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变数-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十四章 变数

    夜叉品着我的话,他一时间有些明白了。 一  看书   ·1kanshu·他反问我,“你不去西伯利亚了?”

    我继续嘿嘿笑着。胡子看我这种表示,他也反问,“这是搞什么?”

    我把手机屏幕对着胡子晃了一晃。这上面还显示着查票的信息呢,目的地是哈市。

    胡子看完那一刻,整个人明显被惊到了。

    他知道,我并没跟夜叉透漏哈市的字眼,所以他也选择没乱说,乖乖的闭住了嘴巴。

    夜叉表情很丰富,时而纠结时而瞪着我们。

    我让胡子把手机拿出来,随后我把我俩的手机都塞到夜叉的衣兜里。我跟他说,“我俩的手机一定别关机,等我到目的地后,买到新手机了,我再把新号码发给你。”

    我之所以不用现在的手机,因为这是丑娘给我们的,里面很可能有定位的猫腻。

    夜叉有一些抗拒,他还把这俩手机又掏了出来。他跟我说,“老大,你这么做,我压力很大!”

    我嘘了一声,也示意他,不要加我老大,叫小闷就行了。

    我其实是变相的跟他强调,现在的我们,以兄弟交情来论。

    我知道夜叉带的那个登山包里,一定装着钱呢。这时登山包就放在后车座上,挨着胡子。

    我也不客气了,示意胡子,从里面拿点钱出来,毕竟我俩要回哈市,这是需要钱的。

    胡子应了一声,我发现他下手挺狠,两把下去,就拿出少说二十沓的票子。

    胡子还问我,“够不够?”

    我心说这个损货啊,尤其夜叉这次去西伯利亚,更需要钱的。我又示意胡子,拿两沓子就行。一看书  w ww·1kanshu·

    这期间夜叉连续问了我好几个问题,比如丑娘那边怎么办?又比如你和胡子去的目的地,到底在哪?危险么?

    我只是笼统的回答一番,也安慰夜叉,让他放心,我和胡子绝不会有事。

    随后我和胡子没多待,立刻下车了。

    我示意夜叉,让他先行离开,而且再次强调,让他作为兄弟,一定替我保密。

    夜叉没急着开车,他坐在驾驶位上,拿出愣头愣脑的架势看着前方。

    这么等了十多秒钟,这轿车突然被踩了一脚油,它也跟离线的箭一样窜了出去。

    正巧车前方不远处站着一个拄着拐棍的中年男子,估计这男子的腿脚不怎么利索,夜叉这举动,让这男子吓得猛的往后一跳,甚至差点一踉跄摔到地上。

    我和胡子目送轿车一段,而那中年男子对着轿车骂咧了几句,那意思,你个衰货怎么开车的?

    但他发现轿车根本不理他时,他又把目光放在我和胡子的身上。

    我可不想让这瘸子找别扭,我示意胡子,我俩一转身,嗖嗖的离开了。

    胡子还是有些不放心,也问我,“夜叉能行么?会不会告诉丑娘?”随后他又一叹气,补充说,“咱哥俩别还没等坐上车呢,就被野狗帮的人找到了。”

    我没法做出肯定回答,但打心里,凭对夜叉的了解,我选择信这爷们。

    我也跟胡子说了几句,让他也安心。

    现在坐火车,跟几年前不一样,需要身份证,而我和胡子都属于无证人员。我俩要想直接买票,肯定没人卖我俩。但这并不能难到我俩。

    我和胡子在朱海火车站周围转悠了一番。我俩也都是“老司机”,光用眼睛一划拉,就**不离十的猜到谁是黄牛。

    我俩一共问了三个黄牛,前两个黄牛都属于“小牛”级别的,他们太嫩,也没啥渠道,一听我俩连身份证都没有,就都摇头。

    但第三个黄牛听到我俩的情况后,他一时间没完全拒绝,反倒犹豫着。

    我一看这是有戏的节奏,我又主动加价,那意思,帮我俩这个忙,好处费多给他三千。

    这老牛真是见钱眼开。他口风松了,还反问我俩,“你们没身份证,不会是逃犯吧?”

    胡子呸了一口,指着老牛说,“爷们,怎么说话呢?你才是逃犯呢!”

    而我换个思路,反问老牛,“你见过哪个逃犯这么傻,摊上事后,不仅不坐船偷渡,反倒还非死气白咧的往北面逃的?”

    老牛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他又点点头,拿出信我俩的架势。

    他让我俩把钱交了,他自行离开一刻钟。

    之后他不仅带着两张车票回来,还叫来了一辆小面包车。

    这是个送货的小车。我们仨上车后,这老牛又提出两个要求,一是给我俩照几张照片,二是让我俩印个手印。

    我心说这老牛真是滑头,他这是备个后手。但话说回来,只要他不抽血,光是照照片和印手印,我是能接受的。

    我和胡子也很痛快的配合着。接下来这送货的小面包把我俩送到站台里。

    我和胡子准时坐着火车离开了。

    这是辆高铁,到哈市一共要八个钟头,我算了算时间,知道得下午到了。

    而且现在不是啥旅游旺季,更不是节假日或寒暑假,整个车上没啥人。

    我和胡子说点啥,倒是挺方便的。

    胡子很纳闷,问我这么急着回哈市,是因为想杨倩倩了么?

    我这才想起来,胡子并不知道那个宝藏的事。

    我跟他是最亲的兄弟,这事也没必要隐瞒。我就又跟他说了说。

    胡子听到最后,瞪着一双大眼睛,估计他是被震撼到了。

    我看他也不接话,又补充一句,“这是方皓钰留下的资产,那爷们以前什么坏事都做,就说咱们跟他接触期间,他做了一票绑架案,就得到几千万的赎金,所以你想想,他匿下的资产,能有多少?”

    胡子回过神后,拿出一副羡慕嫉妒恨的架势,跟我说,“那畜生的宝藏,少说得拿亿来做单位,我去他姥姥的,他真够行的。”

    当然了,我没过多跟胡子谈论方皓钰,也来了个点到即止。

    胡子又想了想后续的计划,他问我,“下车后,咱们直接奔向精神病院么?”

    我摇摇头。我心说小柔他们已经早过去一步了,估计弄不好方皓钰都被小柔监视住了。我和胡子这么一露面,岂不有种王八入瓮的感觉?

    我跟胡子说了我的计划,等到哈市了,我俩先去住所,把魔方取来,尤其方皓钰曾经说过,那魔方内有“宝藏”,当时我们不明白,但现在一看,那魔方肯定有玄机。我们只要把玄机找到,就有机会接触到宝藏。

    胡子听到这,忍不住笑了,还对我竖起个很肯定的大拇指。

    我随后也补充一句,“小柔他们都是人精,但他们想跟方皓钰这种老狐狸打交道,还有些嫩。所以别看我俩是后来者,却很可能来一个后来者居上!”

    (笔记本键盘坏了,下午修去了,这一章上传晚了,在这里跟各位说声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