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可疑的斯文男-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二十三章 可疑的斯文男

    我问方皓钰,“你输了三次,愿赌服输,那些人没跟你要什么东西么?”

    方皓钰嘿嘿笑了。     一看书  w ww·1 kanshu·他一边摆弄着小树枝,一边跟我俩说,“那帮人真是傻,他们赢了后确实提出要我现在手头有的那个宝贝了,但那宝贝有啥用?也当不了饭吃,我就痛快的告诉他们地点了。”

    我和胡子的表情都一沉,胡子更是骂了句,“狗艹的啊。”

    我压着性子,又追问方皓钰,“到底是什么宝贝?”

    方皓钰捏着那一块小碎玻璃碴子,回答说,“都是石头,满满腾腾的装在一个木箱子里,只是那石头全亮晶晶的,而且比这个要亮一些。”随后他又挠了挠脑袋,补充说,“我记得都埋在江州什么地方了。那些人倒是很积极,当场听到具体地址后,就把我撇下了,他们都急匆匆的离开了。”

    我不知道所谓的那些人,到底是小柔的人还是警方的人,但我能肯定,那些人都去江州了。

    这时胡子叹了口气,他拿出失望的样儿,还跟我强调说,“得嘞,黄花菜都凉了,这宝贝,咱们是铁定不归咱俩了。”

    方皓钰盯着胡子嘿嘿笑上了,他倒是心情不错,还安慰胡子说,“什么宝贝,就一堆亮石头而已。”

    胡子气的哼了一声,反问,“你个傻掰,知道那满满一箱子的‘石头’能值多少钱么?”随后胡子又追问,“你说说,那箱子多大?”

    方皓钰对着地上的方框比划着,那意思,就这么大!

    胡子气的又骂了一句,甚至此时此刻,他也就是蹲着,不然我都怀疑他会跺起脚来。一看书  w ww·1kanshu·

    而我打心里细细想了一遍,我猜方皓钰不会笨的把这一箱子钻石随意找个地方放起来,凭他以前的聪明,弄不好藏钻石的地方会很隐瞒,甚至机关重重,就算外人知道地址了,一时间也不会把那一箱子钻石轻易拿走的。

    我并没太死心,尤其我还想到野狗帮了,野狗帮在江州就有势力。

    我心说只要我和胡子也把藏宝地点问出来,我俩第一时间赶往江州,而且这期间也联系野狗帮,让他们配合着,鹿死谁手,或许还没定论呢。

    我凑到胡子耳边,简单念叨几句。

    胡子窃喜了一下,随后他也不那么气急败坏了。

    但没等我俩继续跟方皓钰套话呢,整个精神病院内响起了铃声。

    方皓钰就跟触了电一样,嗖的一下站起来。

    他跟我俩说,“开饭了,飞机人们,赶紧冲啊!”

    我本想一伸手,把他拽住的。但他速度太快了,我跟他失之交臂。

    方皓钰又嗖嗖的跑上了。我和胡子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又跟了上去,而且我还暗骂这个精神病院,心说它这里也是的,上午十点开饭,这时间也太早些了吧?

    再说整个精神病,它就一个食堂,挨着病房大楼。它的占地面积不少,要我说,能同时容纳三四百人就餐。

    而且我和胡子之前来到这里,这个食堂很操蛋,有个规定,除了病人和工作人员外,其他人不能入内。

    我和胡子那一次就没法进这个食堂,但这一次不同了,我俩穿着病号服,倒是没被守门的护士发现。

    等进了食堂,我俩发现方皓钰已经早一步的打好了饭,他躲在一个角落里,正埋头大吃着。

    我和胡子并不太饿,对这里的饭菜也不感兴趣。

    我俩随便拿着一个餐盘,也不去排队打饭了,我俩只是意思一下的,盛了两碗免费汤,这就走过去,跟方皓钰汇合了。

    我俩分别坐在方皓钰的旁边和对面。

    方皓钰看着我俩空空的餐盘,他很不可思议。他还强调说,“你俩不吃东西,小心饿肚子,而且一天就两顿饭,这顿不吃的话,晚上绝对会饿的。”

    我和胡子还是拿出一副不感兴趣的架势。

    我俩在方皓钰吃饭期间,又继续对他套话,但这个缺德玩意,吃的太猛了,尤其他就只有一张嘴巴,他嘴里塞满了饭菜,哪还能腾出地方说话?

    我俩又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苦等着。

    我发现方皓钰的食量不小,他吃这一顿饭的期间,周围足足换了两拨人。

    最后我还很意外的发现了两个人。这俩人刚进来,是那个斯文男和他老爹。

    我心说这斯文男倒是挺有本事,守门的护士竟然没难为他?

    而且这时候,食堂内没多少人了,斯文男带着老人,一路走向这里,最后他扶着老人,坐在我们旁边的饭桌上。

    方皓钰原本都快吃完了,这小子也奇怪,突然间,他又嚷嚷着饿了。他还特意去盛了一碗饭回来。

    胡子没太多想,他还跟我念叨呢,说这方皓钰是不是饿死鬼投胎?咋还吃呢?

    而我没急着回应胡子什么,我反倒把精力都放在斯文男身上。

    他很随意的看了我一眼,随后他又照顾起老爹来。

    这一切看似没什么,但我心里直打鼓,我总觉得这斯文男不简单,尤其这食堂内这么多空位,他为何坐到我们旁边来?外加我也联系着方皓钰的一系列反应。

    我对胡子使了几个眼色,那意思,别管方皓钰了,咱们走!

    胡子拿出一副不理解的架势,但他妥协了。

    我俩撇下方皓钰,一路往外走,这期间我也时不时扭头看看,那斯文男依旧把精力放在他老爹的身上,并没在意我俩。

    我心说难道自己想多了?

    等走出食堂,胡子问我怎么了?而且他也强调,我们不问藏宝的地址了?

    我当然不想放弃,但我也把担心的地方说给胡子听。

    最后我俩还有个计较,我们先离开精神病院,等中午跟小武见外面了,我俩再返回来。

    我俩这就原路返回。

    这时整个精神病院刚开完饭,那些病人吃完后,基本上都回各自的房间休息去了,这一路上,我和胡子并没遇到什么人。

    等我俩钻到灌木丛里,又穿好衣服后,我们又算计着方位,向停放着摩托的那片篱笆墙靠去。

    原本我俩钻出篱笆墙,再开摩托一走就完事了,谁知道当来到篱笆墙旁边时,我俩看着摩托的方向,都忍不住的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