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夜叉计划-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六章 夜叉计划

    丑娘说的这个问题,我以前从没想过,所以一时间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壹看书 ·1k要a ns看hu·

    另外我整个思路还停留在之前那件事上,满脑子里想的都是怀孕这两个字。

    我还忍不住的摸了下大腿,其实我想摸裤裆来了,但当着丑娘的面,我这举动有些不雅,就只好忍住了。

    我有个很大胆的猜测,也问丑娘,“刚刚跟你聊微信的,是小柔?”

    丑娘又抿嘴笑上了,还摇头说,“不是她,闷哥你想多了。”

    我心里没底。之后丑娘又针对10k党的事,跟我聊了好一通。

    但还是那句话,,一切过于突然,我俩到最后也没谈出个什么来。

    丑娘看了看时间,说太晚了,她让我和胡子早点休息,还说等到了明天,10k党那些人会登门拜访,尤其两个帮派见面后,还会举行个老大上位之类的仪式。

    我边听边默默地点头。丑娘留下两个手机,分别是给我和胡子的,之后她先行告退,把整个会议室留给我和胡子。

    胡子其实很想离开这里,但当他发现我没这方面的意思后,他果然留下来陪我。

    我俩以茶代酒,又喝了一通。我对茶没嗜好,但这一刻,我总觉得口渴,估计跟心里有事有关吧。

    到了后半夜,我俩才离开这里,而且我俩随便开了个房间,一头扎进去。

    我并没睡多久,刚到早晨,我竟然自然醒了。我闻着自己身上,尤其闻了闻被褥,上面好大一股酒味。壹  看书     ·1ka nshu·

    我趁空冲了个热水澡,这能把我身上的酒味洗干净。

    胡子拿出赖床的架势,想想也是,这几天我们很折腾了,他早就累了。

    我没打扰他,自行熘熘达达的走出去,直奔餐厅。

    这海泰酒店的生意还可以,光看吃早餐的人数就能品出来,而且当我来到餐厅后,这么一打量,发现吃饭的人里,也有几个让我熟悉的面孔,他们都是野狗帮的佣兵。

    我吃早餐当然不用餐票了,尤其守在门口的服务员也都认得我。

    在吃早餐期间,我还跟一个佣兵问了几句。我想知道夜叉和高腾怎么样了。

    这佣兵并没隐瞒,按他说的,高腾伤势不重,而且昨天晚上他就醒了,外加帮内突然来了一个棘手的任务,娘娘又把高腾派出去了。

    至于夜叉,这佣兵绷着脸,并没针对夜叉的身体状况多说什么,但他告诉我,夜叉在朱海肛肠医院呢。

    我挺想夜叉的,等吃完早餐。我又一琢磨,丑娘说今天10k党的人会来,但我断定,他们不会上午过来,毕竟昨天他们都喝了不少,肯定会贪睡一会。

    我倒是能趁这期间去肛肠医院。

    我也没跟丑娘打招唿,直接下楼离开了海泰。

    从海泰到肛肠医院的路程并不太长,半个钟头过后,我就来到了医院的后院。

    这一刻还有一个医生领路,他把我送到一个平房的门前。

    他带我敲了敲门,随后把门推开。他打定主意只送到这里,而且推开门后,他又默默的退开了。

    我平时挺注意礼节的,按说应该对这带路的医生说一声谢谢,但这一刻,我竟然忽略了,因为我把注意力都放在平房内了。

    这平房内有四个床铺,其中三个都空着,在靠窗的床铺上,躺着夜叉。

    这时夜叉已经醒了,他半靠在床上,正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而且他这人是佣兵出身,别看呆着,身上却藏不住的露出一股子悍气来。

    在他床边还坐着一个小护士。估计这小护士是特意安排给夜叉的陪护。

    她显得很不自然,我想想也明白,她面对这么个既呆又悍的夜叉,能放松才怪呢。

    我站在门口没多久,这小护士也扭头看了看我。

    她不知道我的身份,而且也搞不懂我来的意图。她拿出一副模煳的架势,站了起来。

    我对她摆摆手,让她出去转一转,我也想趁空单独跟夜叉说说话。

    这小护士这、这几声。

    这时夜叉回过神了,他看着我,突然咧嘴笑上了。他对小护士并不怎么客气,还突然催促着说,“让你出去,没听到?”

    小护士拿出一副不敢惹夜叉的样子,急匆匆的走了。

    我特意把房门关上,最后我走到床边,还一屁股坐在小护士坐过的那个椅子上。

    夜叉似乎心事重重的,他现在又扭头看着窗外。

    我不想一直这么沉默,而且我特想吐槽,心说自己昨晚上回朱海后,怎么总会遇到冷场呢。

    我主动跟夜叉说,“想什么呢?跟我说说!”

    夜叉回过头,他原本盖着被子,双手也放在被中。

    这一刻,他突然把双手伸了出来。

    换做以前,夜叉都戴着一双手套,也凭着手套,把他手上的残疾掩盖住。

    而这一刻,我盯着夜叉毫无遮挡的双手,尤其看着少了大拇指的地方,我心头一紧。

    夜叉跟我说,“杀生佛死了,虽说不是被我杀的,但这任务彻底结束了,而我接下来面临的,是脱离野狗帮了。”

    说到这,夜叉咧嘴怪笑上了。他一边摇头一边又说,“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天生当兵的料,这辈子也应该跟这方面的事打交道,不然面对平静的生活,我会素然无味,甚至连乐趣都没有了。”

    我品的出来,夜叉很不甘心。

    我点了一根烟,递给夜叉,对我们这些人来说,烟是好东西,因为吸着它,会减轻一下心理负担。

    我趁空又问,“你想过以后要做什么?”

    夜叉闷闷的吸了一通,我发现自己还没吸完半根呢,他那边就剩个烟头了。

    夜叉把烟头一撇,又盯着窗外了。

    他告诉我,他还没具体打算,但他不想去做那些平凡的工作,所以如果有机会的话,他或许会考虑开一个武术班,不管这计划有没有钱途,只要能填饱肚子,他或许就会一直开下去。

    我总觉得夜叉这么做是屈才了,尤其他一身本领也从此施展不出来了。

    我本想安慰他几句,甚至再让他考虑考虑别的职业。但话到嘴边时,我突然冒出个想法来。

    我因此愣了一会。夜叉察觉到后,不解的看着我。

    我回过神后,问他,“如果给你十个很平庸的人,你有办法提高他们的身手么?甚至是让他们成为佣兵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