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桑博-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十一章 桑博

    我和胡子都有些出乎意料,同时也一皱眉。   壹看  书  ·1kanshu·

    夜叉解释了一番,他还特意举了个例子,那意思,格斗分为很多种,而且性质也不一样,有些是更具观赏性的,而有些则是以实战为主,这也是所谓的格斗理念。如果两个相同资质的人,前者专门练习了三年的散打,后者练习了三年的咏春拳或太极拳,可以毫无悬念的说,前者能把后者虐杀,原因很简单,散打的实战性很强,而且远胜咏春或太极。

    我和胡子都听的很仔细,尤其是我,当听完这个例子后,思想又被掰过来了。我一想,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夜叉又问我俩,“老大、胡子兄,现在这世界上,被大家熟知的,一共有十二种格斗术,你们知道它们都是什么么?”

    我承认,这把我难住了。而胡子呢,他纯属是不知道还硬编。

    他还掰着手指头竖起来,什么金钟罩铁布衫,什么龙爪手、鹰爪功之类的。

    他倒是数的很快,等掰完十二个手指头后,他跟夜叉说,“我说的对不对?”

    夜叉脸一沉,回答说,“你说的是少林七十二绝技好不好?这绝技都在武侠小说中被神话了,我说的是现实中的格斗术。”

    胡子挠了挠头。

    我看胡子的意思,他还要猜。我摆手把他打断了。

    我让夜叉直接说结果吧。

    没想到夜叉模仿起胡子来,也一边说一边数着手指头,问题是,他这手指头有些不够用,因为少了两个大拇指。 一  看书   ·1kanshu·

    但这不影响夜叉的思路。他先说了中国武术。按夜叉的观点,中华武术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原始社会,当时的人类用棍棒等工具跟猛兽搏斗,逐渐积累了一些攻防经验,这经验最后就演变成武术的模型,之后随着历史的发展,中国武术也融合了不少其他文化,比如其中之一的少林武术。

    少林寺创建于北魏,达摩祖师将禅宗带到了中国,将佛于禅的思想融合到武术中,创建了易筋经和洗髓经等,所以现在看来,少林武术的很多动作,跟印度瑜伽是高度重叠的。

    接下来夜叉又提到了韩国的跆拳道,按夜叉的说法,跆拳道具有浓厚的高丽文化色彩,其高手漫天飞舞的踢技让人叹为观止,是公认的最华丽,最具观赏性的武术,但它跟中国武术一样,面对其他格斗术,战绩往往是败多胜少。

    胡子听到这时,嘘了一声。他倒是挺为中国武术鸣不平的,还特意辩解几句,那意思,夜叉是真不了解少林武术,真要有货真价实的大和尚,耍一耍七十二绝技的话,保准能把其他那些格斗术虐杀。

    夜叉只是笑了笑,并没多解释。我倒是跟胡子不一样,尤其心说现在又不是开辩论会呢,我示意胡子耐心听下去,另外我也又让夜叉继续。

    夜叉说了其他的格斗术,而且他也逐一对这些格斗术做了评价。

    比如泰拳,他把其定义为最凶狠的站立打击的格斗技,尤其泰拳的精髓,就是以凶狠、毒辣而著称,最大特点就是在极短的距离下,利用肘、膝进行攻击,泰拳叫muaythai,其中muay来自于梵语,意为八肢的艺术,既双拳、双脚、双肘、双膝来攻击敌人。

    再比如国外的拳击,夜叉对它的评价是,这是最强拳法的格斗术,它的精锐是单纯以上肢配合步法进攻攻防,武者上肢和腰间的力量,往往奇大无比。

    而说到相扑,夜叉的评价是,这是日本最强的国技,身手厉害的选手,尤其到大关或横纲级别的,他们都有超乎寻常的投技和掌击技巧,其爆发力、抗击打能力和高度灵活性,也极其恐怖。

    夜叉随后说到了中国散打,而且一提到散打的字眼,夜叉还无奈的笑了。他说散打也叫散手,被很多人称为四不像,原因是它非搏击、非摔跤、非套路,又非综合格斗,当然了,也有人把散打称之为中国式自由踢打格斗,而夜叉对散打的评价,这绝对是中国最强的格斗术。

    之后夜叉又巴西的格雷西柔术、以绞斗闻名的柔道、以擂台格斗为主的mma,还有古战场最强的徒步格斗术蒙古摔跤等等。

    我不得不佩服的暗赞一句,心说夜叉竟然对各种格斗术了解的这么多,而胡子最怕听这么多教科书式的“知识”,他一时间都有些听晕乎了。

    胡子先反问夜叉,“你说来说去的,貌似在你嘴里,哪一个格斗术都很牛,但哪一个格斗术也都有缺点,我搞不懂了,就说10k党吧,你到底想怎么教那些人?”

    我倒是比胡子细心,尤其我留意到,夜叉一共数了十一根手指,换句话说,他刚刚一共说了十一种格斗术。

    我插话问夜叉,“在你心里,是不是对没说出来的那个格斗术比较心仪?”

    夜叉点点头,他又特意举着右手的食指,重点强调说,“第十二种格斗术,它叫桑博,它是集踢、打、摔、拿、地面技、器械防守、解脱、押解、捆绑等为一体的防身格斗术,而且桑博很神秘,一直被苏联和俄**方、特种部队以及克格勃(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作为必修课。我对桑博的评价,它是最强军用实战格斗术,在它面前,其他格斗术的实战性都弱爆了。”

    胡子听完直眨巴眼,他也补充了一个评价,说战斗民族的东西,确实不一般哈。

    而我继续往下说,问夜叉,“既然如此,你的态度是,对10k党的人,用桑博格斗来进行培训?”

    夜叉很肯定的点点头。

    胡子赞同的竖了竖大拇指。

    我又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夜叉,你会桑博不?”

    夜叉一耸肩,说他没那机缘,想学也学不上。

    胡子这时正点烟呢,他还咳嗽上了,甚至差点呛到。

    胡子吐槽说,“兄弟啊,你说了一六八开,最后推荐桑博,但你竟然不会,这怎么搞?难不成到时候把10k党那些优秀的人员叫到一块,你带着大家一起幻想么?甚至是一共搞科研,要把桑博研究出来?”

    夜叉回答说没那么悲观,他又提到了一个地方,说在那里,有与世无争的桑博高手的存在。

    而这个地名,我一听到时,浑身上下就不自在的冒出一股凉意来,因为它就是西伯利亚,那个以极度苦寒闻名的“不毛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