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狡猾的红蜘蛛-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二十二章 狡猾的红蜘蛛

    我和胡子很有默契,你一眼我一语的跟方皓钰聊起来。   壹  看书 书·1kanshu·

    我俩的意图也很明显,跟方皓钰套好近乎后,带着他一起离开。

    但不得不说,方皓钰是异常的认真,我和胡子巴拉巴拉说了一通,他竟然一句都不回我俩。

    最后看我俩还坚持说着,他低声嘘了一声,提醒一句,“蘑菇是不会说话的。”

    胡子拿出一副谁都不服就服你的样子,他还立刻接话吐槽,“拜托,你只是假扮蘑菇,但又不是真的蘑菇。”

    方皓钰不再理会胡子。而我在这期间留意到一件事。

    方皓钰说话时,眼神往旁边瞥了瞥。他似乎很在乎我们身旁的那个老人。

    我因此又仔细打量这个老人。

    初步估计,这老人至少六十来岁了,他一脸的褶子,头发花白不说,光凭他的站姿,我就觉得这人以前参过军,另外他偶尔流露出来的气质更是告诉我,这人不像是个很普通的小兵,更不像是个一般的小市民。

    我挺诧异,心说他这种人怎么得了精神病?难道是受刺激了?另外这个老人举着雨伞,干巴巴站着的同时,他一直盯着天空。

    他不在乎满额头的汗,甚至更不在乎我和胡子说了什么话。

    在我印象里,方皓钰是个心气很高的人,他对一般人没什么兴趣,这是烙在骨子里的一种东西,不管方皓钰是不是精神病,这性格都改变不了。

    我综合这么些因素,越发觉得这老人不一般,但无奈我现在掌握的信息太少,没法对这老人做进一步的分析。

    就这样又过了十分钟吧,胡子有些急了,也有些小暴躁,因为我俩还没有办法把方皓钰连哄带骗的弄走了。一看 书     ·1kanshu·

    突然间,远处传来一个声音,“老爹,我来看你了。”

    我扭头看了看,这是名中年男子。他带着眼镜,看着很斯斯文文的。

    他正往我们这边看着。我猜假装蘑菇的那个老人,就是他爹了,而且细细辨认一番,这男子跟他爹的长相,有五六分相似。

    另外让我奇怪的是,这老人根本无动于衷,依旧专注的看着天空,甚至时不时的,他嘴里还嘀嘀咕咕一番。

    这斯文男并没流露出诧异的表情,就好像说,他早就料到会这样。

    他又一抬手,拎着一个食品袋强调,“老爹,你最爱吃的菠萝包,还热乎的,快来尝尝吧。”

    菠萝包这三个词刺激到老人了,他把一切都抛在脑后,还咧嘴笑了,猛地一转身。

    他拿出孩子一样的架势,搓着手,步伐矫健的往斯文男子那边冲去,中途他还念叨,“菠萝包啊?这次的脆不脆?”

    我一直观察着这一切。

    等老人拿起一个菠萝包,大口、大口的吃着时,这斯文男又转移注意力,看着我们仨。

    他原本就是一走一过的随意瞎看,赶巧的是,方皓钰趁空也回了下头。

    一定是因为老人离开了,方皓钰心里想着老人,所以他也不装蘑菇了,反倒还特意找起老人。

    但等他发现这个斯文男时,我发现他立刻低下头,表情时而阴沉时而纠结的。

    随后突然地,方皓钰又有动作了。

    他伸开双臂,平举着胳膊。他还拿出一副三岁小孩才有的表情和智力,很大声的嘁哩喀喳的叫了一顿。

    他又说,“我是红蜘蛛,飞机人!起飞!”

    他撇下我和胡子,嗖嗖的快跑上了。

    我和胡子全一愣,我心说好家伙,刚刚这变态冒充蘑菇,现在却又冒充起变形金刚了。

    我和胡子当然不想被他撇下了。我俩几乎同时追了出去。

    方皓钰这人,别看个子不高,但两条腿紧倒腾,跑的是真快。

    他一直从精神病院的后院跑到前院,我和胡子竟然都没追上。最后他在一片灌木丛前减速。

    他举着胳膊,原地转圈。我能感觉出来,他正模仿着飞机降落。

    我和胡子都稍微有点喘粗气,胡子还吐槽说,“真他娘的,咱哥俩快被这变态搞死了!”

    我打心里很赞同。而且等方皓钰看着我俩时,他又拿出完全陌生的架势,反问,“你们是谁啊?”

    我心头一紧。胡子一愣之余,指着自己的脸问,“你不认识老子了?”

    方皓钰鄙视的对胡子做了个鬼脸,他接话说,“我才是老子!”

    胡子又试着跟方皓钰沟通,尤其他还提了提果敢和邓武斌,他试图唤起方皓钰的回忆。

    但我不想多费这个力气。

    我突然大声的嘁哩喀喳一番,也举起了两只胳膊,这引起他俩的注意了。

    我跟方皓钰说,“我是混天豹!”

    方皓钰突然流露出怪表情,但他也点点头,表示认识我了。随后他又盯着胡子。

    我趁空对胡子使了使眼色,尤其我还做了个充满力量的手势。

    我的意思很明显,变形金刚中,有个叫大力神的,是很经典的形象,我想提示胡子,让他说自己是大力神。

    但这个笨家伙,也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他哇哈哈几声,还打了几拳,补充说,“我是斯雷德。”

    我差点腿一软来一个踉跄,我心说斯雷德不是忍者神龟里的反派么?他这么形容自己,岂不走串场了?

    方皓钰闷头想了想。让我意外的是,他竟然接受了胡子的身份。

    他因此也不追问那些用不着得了。我趁机又和胡子一起,跟他聊了几句。

    胡子还偷偷附耳跟我说,“方皓钰这可怜蛋,他脑子越来越糟糕了。”

    我默默想着,没急着回应胡子。

    等我觉得气氛差不多了,我又一转话题问,“红蜘蛛,最近有没有人找你?还问你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比如宝藏、宝贝之类的?”

    方皓钰想了想,尤其他一边想还一边很白痴的翻着眼睛。

    我和胡子耐着性子等着。最后方皓钰点了点头,他还高兴上了,跟我俩说,“那几个朋友不仅给我买好吃的,还跟我玩游戏呢。”

    他还拍着手,兴趣更浓的跟我说,“来来,咱们也玩这个游戏吧。”

    他蹲了下来,正巧他脚下有一个小树枝。他拿着小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个一尺来长的方框。

    他又捡起一块小碎玻璃碴子。

    我跟胡子趁空也都蹲了下来。方皓钰举着玻璃碴子,跟我俩强调,“咱们玩一个挖宝的游戏,你们一会捂上眼睛,我偷偷把宝埋在这方框内,然后给你俩三次机会,你们每次只能在方框内画这么大的一个圈,如果这宝贝被你们圈到了,就算你们赢,否则是你们输。”

    方皓钰还做例子的画了一个圈。

    要我说,这圈也就鸡蛋那么大吧。

    胡子念叨一句,说在这么大的框里,只画这么小的三个圈,赢面很小!

    这话也被方皓钰听到了,他摇摇头,补充说,“赢面很大才对,你们知道么?前天来的那几个朋友,他们跟我玩了三次挖宝的游戏,他们圈、我埋,但我都输了!”

    胡子呵呵一声,反倒损着方皓钰,“是你蠢吧?你埋宝的时候,那些人肯定都偷看了。”

    而我想的是另一个方面。我心里还咯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