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达尔文法则-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五章 达尔文法则

    胡子打了一个酒嗝,他还拿出一副醉醺醺的样子跟我们讲了两个故事。   要看 书  ·1ka书nshu·

    这俩故事,一个是关于慈禧和赙仪的,按胡子的意思,赙仪很惨,其实这也是一个胸有大志的皇帝,但他又能怎么样?最后满清不还是被八国联军干趴下了?另一个故事是汉献帝和曹操的,胡子对汉献帝的评价,这熊孩子太惨,从小就被戴上了一个个枷锁,东汉也因此被曹操搞黄了。

    我当然不会笨的只听故事本身,往深了说,赙仪也好,汉献帝也罢,他们都是傀儡皇帝,跟我这个挂牌老大差不多。

    丑娘听出言外之意后,她怪笑起来,但她选择避而不谈,反倒一扭头,看向窗外了。

    我看胡子一事没完没了,我觉得不太好,毕竟我们跟丑娘的关系还可以,没必要弄得太僵。

    我适当点了他一句,强调说,“胡子哥,你喝多了!”

    胡子呵呵笑着,对我摆摆手,他又扭头特意看着丑娘,反倒强调,“我醉?怎么可能!我好得很,知道么?尤其这里,异常清醒着呢。”

    随后他指了指脑袋。

    我猜胡子是想替我说说话,其实这也是他的一片好意,但我打心里琢磨起来,想怎么样能让他闭口。

    这期间胡子看丑娘一直没反应,他又话里有话的说,“二当家的,知道么?我和小闷真是无奈,我俩现在不是减刑线人了,早就是自由身了,但非得有一些人,我俩搞不懂他们的意思,他们非‘巴结’小闷,让小闷给他们当老大,而且就只是当一当,名义上的……”顿了顿后,胡子冷笑几声又说,“我们俩不差钱,也不是说少了这个老大,我俩就活不下去了,而且正相反,我们有手有脚,少了这些莫名其妙的束缚,我们能活的很好呢。”

    听到这,丑娘咳嗽一声。她也把头扭回来,跟胡子对视着。

    丑娘很认可胡子最后这番话,她还接话说,“换做别人这么说,我或许不信,但你胡子说不差钱,我举双手赞同,原因很简单,你别看蹲过牢子,但到现在为止,手里还捏着好大一笔钱呢。”

    胡子突然的脸色变了变。他似乎被丑娘捏到了尾巴一样,而且他还立刻接话,让丑娘别瞎说。

    丑娘不依不饶,继续补充道,“我跟国内警方问过,你当时被抓时,藏了两大笔赃款,其中一笔被你上交了,至于另一笔,也是最大的一笔,被当成谈判的筹码了,你跟警方最后沟通的结果是,你当减刑线人,也在这期间一直陪伴着一个叫张超的人,等张超彻底恢复自由身了,你也就等于被刑满释放了,而且警方也不会对剩下那一笔赃款追求,是不是?”

    胡子脸突然红了,这不像是醉酒的表现,但胡子支支吾吾一番,最后哈哈笑起来,打着酒嗝,说他果然是醉了。  一 看书   ww w·1ka ns hu·

    他拿出不跟丑娘说话的架势,还一头靠在座椅上,拿出昏昏入睡的样子。

    我承认,自己愣了好半天,因为丑娘这番话,可谓是真的勐料。

    我一直对胡子有些猜测,但真就是一种猜测,丑娘今天把我的很多猜测都证实了不说,还全部细化了。

    我盯着胡子,心说他竟然也是事先被警方安插的人,而且我还有些怕上了,这种怕说不好,反正它让我赶到紧张,更让我有种压迫感。

    丑娘倒是大方了一次,看着胡子变乖,她也不多说什么。

    这辆轿车最终开到海泰酒店的大门前,我们仨相继下车。胡子属于最慢的那位。

    我们本来一起等电梯,但当电梯门打开,丑娘走进去时,胡子拽了我一把。

    在我扭头看他时,他拿出一副不舒服的架势,跟我说,“陪我等下一趟吧,我缓一缓,不然有想吐的意思。”

