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三帮之主-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四章 三帮之主

    在我打量着包房内的情况时,胡子也在看。   要看 书  ·1ka书nshu·他因为那段时间的伤势,并不认识10党的人,所以他看着这些人,拿出一副完全陌生的架势。

    胡子看我一脸的凝重样,他还轻声问了句,“什么情况?”

    我附耳对他简要说了几句。

    胡子也一下绷起脸来,他还骂了句,“娘的!”

    我俩这举动,被丑娘和10k党这些大佬看在眼里。丑娘并没啥表示,而那个大背头,他在一瞬间皱了皱眉,但很快的,他又哈哈笑起来,拿出很热情的架势,对我俩摆手说,“两位兄弟,干站着做什么?快进来,我们这些人等两位很久了。”

    我一琢磨也是,我俩一直这么站下去,也不会搞出什么名堂来。

    我当先迈步往里走。至于胡子,他一定是多寻思啥了。这一刻,他拿出不满的架势,呵了一声接话,“你们等我俩?这是把我们当成客人喽?但哪有这么迎接客人的,难道不懂得起身迎接么?”

    在座这些都是大佬级人物,他们被胡子这么打脸,全都拿出不乐意的架势。

    胡子倒是对这些人的表现很满意,外加我对他催促的看了看。他又紧随我走了进来。

    大背头指着他旁边的座位,也就是那个主座,示意我坐这里。

    我早就猜到会这样,也没拿出什么诧异的表情。我很平静的坐了过去,至于胡子,地位不怎么高,被安排在靠近门口的一个空座了。

    胡子心里不爽,也把这些都挂在脸上。

    整个饭桌还没上菜,上面只有一壶茶和烟。

    大背头特意转着桌上的圆盘,把茶壶转到近边。他特意给我倒了一杯茶。

    这期间我闻到一股茶香味。我随便不研究茶,但都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呢。我平时偶尔喝茶,光凭味道,也能大概品的出来茶的好坏。

    而我对眼前这杯茶的评价,清香中带着一丝甘甜,尤其还有股子陈皮香气,我猜它的档次不一般。

    胡子看我这么喝着茶水,但却没人管他。他忍不住哼了一声。

    他念叨句,“靠人不如靠己!”他又自行转动圆盘,把茶壶转到他旁边。

    但赶巧的是,这茶壶里的水不多了。他只倒了半杯茶,就发现茶壶空了。

    胡子气的把茶壶往桌上重重的一蹲,跟10k党这些大佬吼道,“行不行?你说你们请吃顿饭,咋就这么抠呢?茶水都没准备好?”

    这些大佬脸色又是一沉。一看书  ·1kanshu·大背头倒是强忍着没发作,但挨着胡子做的一个中年汉子,他脾气也不小,这一刻嘿嘿干笑着。

    他对着胡子的肩膀拍上去,嘴里念叨说,“兄弟别急,我这就给你倒茶。”

    但他说归这么说,手里暗中加了力道。

    我看得出来,他下手的地方是肩胛提肌,也就是人的脖颈两侧,跟肩膀挨着的那块肌肉。

    这肌肉很敏感,一旦受伤了,整个人别说没精打采了,还会出现背部疼、肩周炎等类似的症状。

    就凭这,我心说这中年汉子挺坏的,他这是想暗中给胡子紧紧皮子。

    换作一般人,或许真就吃瘪了,甚至因此都喊疼了。但胡子的身体横,被捏到的一瞬间,胡子疼的呲了下牙,随后他又忍住了。

    胡子当然也不傻,知道这里面的猫腻。

    胡子嘿嘿笑着,反倒也一抬手,对着对方的肩胛提肌捏过去。他嘴里还喊了句,“兄弟很有眼缘,难不成以前认识?来来,认识一下。你好!你好!”

    胡子说到你好的时候,手里也一下下的加劲儿。

    胡子这双手,因为当过扒子,食指和中指都练过,跟个小铁棍一样,他要用这两个指头捏人,想想看,那得多有劲儿,得多疼?

    我眼睁睁看着这中年汉子的五官迅速集合到一起。

    他疼的那叫一个陶醉加忘我,而且他也没胡子那两下子,立马扛不住了。

    他咿、咿、咿起来,光听这声,我心头都跟着一纠一纠的。

    胡子特意装傻充愣,盯着中年男子说,“老弟你咋了?这一、一、一半天,也没个二出来。”

    其他那些大佬处于一种尴尬之中,他们想帮忙,但又没法直接帮忙。

    他们有人拿出不满的架势,盯着胡子,有人犹豫起来,也有人看着大背头。

    大背头突然喊了句,“够了!”

    中年男子倒是挺识趣的,立刻尽可量的跟胡子陪着笑,这也有股子求饶的意思。

    胡子却一点都不买账。大背头和丑娘都看向我,丑娘还念叨句,“闷哥!”

    我知道他俩的意思。我对胡子含蓄的来了句,“胡子哥!”

