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精神病的告诫-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二十章 精神病的告诫

    被狗叫声一刺激,我和胡子都有了反应。壹 看书  ww w·1k anshu·

    胡子明显一激灵,他还往篱笆墙上靠了靠,而我则是心头一紧。听这叫声,往俗了说,声音浑厚,内力充沛,这分明是个大型犬。

    我的位置倒没什么,但胡子显得很尴尬。他现在有股子进退两难的架势,尤其他想钻出来吧,很可能这么一转身后,就被这大型犬偷袭。

    胡子稍微缓了缓,有了计较。他半蹲着身体,还把双手举着,拿出时刻与大狗搏斗的架势。

    而我把裤腰带解下来了,我对胡子说,“一会那狗真冲出来了,咱们甭客气,你最好把狗脑袋塞到篱笆墙外面,我到时伺机用裤带把它脑袋勒住。”

    胡子回了句好。

    我俩这么苦等起来,而灌木丛中的那个狗倒也奇葩,这么汪汪一番后,再没啥反应了。

    胡子咦了一声,念叨说,“难不成这狗没打招呼,偷偷溜走了?”

    我没法给出什么回答。正巧胡子身旁的地方有个小石块,他把石块捡起来,对准灌木丛,狠狠撇了进去。

    狗叫声又出现了,而且能听出来,这狗充满了幽怨。这片灌木丛还微微晃动起来。

    我和胡子都明白这是啥意思,我俩又提起精神,警惕着。

    很快有一条狗冲了出来,而当我和胡子看着这条狗时,我俩都愣住了。

    我也特想吐槽,这狗长得跟个狼狗一样,尤其狗脑袋特别的大,但问题是,它体型太小,也就跟个吉娃娃似的。 壹看书 ·1kanshu·

    我不知道这狗到底是什么品种的?但我特想感叹一句,它这么小小的身体,能有这么大的爆发力,甚至叫声竟然不比大型犬差哪去。

    我和胡子一下子放松不少,胡子还差点气笑了。

    这只小狗并没停歇,尤其对着胡子,叫的更凶了。胡子想了想,突然间他猛地跳起来。

    他在空中还舞胳膊舞腿的,乍一看,跟个张牙舞爪的猛兽一样。

    这小狗猛地一哆嗦,估计是真被吓到了。它也不叫唤了,一扭头,嗖嗖的跑回灌木丛中,而且我看到在它逃跑的路上,还出现了一条水迹。

    我怀疑这只小狗被吓尿了。

    我趁空钻进篱笆墙,跟胡子汇合到一起。

    我俩并没停歇,又一起扒着灌木丛,往精神病院里走。

    这片灌木丛的面积并不小,而且有些灌木只到我俩膝盖这么高,有的则有一人多高。

    我俩费劲巴力一番,最后走出这片灌木丛时,胡子盯着我俩一身的碎叶子屑,他骂咧一句。

    而我没在乎这些,反倒四下打量起来。

    我最先留意到的,不远处站着一个穿着白色病号服的男子。

    他留着一个爱因斯坦的头型,脑门上印了一个红点,这都没啥,最主要的是他还牵着一条狗,而这只狗,就是我们很熟悉的,刚刚闹事的那只小“吉娃娃”。

    我本来只是随意看了看这人,没想到这男子突然大惊失色,他还快速往我俩这边跑了过来,他一边跑,一边嘴里哇呀呀的叫唤着。

    至于那只小狗,它原本很抗拒,甚至对胡子都有些打怵了,但被主人这么强行一拽,它最后一个踉跄,扑到地上,而且可怜巴巴的,竟被硬生生拖了过来。

    我和胡子都盯着这男子,胡子还拿出一脸很烦的架势,把眉头皱了起来。

    这男子根本不理会胡子的反应,等离近后,他还大喝一声,指着我俩问,“哪里来的妖怪,胆敢私闯天庭,哇呀呀,有我二郎真君在,你们休想得逞。”

    随后他还指着那只小狗,大喝道,“哮天犬,给我上。”

    我和胡子都知道这是个精神病,外加这精神病还这么一折腾,我俩都忍不住笑了。

    随后胡子骂咧一句,“你他娘的,真无聊。”

    胡子还想绕过这个精神病,但精神病牵着那只小狗,又很勇敢的挡在胡子面前。

    胡子忍不住捏了捏拳头,而且脸一绷,问这男子,“怎么着?刚刚你家那小狗崽子就找我茬,你也想学它是不?”

    我能感觉出来,胡子是真有点怒意了。

    我可不想让他闹事,尤其还是暴揍一个精神病。

    我琢磨着怎么样能把这精神病打发走了,但也就是这么一想,我突然有了另一个念头。

    我心说精神病只是脑子的某些逻辑出了问题,又不是真的智障或脑残,所以我何不跟他打听下消息呢?

    我突然间哈哈笑了。这笑声引起了胡子和这男子的注意,尤其胡子,一脸不解的看着我。

    我指了指自己,还特意指了指胡子,随后反问这男子,“二郎君,你三只眼睛都瞎了么?难道不认识我俩了?”

    这男子一愣,他又仔细看着我,甚至还使劲搓了搓脑门,

    他脑门原本有个红点,这应该就是他所谓的第三只眼了,而他这么一搓,这红点被弄散了,弄得他满额头都是红。

    他不在乎这个,而我又给他一点时间,看他还没答复,我又举着手,做了个远眺的架势,告诉我,“我是千里眼,而他……”我看着胡子说,“他是顺风耳。”

    我还对胡子使眼色,胡子倒是挺配合我,这一刻,他又把手放在耳朵旁边,稍微这么意思一下。

    但胡子也偷偷问我,“小闷,你吃错药了?跟一个精神病瞎闹什么?”

    我对他嘘了一声,让他先别多问。

    而这精神病听我这么一说,他拿出一副懂了的样子,问我俩,“果然是二位真神,你们怎么这种打扮?难道是玉皇大帝派你俩下凡做什么任务了?”

    我点了点头,也顺着他这话往下接。

    就这样我跟他聊了几句后,他明显对我热情了不少,一口一个真神的叫着,而我也是一口一个二郎君的称呼他。

    我觉得气氛差不多了,就又一转话题问,“你认识方皓钰么?”

    这男子拿出一副绞尽脑汁回忆的架势。我又形容了方皓钰的长相。

    其实单拿长相来说,方皓钰很好认,尤其那么干净,又长得那么俊俏。

    最后这男子拿出一副想起来的架势,啊了一声。他反问我,“你说的是孙大圣吧?”

    我和胡子都一诧异,胡子接话说,“方皓钰那变态,啥时候成孙猴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