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启程西伯利亚-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十三章 启程西伯利亚

    我和胡子听到北山野人时,我俩都蒙圈了。   要 看书  ww w·1kanshu·但夜叉倒是点点头,说这确实是个方向。

    胡子看着夜叉的反应,他又突然哼哼啊啊起来,也急忙说,“对、对!”

    我心说这爷们啊,又上来虚荣劲儿了,现在不懂装懂呢。

    我并不觉得多问有啥丢人的,毕竟我又不是字典。我因此插话,让丑娘解释解释北山野人到底是什么?

    丑娘突然俏皮的咧嘴一笑,她特意问胡子,想让胡子解释解释。

    胡子这下被难住了。他快着的眨着眼睛,估计正搜肠刮肚的瘪词呢。

    我对夜叉使眼色。夜叉明白我的意思,他替胡子解围了,还接话说,“据中国明朝《开原新志》记载,有一种野人在北山,也就是现在的外兴安岭地区,总乘鹿出入。当时他们把这些人称为北山野人。而按现在的说法,这所谓的北山野人,其实就是西伯利亚地区的雅库特人。我原定的计划,也是要去雅库特人居住的附近去找桑博高手,从这一点看,我跟娘娘的观点不谋而合。”

    胡子听完时,不露痕迹的松了口气。

    而我又拿出手机,上网搜了搜雅库特的资料,尤其还看了看西伯利亚的地图。

    这期间丑娘又跟夜叉聊了其他事。按丑娘说的,这次找桑博高手的任务,就交给夜叉了,而且夜叉好好想一想,这次去西伯利亚,需要带多少人,都准备什么东西,尤其是礼物等等。

    夜叉似乎早就胸有成竹了。壹看  书 w w看w·1kanshu·在丑娘说完,他就接话说,“人去多了反倒不好,也容易给整个队伍带来拖沓。所以……”夜叉举起双手,伸出五根手指又强调,“五个人,这是最好的比例。至于带什么东西上,我想只需要一些防身武器,外加再选一些既拿出的手又方便携带的礼物即可,到时缺什么,尤其雪橇或防寒衣物,等到西伯利亚再买也不迟。”

    丑娘点头表示认可。而我突然不看手机了,还揉着太阳穴,拿出一副难受的架势。

    我这举动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夜叉并不知道我脑中的情况,他还关心的问了句,“怎么了老大?”

    我苦笑着,跟他们说,“我总觉得对西伯利亚不陌生,甚至刚刚查资料时,还对雅库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夜叉反问我,“你没去过西伯利亚,为何会这样?”

    丑娘倒是有个猜测,接话问,“跟那个人有关?”

    我回了句,“或许吧!”

    夜叉一时间有点懵。而我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拿出琢磨的架势,等想了一小会,我跟夜叉强调,“这次去西伯利亚,算上我和胡子吧,这能稳妥一些。”

    夜叉还是有些不明白,而胡子听完的一瞬间,他简直跟炸锅了一样。

    他还嗖的一下从床上蹦起来。

    我们都看着他,胡子的脑袋,摇的简直跟拨浪鼓一样,估计他是真急了,这时说话也没走大脑。

    他吼着说,“小闷,咱俩是傻掰么?西伯利亚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就算有天大的事,咱们也得跟它绕行!不然很可能活着去,再也不能活着回来,而且那么冷的天,零下五十度啊,开鸡毛玩笑,去那里撒个尿,弄不好刚尿出来,棒子跟尿就一起结冰了呢。”

    我们仨都没接话,一起表情各异的打量着胡子。他说完时,估计也反应过来了。他这、这的念叨几句。

    为了缓解气氛,胡子又干笑上了。

    丑娘和夜叉跟胡子接触这么久,尤其夜叉跟胡子也算是有过生死之交的经历,他们因此并没挑胡子什么。

    夜叉又回想着我刚刚的话,他还特意看了看丑娘。

    丑娘犹豫着,但我趁空又指了指脑袋。丑娘没阻拦,反倒对夜叉示意说,“闷哥和胡子可以去,但这一次你选其他人手时,一定是个顶个的精英,以确保大家的安全。”

    夜叉回了句,“明白!”

    而我又插话了,我很明确的告诉夜叉,“这次我们选七个人,而不是五个人。”

    夜叉直皱眉。我不想多解释什么,最后拿帮主的身份直接拍板了。

    夜叉没法子,只好妥协。接下来我们又针对西伯利亚自行商量一番,不过都没啥太值得说的地方了。

    我们仨足足在丑娘的房间内待了两个多钟头,等离开时,都已经过了午夜。而且最后我们约定的,是在明天一早就启程。

    换句话说,接下来的夜晚,夜叉有很多事要做。

    我和胡子并没帮忙,其实也跟我们帮不上什么忙有直接的关系。

    我俩回到房间,睡了几个钟头。

    我一直满意于夜叉的办事效率,这样到了凌晨五点,夜叉把一切都准备完了。

    他还带了四个佣兵,直接在海泰酒店的大门口等待着。

    我和胡子简单收拾一下,就下楼跟他们汇合了。

    我发现我们这七个人,总共只带了两个行李包外加一个登山包。

    相比之下,这登山包更显得鼓鼓囊囊的,夜叉也一刻不离的把它背着。我猜这登山包里也装着不少现金呢。

    我们七个人,一共坐了两台车。我、胡子和夜叉总坐一辆,由夜叉当司机。

    夜叉的意思,早七点有飞往俄罗斯的航班。我们先去俄罗斯首都,之后换一些卢布,再雇一个翻译,然后一同往西伯利亚赶。

    胡子面上淡定,但手上有些小动作,他忍不住捏了捏拳头。

    而且在夜叉一说完,胡子就跟夜叉强调,等到了俄罗斯,一定别忘了买军大衣,俄毛子的军大衣很暖和,尤其多买几件,哪怕给自己包裹成企鹅的样子也不怕。

    夜叉笑了笑,还安慰胡子,让他放心,说一切都有计划和打算。

    我倒是对这些事不走心,而且我心说,这也犯不上让我走心。

    坐车期间,我还看了看火车票。

    这样等我们的轿车开到火车站附近时,我喊了句停车。

    夜叉搞不懂我的意图,但他很快打着闪灯,把车停到了路边。

    胡子好奇的问了句,“什么情况?”

    我举着手机,跟他俩说,“有时候事就是这么巧,一个钟头后就有我和胡子要坐的车次。”

    夜叉和胡子一愣,而我对着夜叉嘿嘿一笑,又说,“现在我不是什么老大,咱们就论私交,既然都是兄弟,这次能不能给我兜一个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