    我这么一犹豫,电梯门关上了。

    胡子盯着电梯门,等看不到丑娘后,他拽着我往旁边走了走。

    我猜他有话要跟我说,我也这么催促一句。

    胡子拿出一副鄙视的样儿,说丑娘就是个嘴碎的大老娘们,什么都不懂还乱说。

    他让我别信丑娘那些话,尤其他强调,丑娘这些话,简直是影响我俩之间的兄弟情呢。

    打心里说,我信丑娘说的,毕竟自打跟丑娘接触以后,她没骗过我什么。我反倒觉得,胡子越跟我强调什么,就越是欲盖弥彰的一种表现。

    当然了,我看在胡子的面子上,也不能驳他什么。我点点头,表示我听他的话。

    胡子又想说什么,这时电梯门又打开了,丑娘还站在电梯里。

    胡子看着丑娘,一时间有点愣,他还使劲眨了眨眼睛。而我往电梯旁的按钮一瞥,一下子全明白了,合着电梯根本没动,而丑娘呢,一直在电梯里偷听着。

    这时丑娘还对我俩做了个手势,催促我俩快上电梯,尤其一会我们还要开一个小会呢。

    胡子拿出很不情愿的架势,在乘电梯期间,他还连连打哈欠,说太困了,有啥事明天再说吧。

    但丑娘每次都摇头,她还拿出一副异常坚定的态度,表示这个会,决不能耽误。

    我们最后来到七楼,我上了一趟厕所,之后跟他俩一起来到那个处在角落里的会议室。

    此时会议室内空荡荡的,但一定也有什么人事先做过准备,这个会议室被收拾出来一小块。

    这一小块地方被摆着一张小茶几,上面放着各种干果和一套茶具。

    丑娘带头,我们分别坐在茶几的两旁。胡子显得蔫头巴脑的,尤其还拿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架势。

    而丑娘呢,她趁空把茶壶拿起来,给我和胡子倒了一杯茶。

    丑娘还解释一番,说看得出来,我和胡子刚刚吃饭前,都很爱喝王府酒店的备茶,正巧咱们海泰酒店也有,所以这一次,我俩又有口福了,能借着这种茶解一解酒。

    丑娘又介绍了这种茶。按她说的,这茶叫青橘普洱,事先准备好小青橘,用茶刀把里面掏空,把上等的普洱放进去,之后再用特殊手艺,把小青橘干燥和干仓陈放。

    胡子打定主意不吭声,而我心说,我们又不是卖茶的老板,听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我喝了半杯茶,权当润了润嗓子,之后我一转话题,直问道,“这次让我当10k老大,到底是野狗帮的意思还是10k党那些大佬的决定?”

    丑娘抿嘴笑了笑,她选择不正面回答,尤其想了想后,她很严肃的跟我说,“闷哥,胡子有时候煳涂,但你务必要搞清楚一件事,你可不是什么‘傀儡皇帝’,至少对野狗帮和马上你要接受的10k党来说,你是真正的boss,没人能撼动你的权利和位置。”

    我听完一皱眉。胡子这时微微抬起头。他还稍纵即逝的出现鄙视丑娘的表情。

    丑娘叹了口气,不理胡子,反倒跟我又说,“你想想,如果你是傀儡的话,我为何在重要事面前,都要问你呢,甚至你不同意,我宁可把这么重要的事搁浅了,也绝不乱办。”

    我回忆了一番,这方面倒真跟丑娘说的一样。

    不等我说什么,丑娘又拿出回忆样,甚至还变得有一丝多愁善感。

    她自行念叨说,“这世上有两个生存法则,一个是爱因斯坦的理论,也有人把它称为普罗米修斯的梦,这个生存法则很美好,也很理想主义话,说白了,就是吃大锅饭,大家一起工作一起生活,事事公平,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而且内陆就有很多这类的大型企业,它们养活了无数个懒汉,甚至也因为本身的‘枷锁’,同样把一些有本事的人雪藏了,让他们在很多情况下无处施展自己的长处。”

    我细品丑娘的话,印象中,普罗米修斯是希腊神话人物,也是掌握智慧的神仙,我倒是隐隐明白丑娘这话的言外之意了。

    丑娘又说了另一个生存法则,她还把这称之为达尔文法则,那意思,像森林里野生的老鼠,它们想活的久一些,就得按达尔文说的那样,一定要尽可量的让自己壮大和有优势,不然物竞天择,这没的说,也是很残酷的现实。

    丑娘随意拿起一个茶杯,这茶杯其实离胡子更近一些,尤其茶杯里还冒着丝丝热气呢。

    丑娘不在乎,还把热茶一饮而尽。我本想拦着她,无奈她举动太突然也太快了。

    我盯着她,发现她只是皱了皱眉,并没表现出难受的意思。

    我们仨没谁主动说什么,一时间大家都静了下来。

    我从王府酒店出现时,觉得自己肚子胀胀的,但这才多久,尤其上了一趟厕所后,我竟然又有些饿了。

    我趁空扒了几个干果,放在嘴里慢慢嚼着。

    突然间,丑娘兜里传来铃声。丑娘把手机掏出来看了看。

    我留意着她的表情,她突然抿嘴笑了,还对着手机说起语音来。

    她似乎在安慰着什么人,还强调说,“这次又没怀上?别灰心,而且他的那些宝贝都被冷冻着呢,明天我再派人给你送一些过去。”

    我猜丑娘聊着微信呢,另外她嘴里强调的宝贝,我猜是男人的‘静液’,我心说她的什么朋友这么奇葩,怎么想怀孕想疯了?

    丑娘回复完微信时,又特意大有深意的看了看我。

    我突然有种很不好的想法,但一时间又说不出个具体来。

    丑娘把手机放回衣兜里,而且这举动也让她从刚刚满满的回忆中彻底走了出来。

    丑娘又问我,“接手10k党之后,闷哥有什么想法没?难不成还让它跟现在一样,就只是一个黑涩组织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