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假警与真线狗-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十五章 假警与真线狗

    这趟高铁并没晚点,我们在下午四点,准时到了哈市。 壹看书 ·1kanshu·

    我也好,胡子也罢,我俩看着站台的情景,都有种久违的感觉,甚至胡子还喜悠悠的敲着手指,念叨说,“老子还是喜欢哈市这里的味道!”

    我俩并没耽误,一起随着大流走出了火车站,而且这一路上,我俩都很低调,故意低着脑袋。

    细想想,我和胡子除了人回到哈市,并没带任何的东西。

    我俩一商量,先去好好采购一番。

    我俩先买了两套衣服,一般人买衣服,都选择最新款或者流行款,我俩却反其道行之,不仅找打折的,还选很普通的老款。这里面的原因很简单,我俩看起来越普通越好。

    而且在这期间,我俩还遇到同样挑衣服的一个小两口。我没留意胡子具体怎么做的,但我俩买好衣服离开时,胡子从兜里掏出一个警官证。

    他嘿嘿笑了笑,跟我说,“这是从刚刚小两口中那男子的身上摸到的。”

    我觉得胡子做的不对,损了他几句,尤其说他怎么又手痒,犯了扒子的毛病呢?

    胡子却有他的理由,他说咱俩把警官证弄过来,又不做坏事,而且这次回哈市,谁知道会不会用到它呢?

    我不想听他这些歪理邪说,最后把警官证抢过来,揣到自己兜里,而且我也拿出警告的样儿跟胡子说,别再打警官证的主意了。

    接下来我俩还去了个小手机店,买了两部二手的手机,也办了两张黑卡。

    我第一时间给夜叉发了短信。 壹 看 书 ww w看·1kanshu·c om我不知道夜叉那五个人现在做什么呢,也不知道他们方便接听电话不?

    但这短信发出去没多久,夜叉就回了,是很简单的四个字:“收到,放心!”

    我明白夜叉这话里话外的意思。

    而且我和胡子又是坐车又是采购的,折腾这么一大通,肚子早就咕咕叫了。

    我俩去了一个让我们最熟悉的饭馆,刘胖子小炒。

    这个店老板一直认识我俩,当时我俩当线人,为了隐瞒,也跟刘胖说过,我俩是坐小买卖的。

    这次刘胖见到我俩时,也拿出很热情的样,跟我们聊了好一通,他在我俩点菜的基础上,还赠了一盘菜。

    虽说他这里的菜做的很普通,更别说跟大饭店比了,但我和胡子都甩开腮帮子吃,也好好饱餐了一顿。

    最后等我们哥俩结完账要离开时,出现了一个小插曲。

    有一个瘸子,一瘸一拐的走到饭店内。他跟刘胖说,要一份炒饭带走。

    这瘸子并没留意到坐在角落里的我俩,而我纯属是无意间的看了这瘸子一眼。这一刻我想的是,怎么这么巧合,在朱海坐火车前,我就遇到了一个瘸子,怎么刚来哈市,又遇到一个呢。

    但也就是这么一看,我心头一紧。

    这瘸子不是别人,正是小武,也就是那次我去果敢做任务时,遇到的那个逃走的线人。

    记得当时的小武染上了毒,而且他之所以给太阳岛当看门人,也实属无奈。

    我记得做完任务后,我跟警方提过小武,也试着给小武伸“冤”,但后来小武怎么样了,我并没过问。

    我是真没想到,此时此刻,会在哈市看到他。而且这么久没见,小武老了一大块,他原本跟我年纪差不多,现在看起来,却跟四五十岁有一拼了,尤其都有不少白头发了。

    我很想跟他好好聊一聊,但话说回来,我担心他还在为警方效力着,我不想因小失大。

    我立刻低着头,拉着胡子,我俩悄悄的离开了。

    接下来,我们打了一辆出租车,让出租车开到了我们住所的周边。

    等结了车款,我俩步行着溜溜达达的走到住所楼下。

    这住所是在一个很普通的小区内,而且哈市是很传统的北方城市,这里的人们,都习惯早睡,也没什么夜生活的习惯。

    我看了看时间,现在九点多,整个小区内就很静了,路上连个行人都少。

    我俩盯着住所,它现在一片黑。

    我和胡子都没住所的钥匙了,而且较真的说,我都不知道这钥匙是什么时候丢的了,但这并不能难住胡子。

    胡子跟我念叨句,“走。”随后他还当先往单元门走去。

    我拽了他一把。胡子诧异的扭头看着我。

    我指了指住所,又指了指单元门,我跟胡子说,“你上楼开门拿魔方,我守在这里。”

    胡子想了想,明白我的言外之意了,他问我,“你担心那房子里有别人住了?”

    我点点头,而且我再次嘱咐胡子,一会“开门”时,一定警惕些。

    胡子最后听了我的意见。我俩分工行事。

    我总不能跟个门神一样,就这么直接站在单元门的门口吧?

    我四下看了看,正巧正对单元门的路边有几棵小树,我溜达到一棵小树的下面,靠着树,点了根烟……

    我了解胡子的实力,原本我认为,拿个魔方而已,用不上几分钟,这爷们就能把它搞定了。

    谁知道过了少说一刻钟,胡子还没下来的意思呢。

    我抬头看着住所,它的灯并没被打开,我心说难不成有啥岔子?

    我一下子敏感上了,也正琢磨接下来咋办呢,这时从远处走来一个人。

    这是个男子,穿着很普通,但我留意到,他有股子很低调的警惕。

    他不仅边走边有打量周围环境的意思,他还第一时间留意到我了。

    我为了不引起他更多的目光,索性拿出打手机的样子,而且我也不干巴巴的在小树底下站着了。

    我故意往附近走了走,拿出很自然的溜溜达达的架势。

    这男子放慢了脚步,而且他一路奔这边走来,最后他还抬头往上看了看。

    我偷偷留意他的目光,他看的正是我和胡子的住所。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难道被我猜中了?这男子也是个线人,而且他住了我和胡子的原地盘?

    我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我又一边假装打电话,一边往那男子的近处靠去。

    这男子没急着上楼,他故意低着头,双手揣兜,也迎着我走来,看架势想跟我来个擦肩而过。

    等这么离近了,我留意到他上衣的纽扣了,我对这种纽扣太熟悉了,不仅比一般纽扣大一圈,它们最外面的一圈,还镶着白边。

    我这下能确认,他是个线人没错。另外我知道,他此刻对我很警惕了。

    我为了不让他多想,尤其还得为胡子多争取时间,把这线人拖住,我又琢磨一番,有了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