    胡子手一松。在这一瞬间,中年男子拿出一副解脱的架势,他整个人还勐地往椅子上一靠,大喘着气。

    胡子不理其他人,又把饭桌上的烟盒拿起来,从里面掏出一根烟,自行吸了起来。

    整个包房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冷。

    大背头他们,似乎受到了胡子的感染,也有人点着烟吸起来。

    我这人,不喜欢藏藏掖掖的,尤其我总觉得,这次宴席里的猫腻太大了。

    我索性牵了个头,故意客气的笑着,跟丑娘和大背头说,“我们哥俩才从外地赶回来,听说找我们有事……”

    我故意顿了顿,又看向胡子。

    其实我想让胡子当急先锋,尤其胡子这性子,也适合这么做。

    胡子跟我心有灵犀,他这时抢过话来,指着大背头接话道,“咱都爷们,直接点,别整的跟娘炮似的,做个爱还来三个小时前戏,那样没劲!”

    丑娘听完有些不自在,毕竟她是女子,而大背头这些人,全都发自内心的哈哈笑了。

    大背头对胡子竖起大拇指,点头认可说,“君子坦荡荡,我喜欢。”

    大背头也不绕弯了,话题一转又说,“我们10k党之前有个约定,原老大黑骨被人杀了,我们承诺过,谁能把凶手抓住或者做掉,谁就是新的10k党老大。”

    大背头又把手机拿出来,指着屏幕。这上面正是那条有关粤宁县的新闻。

    大背头把目光都放在我身上,强调说,“我们跟警方的人核实过,击毙杀生佛的人,是你,而且我们也没想到,你既是警方的专员,又是野狗帮娘娘们的头领,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10k党全体帮众信守承诺,想让你做我们的新老大。”

    这一瞬间,包房内静悄悄的。我和胡子都愣住了。

    我就觉得脑袋上打了个大雷。我想的很多,甚至也慢慢消化着这么劲爆的消息。

    胡子先是看了看阿刀。阿刀低个头,根本看不出此刻的他是什么表情。

    而胡子随后又哇了一声。当大家都看着他时,胡子不理这些人,反倒看着我说,“不是吧,兄弟,你又当个老大?”

    这个“又”字,太有说道了。我突然有股子无奈感。

    我心说是啊,老子这个挂牌老大,还他娘的越做越大了,而且怎么搞的,这年头挂牌很流行么?很吃香么?

    至于那些10k党成员,品着胡子的话,反应各不一样。

    没等他们接话呢,胡子又掰着手指数到,“10k党、野狗帮、金剪……”

    但突然间,丑娘插话了。她纯属插科打诨,意图也很明显,不想让胡子说出金剪刀的名字。

    丑娘又拿出祝贺我的架势,说了一番走过场的话。这期间她也大有深意的看我几眼。

    我这时想到了老巴,也猜测这次的事十有**跟他有直接关系。我心说老巴刚接触野狗帮时,分明拿出一副不想跟野狗帮打交道的架势,但之后发生了什么,他的态度怎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呢?

    我往深了想,怀疑是警方,警方竟然跟野狗帮走到了一起。

    再往下,我觉得自己的脑瓜子不够用了,尤其这里面的歪歪绕太多了,我想不明白了。

    我也不是那种死钻牛角尖的人。我索性把这一切烦恼抛在一旁,先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10k党新老大。

    接下来,我们在愉快的气氛中一起吃了个饭。

    这种饭局对这些大佬来说,简直是小儿科,尤其他们的酒量都不小。

    我趁空叫着胡子上了一趟厕所,而且我偷偷对胡子嘱咐了几句,让他别问那么多,跟这些人逢场作作戏啥的就行。

    胡子倒是能拿得起放得下,等回去后,直接跟这些人拼起酒来,什么深水炸弹,什么俄罗斯转盘,各种拼酒游戏都出来了。

    最后喝的兴起,胡子举着刚起来的一瓶洋酒,还站起来跟大家喊,“来,玩一把,来个托马斯全旋。”

    这话一出,我听不懂的一愣,心说这又是什么玩法?在场其他大佬,有人立刻坏笑起来,补充说,“老哥啊,你串场了,这托马斯全旋,是约小妹时做的吧?”

    胡子一拍脑袋,拿出一副煳涂的样子……

    一直到九点多钟,这顿饭才散场。

    大背头带着其他人,反正他们都互相搀扶着,醉醺醺的离开了。

    而我俩和丑娘这些人,我们是同一批一起离开的。

    我、胡子和丑娘,都坐到一辆轿车里,司机开着它,往海泰酒店奔去。

    我发现丑娘为人还是有些传统的,在这一顿饭上,她听到胡子太多的荤嗑了,她现在看着胡子的眼光,有些怪,举止上也拿出跟胡子保持一定距离的意思。

    胡子并没留意到这么多,他独自坐到了副驾驶上。我和丑娘都坐在车后面。

    我揉着太阳穴,这能让现在的自己更清醒一些。我本来不想在车上都说什么,丑娘也是这意思,但没多久,胡子望着窗外,突然冷笑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