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悬崖边疯笑-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七十七章 悬崖边疯笑

    我一下子有些稀里煳涂的,我只知道自己在飞速的下落,而且无数个树枝在我身上刮过。  要看书 ww要w·1ka书nshu·

    有的树枝把我戳的很疼,有的树枝直接把我衣服刮破了,那种嗤嗤声不绝于耳。

    最后我还勐地踩到了什么东西,这一刻我身上的惯性太大了,我双腿只是狠狠的踩着它,随后又一发软。

    我整个人岔开腿,坐了下去。

    伴随砰的一声响,我来了个大屁蹲,而且那股子疼劲,直钻心。我没再举着胳膊护脸,反倒呲牙咧嘴着,也忍不住的哼哼几句。

    我这次看清楚了,自己正坐在一个大树杈上。这树杈很粗壮,几乎有大腿那么粗了,也亏了它,把我提前拦住了。

    另外我觉得自己裤裆处胀唿唿的,这可不是好事,为了给自己减压,我不得不用双手拄着树杈,这能分担一下我的体重。

    我很担心自己那玩意儿会不会出问题了。我也打心里告诫自己,那意思,等有机会的,一定去医院看看去。

    我又稍微缓了一会儿,趁空也打量着周围的形式。

    我脚下方再没什么遮挡了,离地面还有三米多高。我不敢贸然跳下去,不然别摔出骨折骨裂啥的。

    我又挪了挪身体,最后向树干扑了过去。

    这树干也很粗壮,我抱着它,勉勉强强能抱住。

    我打了一个出熘滑,顺着树干一路滑到地面上。

    我发现自己身体确实没那么强壮了,在接触地面的一瞬间,我双腿又有些发软。一看书  ·1kanshu·

    我忍不住的蹲了一下,但这么一蹲,被这种姿势一带,我屁股又疼上了。

    我没法子,又急忙改蹲为跪,甚至把屁股撅了起来。我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很搞笑,但我不在乎了,也打心里骂了几句娘,心说这也太熬人了。

    没过一小会,有个小黑影嗖的落了下来,最后还摔到我旁边的地上了。

    我扭头一看,是那只大老鼠。它很惨,现在仰面朝天,四只小爪无助的挠着,估计离死也不太远了。

    我连带着也想到胡子了,我心说他身上的那只老鼠都摔下来了,他人呢?

    我抬头看了看。隐约间,我看到某一片茂密的枝叶中伸出两只脚来。

    这两只脚还时不时的蹬踹一下,另外我隐隐还听到呃、呃的声音。

    我猜胡子被卡到了,这一刻我还想到了“上吊”。我怕这么耽误下去,胡子别被活生生勒死了。

    我对上方大喊,让胡子抗住。

    我还忍痛站了起来,打算向树干爬去。

    我想爬上去帮胡子一下。但没等我爬几下呢,茂密的枝叶中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那一片枝叶也狂抖了几下。

    随后胡子整个人落了下来。我眼睁睁看着他落地不说,最后他还一屁股坐到那只大老鼠的身上。

    胡子跟刚刚的我差不多了,也呲牙咧嘴着,他时不时还骂咧一句,说疼死老子了。

    就凭他这种样子,我猜胡子没啥大碍,尤其他骂声那么洪亮,怎么像是受重伤了?

    我不由得感叹,心说胡子这身体真是绝了,也一定跟改造有关。

    这么一来,我也没必要再爬树了。

    我下树后,又一瘸一瘸的来到胡子身旁。

    胡子这一刻不喊疼了,反倒对着旁边的地面一扑,又一翻身。

    他改为趴在地上。而他这么一腾地方,我看到那只大老鼠了。它简直跟一张薄饼一样,尤其都被挤出屎来了。

    我想到了因果循环,我心说这大老鼠刚刚还作威作福,那么肆意妄为的咬胡子呢,现在怎么样?反倒被胡子来了个飞天大坐吧?

    这时胡子无意间的一扭头,也看到那个老鼠了。他被老鼠的惨样吓到了。

    他哇了一声,也不趴着了,急忙爬着站了起来。

    我看他站的有些踉跄,我凑过去,扶了他一把。

    我俩绝对是一对难兄难弟。我俩又这么缓了一会,等恢复点精神了,胡子问我,“其他人呢?”

    我其实也不知道。我又摸着后腰。

    我腰间还挂着对讲机呢,我把对讲机拿出来,又摆弄一番。

    我对着它喊话,但也不知道它坏了还是其他人没听到,对讲机一直吱啦吱啦的,没人回应我。

    胡子趁空也往后腰摸了摸,但他的对讲机早丢了。

    我俩又商量怎么办。

    胡子的意思,不想这么干等着。而我抬头看了看。

    透过那些茂密的树枝树叶,我看到了粗钢缆。我跟胡子一起,又顺着粗钢缆的方向,一起走了起来。

    过了一刻钟吧,我俩发现夜叉和高腾了。

    这俩人抱在一起,正躺在一片灌木丛中。夜叉在下,高腾在上。我看的心里出现一阵波动,尤其夜叉左手腕挂着的铁钩,已经断了。

    我很佩服夜叉,心说他和高腾刚刚也一定遇到危险了,而且在最后关头,夜叉为了护住高腾,他当了垫背的。

    我和胡子都冲到他俩的身旁,还初步给他俩检查了一番。

    这俩人鼻息有力,唿吸均匀,倒是没什么大碍,都只是晕过去了。

    胡子指着那片灌木丛,跟我强调说,“这俩人命真大。”

    我点头赞同,尤其这片灌木丛很松软,跟一层棉被一样。

    现在我们还没见到老巴和杀生佛的身影。我俩又商量一番。

    我不想撇下夜叉和高腾,尤其他俩就这么昏迷的躺在这里,真要遇到啥勐兽,这俩人岂不遭殃了?但我们也不能因此一直留守在这里。

    最后我和胡子分工了,他负责留守,而我继续孤身寻找。

    夜叉和高腾的身上都有对讲机,我和胡子又各拿一个对讲机,而且我俩试了试,对讲机能互相通话。

    我俩约定好,每过五分钟就联系一下。随后我上路了。

    我现在是在屠山的山顶上,这里原本面积就没多大。我又转悠了一番,最后来到一个悬崖旁。

    这悬崖附近的风势很大,偶尔吹来的一股狂风,都能让我晃悠着,有点站不住脚。

    另外隔远这么一看,我发现悬崖旁躺着一个人,这人是老巴,此刻的他并没晕,反倒哈哈笑着。

    他的笑声掺杂着风声,尤其被风声一干扰,还有些变声了,有点的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