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黑瞎子-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二十七章 黑瞎子

    这个人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眼睛,显得直勾勾的。壹看  书 w w看w·1kanshu·这都让我冷不丁想起了高腾。

    我一时间很敏感,心说刚刚我们仨正商量着事呢,难不成这男子有问题,被他撞见之后,现在还凑过来要找我们的麻烦?

    我看了看胡子,我俩都把脸沉了下来。

    胡子更是冷冷问这人,“你要干什么?”

    这人没急着回答,等又凑近一些后,他看了看我们骑得摩托,又盯着我俩问,“我家里要装修,需要砸一面墙,两位是力工吧?”

    我突然想到,这里是劳动力市场,而这呆头呆脑的家伙,一定是把我俩当成力工了。

    我有些无奈,胡子更是呵了一声,他指着自己反问,“我像力工?”

    我和胡子不理这男子,我俩一起向摩托走去。

    没想到这男子还来劲了,一转身追问我们说,“我这人很挑剔的,一般的力工我看不上,而我就觉得你俩有技术,所以没走嘛,价格好商量。”

    我这时都坐在摩托后座上了,而胡子气不过,他趁空又对这男子说,“老子确实有技术,而且我也比较挑剔,你要请我俩,价格上肯定没问题,但你要准备好,我这人干活特别卖力,小心我砸完一面墙后,顺手把你家都拆了。”

    这男子愣在当场,胡子又启动摩托,带着我迅速远去。

    我俩直奔一片相对偏远的老巷子,按胡子说的,老黑就住在这。

    而我看到这片老巷子后,对它有个评价。我心说这应该是哈市最贫困的地方了,而且最后我们还在巷子中最破烂的一个门市前停了下来。

    我看着这门市,它的牌匾上写着,瞎子理发。   要看书 w书ww ·1 k an shu·

    我对这牌匾比较好奇,心说一个瞎子,怎么能做这行?再说,谁能放心让他剪头?

    胡子倒是没想这么多,等把摩托停好后,他招呼我一起进这个理发店。

    我压着性子没多问,等进去后一看,我有些明白了。

    店主是个肤色很黑的老头,另外他两个眼睛总不自觉得就往上翻,我猜瞎子是他的外号,但他也不是真瞎子。

    胡子倒是拿出跟他很熟的架势,含蓄了几句后,胡子还掏出一千块钱,让黑瞎子给我俩乔装乔装。

    其实这店里除了我们仨以外,也没别的外人了,黑瞎子倒是挺痛快,直接打烊了。

    他还从角落里拿出一个布满灰尘的皮箱子,打开后,我看到里面全是跟乔装有关的家伙事,像什么假胡子、眉毛,假发,假皮之类的。

    黑瞎子先给胡子弄了一番。我在旁观察。

    我发现自己是小看了这个瞎子,他在乔装上的造诣不浅,最后胡子硬生生成了一个中年文静的白领。

    我盯着胡子瞧了好一阵,如果不可以提醒我这是胡子,我还真认不出来。

    等轮到我时,黑瞎子又给我好一番折腾,最后我硬是成了一个大叔,尤其我额头和脸颊上还被贴了一层假皮,这更让我显得有些衰老。

    我觉得这就可以了,谁知道黑瞎子用他那双不怎么好使的眼睛盯着我,最后他很不满意的说,“还差火候,得染个头发才行!”

    我对染头发比较敏感,我心说我要弄个很潮的颜色或头型,岂不是更容易被别人注意?那样不就更容易露馅么?

    我问了一句,黑瞎子嘘了一声,也不回答。

    而等他着手给我染发后,我借着镜子看着自己,一下子全明白了。

    也不得不佩服这个黑瞎子,他给我弄得,是苍白色的染料,而且他还是一小撮一小撮的染着。

    最后我的头发成了黑白相间,黑头发里掺杂了不少银发,被这么一显,我确实称彻头彻尾的成了一个中老年男子。

    胡子看着我,还故意调侃说,“闷叔!”

    我拿出老气横秋的架势,嗯了一声。

    黑瞎子忙活这么一通,其实也废了不少时间,等他把家伙事又收起来时,我看了看时间,都晚上八点多了。

    不仅我和胡子,黑瞎子也早就饿了。我们仨点了外卖,还在他的店里来了一个聚餐。

    在吃饭期间,胡子跟我特意介绍了黑瞎子的往事。

    按胡子说的,黑瞎子跟他不一样,他玩的是偷盗,而黑瞎子呢,玩的是骗术,尤其骗术这东西,得跟人打交道,黑瞎子要是不会点乔装易容,还怎么去行骗?

    我实打实的佩服黑瞎子,听完后,还特意赞了几句,当然了,我只是赞扬他的乔装术,但这并不代表我认可他行骗这个行为。

    黑瞎子突然间对我也挺好奇,他问我,“小兄弟,胡子这人,平时不结交庸庸之辈,你既然跟他关系这么近,你是做什么的?”

    我正合计怎么回答呢,胡子倒是替我撒了个谎。

    他告诉黑瞎子,我是二条,尤其当年还是个混的比较好的二条。

    我知道二条是啥,它也有另一种叫法皮条客。

    说实话,我挺郁闷,心说有那么多行当可以说,甚至蛮可以说我涉毒涉黑等等,咋最后把一个皮条客的帽子扣在我脑袋上了?

    而黑瞎子听完后,对我拱了拱手,还很严肃的说,“久仰久仰!”

    我也不知道他为啥这么严肃,而且久仰这个词,我咋听咋别扭。我心说要是三个英雄聚在一起了,他们互相久仰,这还说的过去,至于我们仨,一个骗子、一个扒子和一个二条,我们有啥久仰的?

    但我也没太较真,只是嘿嘿笑了笑。

    等这顿饭吃完了后,已经快十点了。我和胡子也没多待,这就跟黑瞎子告别。

    我俩一起坐着破摩托,奔向樱花雨酒吧。

    别看我离开哈市有一段时间了,但我对整个哈市各个地方的情况早就了然于心了,比如这樱花雨酒吧,它在双塔区。

    我知道双塔区不太正经,那里的小妹很多,所以这樱花雨,十有**也跟黄沾边。

    至于胡子,他也对哈市的地形很熟,所以他把摩托开着疯狂,也一点没绕远的带着我,最快速的赶到了这个酒吧。

    我俩把摩托停在酒吧门口,之后结伴走了进去。

    这酒吧内以暗色调为主,尤其别看点了不少灯,但整体一看,还是昏昏暗暗的。

    我对这种气氛有个评价,它不仅适合喝酒,还适合谈情说爱。

    我和胡子刚进酒吧时,就有个男服务员迎了过来。

    这服务员还指着酒吧右侧说,“两位往里请!”

    胡子趁空也四下看着呢,他倒是对酒吧左侧比较感兴趣,尤其左侧角落里还有几个床。

    这都是榻榻米那种类型的,在榻榻米上面,还摆着小桌子,客人到时都躺在榻榻米上,一起聊天喝酒,这倒也悠闲。

    胡子指了指那些榻榻米,说就那吧。

    他就势还当先要往那边走,但服务员脸上挂着笑,很奇怪的把胡子挡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