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不顺利的接头-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二十五章 不顺利的接头

    听得出来,斯文男又在话里有话的提醒我和胡子什么,问题是,他这番话说的过于含糊。   一看书   ·1k anshu·

    我和胡子都沉默着,各自思索起来。

    这斯文男继续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菠萝包,这样又过了十几秒钟,有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我本来对这手机铃声很敏感,因为这铃声是火警声。

    这种铃声太小众,而且我隐隐联系起来,好像二郎的手机就是类似的铃声。

    斯文男这时也不吃菠萝包了,他一掏兜,把手机拿出来。

    我看着斯文男,隐隐觉得,他或许跟二郎认识。

    而这斯文男看着来显,皱了皱眉,等接听电话后,他没多说什么,就断续回了两个“是”。

    这样撂下电话,斯文男也不吃菠萝包了。他还伸手对着方向盘下方的一个地方抠了抠。

    这辆奥迪看着很普通,没想到里面另有玄机。我听到咔咔两声响,我和胡子的座位挨着的车门,全自动打开了。

    斯文男先后打量着我和胡子,他又说,“两位,咱们相聚的时间太短,虽说聊得很愉快,但我有事,要先走一步了。”

    胡子先拿出一副不同意的架势,他还喂了一声说,“走可以,把刚刚的话说明白了。”

    斯文男笑而不语。

    我知道,人家都下了逐客令了,尤其主动把车门都打开了,我和胡子再这么赖着不走有什么用?

    赶巧胡子又看着我,我对他使了个眼色。壹看  书 w w看w·1kanshu·

    我还带头,往车外走。

    在刚下车的时候,我问斯文男,“兄弟姓什么,留下个联系方式吧。”

    斯文男稍微想了想,回答说,“我现在姓冷。”随后他又说,“我就是一个小角色,也是一个安于现状的小市民,只是赶巧老天安排了一个机会,让我今天遇到了你俩。我这人,一脚都跨到墓地里了,都这德行了,还有啥联系方式?咱们要是有缘,以后自会相见。”

    乍一听他这话没啥逻辑,尤其什么叫现在姓冷?我心说名字可以改,但姓氏能改么?

    这时胡子也跟我一样,都站在车外了,但胡子故意没把车门关上。

    斯文男又对着方向盘底下抠了抠,我听到咔咔的几声响,车门不仅都主动关上了,而且四个车门也都上锁了。

    斯文男念叨句,“你俩下车了,我家的小宝宝也能出来透口气了。”

    我和胡子互相看了,很明显都一脸犯懵。

    斯文男把所有车窗都关好,他这车被贴过车模,车窗一关死,我和胡子都看不到里面的场景了。

    斯文男又把车慢慢的开出去。我俩目送着奥迪车的离开,但在它渐渐远去的一瞬间,我看到后车窗的玻璃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孩脸。

    这小孩长得模模糊糊,甚至毫不夸大的说,似乎五官都不明显,只有一个脸的轮廓。

    他原本只是贴着后车窗往外看了看,但很快的,他又把脸缩了回去。

    我再也看不到他了。但只是这么打了一个照面,我就对这个脸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是留下了些许的阴影。

    胡子心直嘴快,他先问,“你看到那脸没?是他娘的鬼脸吧?”

    随后他抬头看着天,跟我说,“这黄天化日的,咋能出鬼了呢?”

    我打心里想不明白,不过我相信,这一切都有解释,绝非是什么神神鬼鬼。

    等目送这奥迪车彻底远去甚至不见了,我跟胡子又一起坐上了摩托。

    我看了看时间,现在离十二点还有半个多钟头。我这人很有时间观念,也不想迟到,我对胡子提醒,让他一会开快一点。

    胡子应了一声,但有时候真是事与愿违,我们本想抄近路,直奔刘胖小炒的,但就是这条近路,赶巧出了车祸。

    一个大货车把一个电动车碾到车底下去了,那个现场,乍一看那叫一个惨,而且都有警车封锁现场了。

    我和胡子原本就是黑户,要是不识好歹非要走这段被封的路面,一旦被警方盘问的话,我俩指定摊上麻烦。

    最后我俩又无奈的绕到另一条路上,等这么一折腾,等快到刘胖小炒时,我看了看手机,都已经十二点零五了。

    我担心起来,怕小武走了,但等我俩这么隔远看着刘胖小炒的门口时,我俩都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小武正站在门前的一棵树下,正打着手机呢。

    我安了安心,胡子更是稍微调整下方向,让摩托直奔小武。

    小武别看通着话,但他也很机灵的四下看着。他很快发现我和胡子了。

    他拿出很冷漠的架势,甚至压根不跟我和胡子打招呼,反倒还微微摇了摇头。

    胡子一皱眉,而我细细一品,猜小武一定是告诉我俩呢,现在不适合见面。

    我对胡子提醒一句。胡子又稍微调整下车头,我们最后像陌路人一样,坐着摩托,跟小武来个擦肩而过。

    在经过他时,他还念叨句,“别走太远。”

    我和胡子也没回复啥,等这么样的,我们把摩托开到一个路边拐角处时,胡子把摩托停下来了。

    我下了车,自行找个墙角站着。我故意拿出手机,就好像我正跟别人聊微信呢。

    而胡子呢,坐在摩托上,他并没动,反倒拿出一副等人的架势。我俩之所以这么做,是想让我俩别聚在一起,也别那么明显,但我俩都时不时的打量着刘胖小炒的方向。

    小武其实也偷偷观察着我俩,知道我俩在远处正等他呢。

    小武一直又打了五分钟的电话,最后他撂下电话,匆匆走到刘胖小炒,没多久他再出来时,手里领着三份盒饭。

    他其实也是骑摩托来的,这一刻,他把盒饭放在摩托的小后备箱里,他又开着摩托,向我俩这边赶来。

    我四下看了看,确定我和胡子没被人盯着。我又上了胡子的摩托车。

    小武先开摩托经过我俩,而且有那么一瞬间,他故意降了下车速。我猜他是给我俩提醒呢,那意思,让我俩跟上他。

    就这样,我们两辆摩托,一前一后的开过三条街,最后还一起来到一个让我出乎意料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