跑偏么?

    这期间胡子已经冲到莲花台的近边了,他还蹲在粗钢缆旁边对我直摆手呢。

    我一时间想不到啥好的解决办法,甚至突然的,我还悲观上了。

    我心说难道我和胡子只能二选一么?要么我逃,要么他逃?

    胡子看我脸色不太对劲,他又催促一句。

    我冲到去,把裤带递给他。他盯着裤带,又看着我问,“什么意思?”

    我简要说了一句,胡子虚做了个拍我脑袋的意思,他还补充说,“你这次咋笨了呢,我有招,来吧,一起逃!”

    而且这一刻,有几只大个头老鼠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平台上了。

    它们也不耽误,连缓一缓的架势都没有,它们吱吱叫着,迅速向我俩奔来。壹  看书  w ww·1kanshu·

    我和胡子没时间犹豫和商量了。我信了胡子一把。

    我俩迅速把裤带挂在粗钢缆上,之后我俩一人死死拽着一边。我还喊了三二一。

    最后我俩很默契的一起扑了出去。在双脚刚离地的一瞬间,我有些难熬,尤其被下坠的力道一带,我的两只胳膊疼的很厉害。

    那几只大老鼠真的很凶悍,它们看着煮熟的鸭子眼瞅着要飞走时,它们竟然都变得异常凶残起来。

    它们根本不顾悬崖峭壁,飞快的冲刺着,之后勐的跳起来,离开峭壁平台,向我和胡子狠狠扑了过来。

    这几只大老鼠中,有一只的运气不错,最后落在胡子后背上,其他几只,全跑偏了,带着吱吱的惨叫声,它们向“深渊”摔了下去。

    落在胡子后背的老鼠,也绝不是个消停的主儿,它玩命的咬着。

    胡子疼的忍不住呲牙咧嘴,而且连带着,胡子还扭动着身体。

    我担心的事,这一刻很迅速的出现了。我一边往下滑,一边跟胡子相比之下,还有往上升的架势。

    胡子正相反,他往下秃噜着。

    我猜这跟胡子乱扭身体有很大的关键,我给他提醒,甚至鼓劲,让他抗住。

    这一次,胡子又惨叫一声后,他拿出倔强的架势,拼命绷着脸,他还一发狠,抬起双手,往我腰间盘去。

    要在平时,这姿势有些暧昧,尤其我们两个大老爷们,他盘我腰算什么?但他这么一盘之下,无疑让他的部分体重,都过渡到我这边了。

    我两只胳膊上的压力突然增加了不少,但我俩之间再次平衡了,那裤带也不左右打滑了。

    我松了一口气,至于胡子,时不时的咧着嘴,估计跟他背上的那只老鼠有绝对的关系。

    我没办法帮他什么,只能暂且不考虑胡子的痛苦。我把精力还放在脚下方。

    我承认,看着脚下方的深渊,尤其它还处在一种动态之中,我心脏的压力很大,甚至我都觉的,自己身上直冒冷汗。

    我和胡子一直这么死磕着,大约过了一分钟吧,我俩滑完了大部分的路程,也离地面很近了。

    但这时的粗钢缆,出了点小状况。钢缆的外表很粗糙,尤其还有锈迹斑斑的架势。

    我估计这跟它常年被埋在地里有关。

    我和胡子的下滑速度,也因此慢慢减速了。胡子背后的那只老鼠,也不知道是失足摔下去了还是出现啥其他状况了,它没再咬胡子。

    胡子因此松快了不少,他还有精力跟我提醒句,说这是好事,省着落地时,我们别因为惯性太大,而摔出什么伤来。

    我应了一声,表示赞同,但又没滑出多远呢,裤带和粗钢缆的接触面上,传来咔的一声响。

    我和胡子的身体也突然顿了一下。之后我俩竟然静止了。

    我和胡子都抬头看着,粗钢缆上出现了一个分叉,那裤带巧之又巧的被卡在分叉上了。

    胡子念叨句,“不是吧?”他又晃悠了几下,试着让裤带能回到正常轨迹上。

    而被他这么一晃,尤其他还夹着我的腰呢。我疼上了,还呲牙咧嘴一番。

    我又低头看着脚下方。我们下方正对着一棵老树。

    这老树枝繁叶茂,我们离它最顶端,估计有两三米的距离吧。

    我冷不丁还想起杀生佛了,他之前从钢缆上摔下去时,就是摔到了一棵老树中。

    我心说难不成我和胡子最终也会面临这种命运?

    我当然不想就这么放弃,我跟胡子一样,也晃悠着身体,试图给裤带制造出机会来。

    但我俩真是白挨累,又弄了几下后,我俩都大喘气了。

    胡子骂了句,说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我打心里又琢磨起来,赶巧这么随意的盯着胡子一看,我心里咯噔一下。

    胡子的右肩膀上冒出一个老鼠脑袋,没想到那只大老鼠还在。

    它贼兮兮的,盯着胡子的脖子。我意识到不好,对胡子提醒,“小心!”

    但没等我再往下说什么,大老鼠就对着胡子的脖子,狠狠咬了一口。

    这里是人体很重要的地方,胡子疼的哇了一声。这一刻,也绝对是他潜意识作祟,他忍不住伸手,要抓住这只老鼠。

    他这么一弄,一时间平衡被打破了。

    胡子倒是捏到那只大老鼠了,但他也惨叫着,落了下去。

    我少了胡子,慢了半拍后,我也落了下去。

    我俩先后落到那棵枝繁叶茂的树的顶端。我被脑中小人提醒,这一刻还横起胳膊,护住脸。

    另外我也担心树枝把我戳伤,但我根本做不了什么了。

    我不断的祈祷着好运,但当我整个人钻到老树的枝叶中后,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