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人肉蘑菇-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二十一章 人肉蘑菇

    我也搞不懂这精神病为啥给方皓钰起这么个外号。壹看  书 w w看w·1kanshu·

    但没等我多问,这精神病又拿出一副掏耳朵的架势,做了几个动作,他跟我俩强调,“那真是孙猴子,他耳朵里有金箍棒呢,那可是宝贝,有了它,斩妖除魔,那都不再话下。”

    胡子呵呵笑了,对我使个眼色,又补充说,“这爷们一定是看到方皓钰挖耳屎了,所以才这么说吧?”

    我看这精神病还拿出喋喋不休的架势,要跟我长聊。我是不想多费这个功夫了。

    我问他,“知不知道孙大圣在哪?”

    他指着身后方,说孙大圣这几天一直在天庭后院的凉亭里待着,而且他刚刚还见到过孙大圣呢。

    我道了一声谢,跟胡子绕过这精神病。

    这次这男子没再阻拦我们,他又牵着小狗,拿出一副巡视的架势,沿着灌木丛走起来。

    我和胡子并没直接向后院走去,因为我俩穿的衣服都是深色调的,而这里的人,几乎都穿白衣服。

    我心说我俩这么冒然乱走,目标太明显了。

    我跟胡子商量着,要不要偷偷穿一身病号服。

    胡子赞同的点点头。

    我俩又瞎转悠了一番,最后在一片灌木丛前,看到了两个老男人。

    这俩老男人都坐在一个长条石凳上,他俩估计病比较重,互相依靠着,一个目瞪口呆,一个咧个大嘴,哈喇子有一股没一股的往外流着。

    胡子隔远指着这俩人,说正巧二对二,就借借他们的衣服吧。

    在胡子一说完,我立刻就行动了,向那个目瞪口呆的病人冲了过去。一看书   ·1kans书hu·

    胡子稍微一愣,但也反应过来了,他也急忙追我,还跟我说,“娘的,咱们抓阄,输得穿脏的那个衣服。”

    但我能跟他抓阄才怪,心说先到先得!

    等过了一支烟的时间,我和胡子都穿好了病号服,至于那俩老哥们,他们现在穿着背心和裤衩子,依旧互相依靠在一起。

    我本来想把我俩的衣服给他们换上,但我又一想,我和胡子总不能穿着病号服离开精神病院吧?

    我索性没理会这俩老哥们,尤其现在这天,并不冷,他俩也不会被冻到。

    我和胡子找了一处浓密的灌木丛,还对这里做了记号,我俩把外套叠好了,都放了进去。

    随后我俩直奔精神病院的后院,一路上我还不断对胡子提醒,那意思,老话说,入乡随俗!我俩既然来到这个特殊场合,又穿着这么个特殊的衣服,我俩就得装装样子才行。

    胡子有些犹豫,但最后也妥协了,我俩跟演员一样,这么装傻充愣起来。

    等来到后院,我看到了那个凉亭。其实要我说,那凉亭附近就是一个小公园,而且凉亭内聚集了不少精神病。

    我隔远这么一看,也看不清这些精神病中有没有方皓钰。

    我和胡子又不得不一路走进凉亭。

    现在这凉亭内很热闹,有一个傻笑的精神病,正举着一根小树枝,充当演奏家的角色呢。

    至于其他那些精神病,他们要么坐着,要么蹲着或者跪着,聚在一起唱歌呢。

    我发现精神病唱的歌,是真没法停了,不仅严重跑调、吐字不准,而且这歌本身就压根没啥逻辑。

    他们前一句还唱着国歌呢,向前进、向前进的,但下一句,他们又整体哼哼哈嘿的快使用双节棍了。

    我和胡子为了寻找方皓钰,不得不硬着头皮,让耳朵忍受着煎熬。

    我俩很仔细的把凉亭内的人都找了个遍,但没有方皓钰。

    这期间我也四下留意着,想知道有没有像我和胡子一样的假病人的存在。

    但最后我能肯定,绝对没有假病人,而且胡子很快骂了一句,说那傻二郎神是不是逗咱俩呢?

    我觉得不至于吧,那男子都那德行了,怎么可能还诓人呢?

    我让胡子有点耐心,我还把目光放在凉亭外。

    等这么又打量了一番,我把目光放在一个角落里。

    这里离凉亭不太远,只是稍微有点偏僻。此时角落里站着两个人,他们都背对着我,也都打着雨伞呢。

    其中一个是一头白发,他握的是个花伞,至于另一个,很明显年纪不老,尤其站的笔直不说,他举着雨伞,原本就是黑色的,但他又用彩笔在上面画了一番,让这黑伞看起来,也花花绿绿的。

    我看着这俩人,尤其盯着那个年纪不老的,我总觉得这背影有点熟。

    我对胡子使了个眼色。我俩又“傻里傻气”、晃晃悠悠的向那角落走去。

    等离近了,我俩能正面看着这俩人时,我心头一喜,那个年纪不老的,真就是方皓钰。

    这俩人也很奇怪,压根对我和胡子的到来不闻不问。

    胡子还特意抬头看了看,现在日头就有些足了,这俩人一直这么站着,别看举着伞,但也都是一脑门汗了。

    胡子很好奇,问方皓钰,“你到底做什么呢?晒太阳?但哪有举着雨伞晒的?”

    方皓钰瞥了瞥胡子,依旧没说话。

    这期间我打心里想了很多事,甚至又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我心说既然方皓钰安然无恙,那就说明警方或小柔的人,都没得手呢,但为何他们没得手,却又不纠缠方皓钰呢?

    我并没急着跟方皓钰说啥,而胡子又问了几句,看方皓钰没反应,他不耐烦了。

    他使劲拽了方皓钰一下,还强调说,“老子问你话呢,你倒是吱个声啊。”

    方皓钰被迫的动了一下,这让方皓钰很苦恼,他还拿出一副很不满的架势,指着胡子说,“你是傻子么?哪有蘑菇会动的?”

    不仅胡子,连我也愣了。

    方皓钰不理我俩,又板正的站着。我和胡子交流下眼神。

    在我印象里,方皓钰可不是现在这样,尤其他还没弱智到这种程度,怎么隔了一段时间没见,他的病情加重了呢?

    我心说难不成是他在这期间遭遇了什么?

    胡子并不像我这样多想,他又试图拽方皓钰,想把方皓钰弄走。

    但方皓钰这人,别看长得瘦弱,实际上却有股子力气。他最后有些烦了,眼瞅着要跟胡子撕扯起来。

    我急忙劝了几句,还把胡子拦住了。

    我附耳跟胡子说了几句,那意思,别硬来,既然方皓钰要装蘑菇,我俩也这么样的跟他一起吧,也借机好好聊聊。

    随后在我的带头下,我俩一左一右的挤在方皓钰旁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