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北山野人-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十二章 北山野人

    我和胡子听到西伯利亚时,还互相看了看。一看 书     ·1kanshu·此时胡子心里也有个疑问,他也直问说,“那些桑博高手怎么想的,为何要去西伯利亚隐居呢?”

    夜叉解释几句,西伯利亚对外人来说,或者是一个很恐怖的地方,毕竟环境糟糕,常年温度也极低。但这些特点,反倒更迎合了桑博高手的喜好,比如西伯利亚的有些地区,每年最高温才零上几度,最低温维持在零下五十度左右,但那些桑博高手就喜欢在如此低温环境下出行,跟海豹嬉戏,跟北极熊约架单挑等等。

    胡子听的直愣,最后忍不住骂了句娘,还指了指脑袋说,“这帮桑博高手的这里是不是出问题了?”

    我倒是有个概念,心说北极熊是所有熊类中最凶残的存在,而且它的攻击力和掌力都惊人,那些桑博高手果然有两把刷子,不然他们怎么可能会用人体的力量去挑战北极熊呢?

    夜叉看胡子并不追问什么了,外加这么长时间一直是他在说话。他有些口渴了。

    他拿起茶壶,想倒一点茶。问题是,这里的茶都被我俩喝光了。

    我对胡子示意,让他拿一瓶饮料出来。

    我俩住的这个房间内,还有一个小冰箱,里面放着各种饮品,所以想喝什么也省事。

    胡子立刻凑到小冰箱前,但他跟我想的不一样,最后竟拿出一罐啤酒来。

    他特意把啤酒打开,递给夜叉。

    夜叉稍微犹豫了一下,能看得出来,他并不想喝酒,但又得给胡子面子。壹看  书 w w看w·1kanshu·夜叉最后一笑,用古怪的姿势拿着啤酒罐喝起来。

    之所以说他姿势古怪,这跟他没了大拇指有绝对的关系。

    我趁空在脑子里又走了一遍思路。等这罐啤酒快被夜叉喝完时,我又问他,“既然桑博高手在西伯利亚,你是不是要去趟西伯利亚,把他们请出来?”

    夜叉很肯定也很认真的点点头,说他无论用什么代价,一定会把桑博高手找到。

    胡子拿出一副替夜叉难受和肉疼的样子,接话说,“兄弟啊,你这次可要遭罪了。”

    夜叉摇摇头,表示没什么。而我突然间有另一个想法,我还特意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我跟他俩说,“咱们这就去见见丑娘吧?”

    胡子先是不可思议的啊了一声,随后他说,“明天岂不是更好么?”

    我把他否了,还强调说,“有些事既然有结果了,就赶紧去办吧。”

    胡子还是有些想不明白,但这又不是啥非得较真的问题。他俩也没再提啥反对意见。

    我记得丑娘住的房间,所以由我带路。

    这时的走廊也轻悄悄的,我们一路上没多说什么,等来到丑娘房间的门前时,我发现她的房门没关,留了一个小缝。

    这说明丑娘还没休息,不然凭她这么心思缜密的人,不可能犯下睡觉不关门的低级错误。

    我随意敲了敲门,丑娘喊了句,“进来。”

    当推门而入时,我看着丑娘,不得不说,我整个人一愣。

    丑娘刚洗完澡,穿着一身睡衣,而现在这女式睡衣,设计的都有些开放,丑娘的完美身材,一下子暴漏在我们面前。

    其实一个女人的美,可以分为好多种方式,有的是个子高挑、肤色白腻,比如杨倩倩;而有的是娇小柔弱,气质好,偶尔还古灵精怪,比如小乔;甚至也有的是妖娆妩媚,天生有种勾搭人的眼神,比如小柔。

    但丑娘跟她们不一样,丑娘整个身材有点小肥,跟骨感不沾边,但也就是这种小肥,让她变得更加性感。

    她此时坐在椅子上,尤其还把双腿搭在另一把椅子上,被这姿势一弄,她的性感更加明显,尤其把她的圆屁股和大腿都显了出来。

    丑娘旁边的桌子上还摆着一些瓶瓶罐罐,估计都是护肤品,她此刻正给自己保养呢。

    她看我们仨进来后,冷不丁都不说话了,尤其胡子还有些喘粗气。她稍微一皱眉。

    她并不笨,猜到点什么,但她没调整姿势,反倒扭了扭腰,懒洋洋的问了句,“这么晚了,夜叉竟然来了,我想一定是跟10k党的培训计划有关吧?”

    夜叉冷冷的应了一声。丑娘对屋内一摆手,让我们快进去,而且各找地方坐。

    我发现男人和女人住的房间,真是不一样,就说丑娘这房间内,充满了淡淡的女人香。另外这房间内并没多余的椅子了,只有一张大床了。

    我们仨不得已,只好都坐在床上。我考虑到这是丑娘睡觉的地方,我就没使劲往里做,只是贴着边坐好。

    夜叉效仿着我。至于胡子,他大咧咧的,一下坐在床中间了,但这么一来,他被床的软软的劲儿一弄,外加被香气一刺激,他看着丑娘,喘粗气更明显了。

    我怀疑这爷们的脑子里没想好事。

    胡子也知道,此刻不该这样。他拿出一副恨自己不争气的样子,又四下看了看。

    当他发现我和夜叉的坐法后,他拿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架势,最后他挨着我,也坐到床边了。

    他还跟我俩念叨说,“还是你们聪明哈。”

    我心说这死胡子,自己色就色了,咋把我俩想的跟他一样?

    这期间丑娘一直没停,继续保养着自己,摸着脖颈和肩膀啥的。胡子这话其实她也听到了。但她只是淡淡一笑,并不接话。

    我让夜叉把想法再说一遍。夜叉这就照做。

    我原本以为,桑博是一个很冷门的词,我和胡子之前不知道它,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呢,但很明显丑娘听说过桑博,而且她一定对桑博格斗术也有一定的了解。

    夜叉说完时,丑娘就立刻点头,表示赞同夜叉的想法。

    丑娘还补充说,“桑博最务实,而且真有此类高手来指点新人,外加我们再找人从旁加以建议和调整的,这批新人绝对会很快成为格斗高手。”

    丑娘因此又特意称赞夜叉几句。

    夜叉这人,平时总给人一种冷冷的感觉,这一次他也是,冷冷的拿出谦虚的样子,又回了丑娘几句。

    而随后丑娘话题一转,强调说,“一提到西伯利亚,我想到北山野人了,这次去找桑博高手,或许可以从北山野人他们那里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