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大肆报道-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二章 大肆报道

    我搞不懂老巴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索性也盯着他看起来。  壹看书 ·1k要a ns看hu·

    老巴跟我和胡子说了一番话。他说这案子还要处理几天,我们不仅不能离开,反倒还要留下来,好好跟当地警方配合。

    尤其到最后,老巴还点了我一句,说这么做,对我有好处。

    我越发的迷煳,我心说杀生佛这件事,跟我有啥联系?至于好处,这貌似更是八字不沾边。

    老巴还跟民警打了招唿,让他们给我和胡子这两位专员安排住所。而他自己,这一刻又变身成铁人了,看那架势,他连夜还想办点什么事呢,也就不跟我俩一起走了。

    我跟老巴的交情是不错,但还没到什么事都能随便问的程度。

    我打定主意不多言,外加有人包吃包住的,我也就妥协了。

    这粤宁县并没什么太像样的宾馆,我们最后被安排着,住进了一个招待所。

    按民警的说法,这招待所绝对是整个县城里的最高规格了。

    他也没多打扰,帮着办理好房卡,交了押金后,就悄悄离开了。

    我和胡子自行上楼,我俩住的是二层最靠东的房间。等进去后,胡子倒是迫不及待的钻到厕所里了。

    我更在乎床铺,而就当我正从两个床铺中二选一时,胡子拎着一个马桶盖,从厕所走出来了。

    我很诧异,尤其我还记起一个新闻,国内游客去膏药国旅游时,竟把宾馆的马桶盖偷走了。

    我对那个旅游就抱有很差的观点,心说就算要偷,那也应该偷点有档次的东西,非跟马桶盖死磕什么?

    而这次我拿出一副重新打量的架势看着胡子。     一看书  w ww·1 kanshu·我摇头说,“你一个资深扒子,就这点追求?”

    胡子明白我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他呸了一声,说这都什么跟什么?他又无奈的举着马桶盖,说这招待所还他娘的整个县最有档次的呢,但马桶盖竟然坏了都没人修。

    我心说我俩也不是在这常住,凑合几天就得了。我因此安慰他几句。

    胡子的性格跟我完全不一样,我偏静,等安顿好了,我躺在床上,这就准备睡觉。而他呢,蹲在一个大脑袋的电视前,一边看着一边骂咧咧的,偶尔他还动手对着电视使劲拍几下,不然电视内会出现一**的雪花。

    我也没太理会他,心说我们哥俩各干各的,谁也不干扰谁就是了。

    等到了后半夜,胡子刚关了电视,正无奈和无聊的往床上一躺时,门口有敲门声了。

    我睡归睡,但不是那么死,外加我心里还有些杀生佛的阴影呢,所以敲门声一响,我立刻激灵一下醒了。

    我和胡子几乎同时望着门口。

    我想的是,难道又有危险了?但胡子比我乐观,他嘿嘿几声,说难道是小妹?大半夜来做生意?

    胡子这就贼兮兮的从床上爬起来,还嗖嗖的跑到门口。

    我慢了半拍,这期间我也把戒指准备好,一会一旦发生啥突发情况,我保准会选择把潘多拉魔盒打开。

    胡子也没那么莽撞,虽说这门没猫眼,但他故意用脚顶着门,也只让门开了一条小缝。

    胡子眯着眼睛往外看,甚至拿出一副期待和渴望的架势,不过当看清来者时,胡子脸一绷,念叨句,“怎么是你?”

    随后胡子还把门全打开了。

    我看着门口,一时间很诧异。因为门外站着那个佣兵头儿。

    我心说中午我们跟他分别,我也嘱咐了,让他带着其他人回朱海去,怎么这爷们还没走呢?而且他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我一时间琢磨着事,也就没急着说啥。

    这佣兵头倒是挺有礼貌,在没得到我俩的允许下,他没往里走。

    另外他就这么站在门口,跟我们解释说,“只有我留下了,算时间的话,其他人应该跟丑娘汇合了。”

    胡子肚子里有股邪火,现在他有些听不进。在佣兵头儿说完时,胡子就不耐烦的摆手,说你留下来有啥用?换个娘们儿来才对嘛。

    这佣兵头儿似乎也好这口,他听完突然嘿嘿笑了笑,而且再看胡子时,分明热情了一些。

    我没兴趣跟他俩讨论女人,我反倒把精力放在他刚刚这话上。

    我细品之后,总觉得他能留下来,这似乎不是他个人的决定。

    我跟他打开天窗说亮话,这么问了一句。

    这佣兵头儿也没隐瞒,说是娘娘给他下的命令,让他陪着帮主和胡子哥,而且最后也让他务必把我俩带回到朱海去。

    胡子皱了皱眉,看架势,他更想回到哈市。

    而我打心里衡量一番,我心说这次抓杀生佛,野狗帮出了不少力气,不管从哪方面看,我和胡子这么一走了之,似乎都挺不地道的。

    另外我猜,丑娘之所以让我俩回去,估计还跟10k党的事有关。

    佣兵头儿一直等我答复。我摸了根烟,一边吸着一边又琢磨一番,最后我妥协了,也跟他表示,等警方这边的事处理完了,我俩就跟他走。

    佣兵头儿拿出如释负重的架势。他又掏衣兜,拿出一张房卡。

    他没多说什么,只是对我俩特意举了举房卡,我看到上面写着房间号呢,就是我们隔壁。

    我猜丑娘私下里一定跟这佣兵头儿特别强调了啥,尤其会说我和胡子的什么话,比如我俩是逃跑专业户等等的,所以他才会有刚刚的反应。

    我不想难为他,就又特意跟他强调一番,让他安心住在隔壁。

    当然了,我俩既然跟他成了邻居,尤其以后还得结伴回朱海,我总不能不知道他的名字或代号吧?

    我也这么问了一嘴,但这佣兵头儿支支吾吾一番,说叫他寿客就行了。

    而且既然得到我和胡子的准确答复,他也没多待,又聊几句后,这就去隔壁休息了。

    我倒是对寿客这两个字比较好奇,尤其细想想,身为佣兵,一般外号都比较硬气,比如土炮、夜叉啊之类的,但这爷们叫寿客,我真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寓意了。

    胡子跟我不一样,他听到寿客时,忍不住的嘿嘿坏笑几声。

    接下来两天,老巴并没露面,我猜他一直忙着呢,也就没特意找他。

    而且白天我闲着无聊,总会去楼下转悠一番。不得不说,这招待所是抠门抠的很有想法,每个房间内没有电脑,但在一楼设立了一个公共上网区。

    我倒成了这个上网区的一个常客,这一次,我又用着很老式的电脑,随意看着新闻。

    但当我又一刷新时,盯着一个关于粤宁县的新闻,一下子愣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