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真正的武者-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十章 真正的武者

    我承认,胡子这话说的有些主次不明,但我对这话品味一番,外加凭我对他的了解,我最后懂了,他最想强调的,是树大招风这四个字。一 看书   ·1kanshu·

    想想也是,之前我俩就是重刑犯,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我们这一对难兄难弟做了减刑线人,又一路风风雨雨,一脚深一脚浅走到现在,原本我们奔着赎完罪,好好地过一过正常人的生活,但谁知道路变了,现在我摇身一变,竟成了两大帮会的首脑,而且这俩帮会还不是那么太容易拿出台面的。

    我其实也有这方面的担心,想想历史上那些啸聚山林的绿林好汉,最后有几个有好下场的?

    我思路被这么一带,突然间也有些惆怅上了。

    我默默地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了一杯茶。

    气氛这么尴尬了一小会,我又问胡子,“你说说,现在咱们有的选么?”

    胡子一愣,看着我。我又补充说,“我本以为自己醉酒后误杀了父母,本以为天是晴的,只是有一块乌云,把我头上天空的太阳遮住了而已,但这些年这么多经历告诉我,事实远没那么简单,九凤的事,金剪刀帮的事,还有五哥,另外小乔、倩倩、铁驴等等,似乎冥冥之中,我们的命运就被绑在了一起,而我头顶上的乌云,也远比想象的要凶猛。”

    顿了顿后,我叹气说,“这可是遮天之云,它要下一场暴雨,我们想躲,问题是能躲么?”

    胡子严肃的摇摇头,也接话说,“你确实没得选!”

    我苦笑着,指了指窗外。一看 书     ·1kanshu·我告诉胡子,“其实较真的说,也能选!我打开窗户,从这里跳出去,而且这是七楼,我绝对被摔得稀烂,都说人死为大,我死了,至少我解脱了,这一切也跟我再无关系。但……这值当么?这也是对自己、对其他人的一种不负责。”

    胡子赞同的应了一声,他倒是不怎么惆怅了,还拿出发狠的架势说,“咱们不惹事,但怎么能怕事呢?既然如此,娘的,乌云密布又如何?咱们就是龙王,把这云给收了就是了。”

    随后胡子又想到了什么,他拿出一副肉疼的架势说,“你既然想对野狗帮培训,尤其要从矮子里找大个儿,这说白了,需要运作资金的。我不知道野狗帮的家底还有多少,能不能扛得住这笔巨款,但我这还有点散钱,既然是兄弟,你要是需要,来句话,我把它给你!”

    我心里没来由的一暖,我知道胡子这话真就是掏心窝子说的,另外我也想苦笑,心说我还没跟他借钱呢,他拿出这么肉疼的样子做什么?

    我不想再讨论这么严肃的东西了,我又换了个话题,跟他胡扯一番。

    很快我们把茶水喝完了,胡子还是有些醉意,但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向厕所走去,他说要洗个澡。

    我也懒着收拾,趁空索性往床上一趟。

    我想到了夜叉,而且看了看时间,估计夜叉这爷们还没睡。

    我给他打了个电话。接通后,夜叉无精打采跟我打了声招呼。

    我从这声招呼里,能感觉到夜叉的心情。我也没嗦,直接不如正题,把我认为的好消息告诉给他。

    当夜叉听到,我想请他当教官,让他培训新人时,他突然来了劲头。

    或许是被兴奋影响到了,他说话嗓音都有些尖了。他连续说了三个好,又跟我说,“等我一会找你!”

    没等我接话,他竟然把电话挂了。

    我心说他干什么呢?难不成是有护士突然进来了,要给他换药或者输液?

    但我没太在乎,也拿出等的架势。我还把手机放在床边,方便一会接听电话。

    这样过了半个多钟头,胡子都洗完澡出来了,他跟我各躺在一张床上。我想起一句话,温饱思***胡子现在裹着被,满脑子里又有了蠢蠢欲动的思想了。

    他还跟我念叨呢,说海泰酒店这么大,难道就没啥特殊服务么?随后他嘿嘿笑了,指了指座机,那意思让我以帮主的身份,跟前台打声招呼,让她们联系几个小妹过来!

    我当然没胡子那种思想了,这一刻我俩又斗上嘴了。我还特意损了他几句。

    而突然间,门口传来敲门声。

    我和胡子都立刻静了下来。胡子不正经归不正经,但他心里还是挺有正事的。

    他又拿出一副警惕的样子,问了句,“谁?”

    门外有人喊,“老大,开门!”

    我听出来了,是夜叉。我心说原来这爷们说一会找我,其实是他直接过来了。

    我总不能一直不开门,这样把夜叉晾在外面不好。我也顾不上穿鞋了,光着两个大脚丫子,嗖嗖的跑过去。

    门刚被打开,夜叉就急着钻了进来。他身上还带着一股户外才有的凉意。

    另外我能看出来,夜叉的兴奋劲还没退呢,这都表现在脸上了。

    我对他比划个手势,那意思,里面说。我还把门关上,又和夜叉一起回到房间里。

    胡子看到夜叉后,他咦了一声。我趁空把刚刚打电话的事说给胡子听。

    胡子对夜叉的态度,也从最早刚接触时的淡漠变成了现在的热情。他不见外的哈哈笑了,还拍着夜叉的肩膀说,“老兄啊,你对当教官的兴趣这么大呢?而且急什么,这大夜里的,冲过来干什么?”

    夜叉不在乎胡子怎么调侃,也不想跟胡子胡扯。他一转话题,跟我说,“老大,我跟你说过,培训新人这一块,要考虑几方面,比如年龄、个人素质以及成本,而这一次,你跟我提了野狗帮,我对这个帮派有过了解,尤其那次参加阿德的葬礼,我对他们这些人的情况,也有个大概的了解了。我今晚之所以找你,是想再说一个观点。”

    说到这,夜叉停顿下来,也拿出询问的目光看着我。

    我摆手示意,表示我和胡子都有兴趣,也让他继续说下去。

    夜叉反问我们,“练身手的人,都会说这么一句话,‘武术没有强弱之分,但武者会有强弱之分。’我想问两位,这话对么?”

    胡子点点头,强调说,“这话完全正确!”

    我稍微琢磨一番,给我感觉,这话也真是没毛病,想想看,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师兄弟,身手有高有低,这不就应了这句话么?

    我随后也跟胡子一样,点点头。

    没想到夜叉却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