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内鬼-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十六章 内鬼

    我也不假装打手机了,反倒直接盯着这男子,直奔他而去。一 看书   ·1kanshu·

    他被我这么一影响,一下子敏感上了,他也不双手插兜了,反倒右手悄悄的摸向后腰。

    我猜这爷们也带着甩棍之类的家伙事呢,而这家伙事就在后腰上。

    我拿捏尺度,等又离近一些,我一掏兜,把警官证掏了出来。

    这警官证其实是胡子顺手偷来的,我本来还警告胡子,让他别打警官证的主意,但这一次,我却不得不借着警官证说事。

    我故意把它亮了亮,尤其这警官证内都有照片,我当然跟它真正主人长得不一样了,所以我亮的很快,让这线人只知道这是警官证,却没时间看清照片。

    这一刻,他一下诧异了,右手也缩了回来。

    他念叨句,“你……?”

    我嘘了一声,也不停留的慢慢的从他身边经过,我还趁空强调句,“56和57号楼之间的铁栅栏处等着你,要紧事,这就过来!”

    没等他回复什么,我跟他擦肩而过了。

    当然了,我并没一直闷头这么走着,在拐弯时,我往后瞥了一眼,这线人倒是挺听我话,他没上楼,但也没急匆匆的跟在我后面。

    他拿出跟我走的相反的方向,闷头走着。

    我猜他是想绕过弯,最后绕回来,跟我在指定地点汇合。

    我放下心,也掏出手机,给胡子发了个短信。我把这情况简要跟他说了说,也让他加快速度。

    我说的这个汇合地点,其实就是56和57号楼之间的一个犄角旮旯,只是有个铁栅栏的墙,而且这里特别阴,连个路灯都没有,所以相比之下,这里显得很隐蔽。 ·1kanshu·

    我先来到这个地方,贴着铁栅栏,蹲了下来。

    我掐时间等着,也就又过了一两分钟,有个黑影一闪身,出现在一个拐角处。

    他盯着铁栅栏墙看着。我对他摆了下手。

    他又四下看了看,确定周围没人后,他向我走来。

    等汇合后,我故意拿出冷冷的声调,跟他对了几个上下线之间联系的暗号。

    这暗号我几乎都铭记于心了,毕竟当时跟董豺接触时,那畜生就好像故意耍我一样,总时不时跟我对暗号。

    而等我俩对完暗号,他拿出恭敬的样子,喊了句,“警官好,怎么称呼?”

    我回了句,“李警官!”我发现这线人一直在打量着我。这让我有些不舒服。

    我又拿出故意找茬的架势,看着他一皱眉说,“线狗,你平时总这么绷着脸么?怎么?你家死人了?”

    有那么一瞬间,这线人的脸上出现很厌恶的表情,但他也信了我的身份,彻底把头扭过去。

    我又一摸兜,拿出烟来,我先给自己点了一根,又把烟递过去。

    这线人摇摇头,说他喜欢吸劲儿大的烟,所以他吸自己的就可以了。

    他一掏兜,拿出一包大前门来。

    我印象中,他抽的是五块一包的。我心说这烟的劲儿也算大?除了呛嗓子和便宜,它还有啥特色?

    但反过来说,我不得不给这线人一个赞,因为他够机灵,懂得找借口来拒绝别人给他的烟。

    我俩各自点吸了起来。

    我故意拖着时间,而这线人吸了两口后,有些沉不住气了。

    他反问我,“李警官找我为了什么事?”

    我哼哼笑了,盯着他说,“知道么,出岔子了!”

    其实我就是忽悠他呢,但这句话真有威力,他一下子敏感上了。

    他拿出一副琢磨的样子,边想边问,“什么意思?”

    我故意往他身边凑了凑,回答说,“你现在这任务,有内鬼!”

    我很清楚,尤其作为一个线人,在做任务时,最害怕听到的就是露馅,因为这很可能说明,他的命也会有危险。

    不出我所料,这线人一惊之下,手上还来了一抖。他吸得烟,还有一大半呢,却都掉到了地上。

    他拿出一副怪表情,看了我一眼,但他又不习惯的压了压目光,更主要的是看着我的下巴。

    他问我,“奇怪,我刚刚跟王警官见面,他怎么没说这事?”

    我猜王警官就是他的直属上线了。我当然不可能被他问住。

    我还拿出一副很鄙视他的样子。我指了指脑子,跟他强调,“你这里是不是出了问题?没听到我刚刚的话么?你自己琢磨琢磨。”

    不得不承认,有些事就怕琢磨,尤其有句老话也叫疑邻偷斧。

    这线人默默的琢磨好一番。我反倒很悠闲的继续吸着烟。

    等这支烟全吸完了,我刚把烟头撇了,他有了计较,而且他拿出试探的语气,还有些结结巴巴的问,“王警官有问题?他跟癞子是一起的?”

    我做了个嘘声的动作。其实这动作也算是模棱两可了。

    但这线人自己理解了一番,他又显得有些慌了。

    他问我,“接下来怎么办?”

    我让他稳住,一切按原计划进行,至于警方这边,过几天还会找他。

    我最后特意跟他强调,“记住,这次任务比原想的要难,所以只要你好好配合,到时会记一大功!”

    这线人连连点头应着。他一定是心里藏着太多事了,这时又问我,“下次警方联系我的,还是不是李警官你?”

    突然间,我手机嗡的震动了,这是短信提示音。

    我掏出来看了看,是胡子的短信,他告诉我,一切妥活儿,小区门口集合。

    我暗暗松了一大口气,而且既然胡子都得手了,我也犯不上再跟这线人瞎掰扯了。

    我拍了拍他肩膀,让他别这么多嘴多问,安心做事就行了。

    这线人拿出欲言又止的架势。我又跟他说了几句话,当然了,都没啥无关紧要的东西。

    最后我先行离开了。

    那线人蹲在铁栅栏墙的旁边,拿出心事重重的架势。

    我先溜溜达达的走了一段,趁空也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等确认没啥问题后,我又加快了脚步。

    等来到小区门口,我看到胡子正蹲在一棵小树下。

    我一出现,他就留意到我了。他还往兜里摸去。

    我跟他汇合时,他已经把那魔方拿了出来。

    他举着问,“是不是这玩意儿?”

    我特意把手机拿出来,借着屏幕光打量着魔方。

    这是个银**方,每个格子上都写着字呢,什么大眼、红发、长腿之类的。

    我因此点点头,回了句,“没错。”

    胡子嘿嘿一笑,又当着我的面,吹嘘他怎么怎么牛掰,比如偷个东西啥的,简直易如反掌。

    但我又盯着魔方细看了看后,突然有个疑问。我打断胡子,皱眉说,“他娘的,不对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