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片刀队-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二十六章 片刀队

    我们最终目的地是一个劳动市场。一 看书   ww w·1ka要n书shu·

    这大中午的,这市场内倒是挺热闹,聚集着不少人,有的举着刮大白的牌子,有的举着力工或瓦工的牌子。

    我暗赞小武聪明,因为这劳动市场里的摩托都不少,都是那些劳工的。我们仨躲在这里面见面,很不显眼。

    我们又选个空地,把摩托都停下来。小武这时不再冷漠,还咧嘴对我俩笑了笑。

    他还把三份盒饭拿出来,指了指路边的马路牙子。

    我和胡子也不是啥矫情的人,我们仨并排坐了下来。小武把盒饭分给我俩。

    我和胡子都不怎么饿,这跟我俩心头压着事有关,都没啥胃口,而小武倒是饿了,他捧着自己那份盒饭,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我和胡子没急着跟他说话,反倒给他一定的时间。

    我趁空还看着小武。记得在果敢见到他时,他是那么的颓废,甚至眼圈发黑,脸色很差,这跟吸毒有绝对的关系,而现在的他,除了瘸个腿,并没其他的毛病。

    我不由得暗叹一句,毒!绝对是个祸国殃民的东西。

    而小武在这期间吃的很快,估计没用上一两分钟呢,盒饭就被消灭了。

    小武抹了抹嘴,又看着我俩,尤其看着我俩手里动都没动的盒饭,他好意提醒,“人是铁,饭是钢,所以再遇到事了,别跟饭不对付!”

    我和胡子都笑了笑。小武一转话题说,“我听说年初那会,两位兄弟一起负责调查一个印假票的案子,而且当时出嗦了,警方误以为你俩也是涉案人员呢,还一度发出通缉令抓你俩呢,但最后组织出面给两位做了无罪辩护,大家这才知道真相,而且很奇怪,两位兄弟从此就没在露面了。一 看书   ·1kanshu·”顿了顿后,小武拿出好奇的架势又问,“两位现在做什么呢?”

    我和胡子互相交流下眼神,看得出来,胡子原本是想接话说点啥的,但我没给他机会。

    我只是含蓄的打着马虎眼,说我俩现在还在查案呢。

    小武想了想,又问我,“昨天晚上,刚子摊上个怪事,他说有个李警官找他,而且我还在刚子家楼下见到了二位。难不成这李警官就是……”

    小武没往下说,但他一直看着我,很明显,他猜到了,这所谓的李警官就是我。

    我还是打着不细说的态度。我只告诉小武,有一件事跟刚子有关,所以我和胡子要找他问问。

    小武也是个机灵的人,他没刨根问底的追问。

    而且既然提到刚子了,我让小武跟我俩说说这个人,尤其这人帮警方做什么事呢。

    小武回答一番。按他说的,这刚子不是减刑线人,而是社会招募的线人。他是从外市来的,毕竟社会招募类的线人,只图钱,这刚子要是从本地干,最后一旦出岔子,也就没法生活了。

    而这刚子来到哈市的时间也不太长,一共才跟了两个案子,前一个是一个抓盗贼的案子,被他调查的很好,而这一次,他担子比较重,负责收集罪证,跟片刀队打交道。

    我和胡子听到这,对片刀队这个词很好奇。

    胡子还问,“什么片刀队?”

    小武解释,“这片刀队也是最近一段时间窜出来的一个性质十分恶劣的黑涩会团伙,这团伙不仅在哈市出了名,连外面的一些黑组织都知道了它的存在。这团伙为首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叫瑶姐,她当大姐大,带领着一群未成年的小孩,一般都是十六到十八岁之间,每个成员身上都带着片刀,她教唆这些未成年去砍人,而且下手极狠,对方往往非死即重伤。”

    胡子忍不住骂了句娘,说这叫瑶子的妞真够狠的,也挺阴险,她让未成年去犯罪,这些孩子受法律保护,杀了人也不会偿命,是吧?

    小武赞同的点头。

    而我想的是另一个方面,我问小武,“瑶姐为什么带着这些孩子去砍人?为了钱?”

    小武再次点头,还补充说,“瑶姐替人报仇,或者收账,她倒是狡猾,让那些不懂事的孩子去犯罪,她也承诺等那孩子蹲完牢子后,她会给这孩子一大笔钱,而她呢,从中吃回扣,又或者她压根就是忽悠孩子,等她自己挣足了钱,哪还管这些孩子死活,早就跑路了。”

    胡子又骂了起来,左一个阴险右一个贱人的。

    我其实打心里也有好多感慨,但我不像胡子,又强行把这些感慨都压了下来。

    我问小武,“是不是现在警方还没抓住瑶姐的证据?所以派刚子冒充雇主,跟瑶姐做一次交易?”

    小武拿出很佩服我的样子,对我赞了一句说,“什么事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随后小武又吐槽说,“这刚子的上线是王警官,这人做事过于谨慎,他现在一直让刚子试图跟瑶姐打好关系,先做朋友,也就一直放着网没收呢。”

    胡子鄙视的笑了笑,又埋汰王警官几句,那意思,身为一个警务人员,对这种恶势力,要早点将其根除才对,不然这期间又有人被迫害,这笔账怎么算?

    我发现小武的脾气属性跟胡子很对路,这俩人一下子找到共同话题了,他俩针对片刀队的事,又聊了一番。

    而我默默地想着,把从小武这里了解的消息,又重新在脑子里组织了一番。

    我最后问小武,“你跟刚子熟不熟?知道他平时除了回家以外,还去哪?”

    小武对我没啥隐瞒,立刻告诉说,“刚子这人很宅,生活轨迹很单一,除了协助调查案子,就爱躲在家里。而那些片刀队的成员,倒是都爱去一个叫樱花雨的酒吧,所以想找刚子,要么去他家里,要么就晚上十点后去酒吧,一定能等到他。”

    我猜刚子经历过昨天的事后,很可能很警惕了,弄不好都不会去那个住所住了。

    我把精力又放在樱花雨酒吧上。我又跟小武问了樱花雨的地址,甚至又跟小武互相留了电话。

    小武并没多待,他说下午还有任务,是王警官给他安排的。很快的,小武骑着摩托跟我和胡子告别了。

    我和胡子继续坐在马路牙子上,商量着后续的计划。

    我俩态度一致,在去樱花雨之前,我俩最好乔装一番。

    以前一涉及到乔装,都是警方给我俩找地方,而这一次,我和胡子没办法跟警方联系,但这也不代表我俩就俩眼一抹黑,没办法了。

    胡子想到一个人,叫老黑的。他还跟我强烈推荐,说这人保准靠谱。

    我相信胡子,而就等我俩正想站起来,一起离开时,有个人直奔我俩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