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偷听-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二十八章 偷听

    胡子有些不乐意了,反问服务员,“怎么个意思?”

    这服务员解释,说那里有人了。

    胡子嘘了一声,反问,“人?在哪呢?”

    服务员没回答,只是笑着。但他这意思很明显了,不让我们去那里喝酒。

    我心说这次我和胡子来酒吧的目的,是为了找刚子的,这才是正事。

    我因此劝了几句。那服务员倒是对我印象好了不少,还客气很多。

    胡子最后只是不满的嘀咕几句,他又跟我一起来到右侧,找个了靠角落的桌子坐下来。

    酒吧里的东西都贵,我和胡子只点了一个果盘和四瓶啤酒。

    我俩慢悠悠的喝起来。这期间我俩一边聊着,也一边四下看着。

    我把现在酒吧内的客人都排查一遍,并没发现刚子。而胡子呢,趁空又问我一个问题,这酒吧内目前有没有片刀队的成员?

    我心说片刀队不都是十八岁以下的孩子么?但在场的这些喝酒的男男女女,看起来少说都二三十了。

    我因此很肯定的摇摇头,也把我的想法说了说。

    胡子拿出不认可的架势,反问我,“那些片刀队的成员,或许都显老呢?”随后他还吐槽,说现在不是以前,那些孩子早熟很正常,尤其平时吃的蔬菜里,像西红柿黄瓜啥的,都有避孕药,而吃的那些猪肉鸡肉啥的,里面也都是各种激素严重超标。

    我知道胡子这是随便瞎聊和胡扯呢,所以我只是笑了笑。

    这样过了一个多钟头,从酒吧门口进来七八个人。

    这七八个人,看起来年纪都不大,尤其有的脸上还挂着未退的一脸稚气呢,但这七八人的身上也散发着一股凶气。   要 看书  ww w·1kanshu·

    我打量着这些少年,给我感觉,他们都是无法无天的主儿。

    而且自打他们一出现,有两个服务员立刻迎了过去。这群少年跟服务员随便说了几句,随后又一窝蜂似的全奔向那些榻榻米。

    我是看明白了,心说这些榻榻米,原来是给这帮坏小子留的。

    胡子这么观察一番后,也跟我感慨一句,说这些少年大好的年纪,学点本事难道不好么?非得钻法律的空子,拎着片刀去砍人。

    我打心里很认可胡子的话,尤其看着这些少年聚在一起后,要么拼酒要么就毫无顾忌的吸着烟。我替他们很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俩本以为片刀队的成员都来了,用不了多久,刚子也会出现呢。

    谁知道刚子压根就迟迟不露面,另外这些少年胡闹一番后,他们聚在一起,很严肃的说起话来。

    我和胡子都猜测,他们说的不一般。

    胡子的意思,让我等他,他凑过去听听。

    我太了解胡子的性格了,我怕让他跟这些不良少年接触后,别犯什么嗦,尤其胡子别因此大打出手啥的。

    我就把胡子拦住了。那意思,让他喝喝酒,我去。

    胡子本来还想跟我争呢,但我直接站起来了,溜溜达达的往那边走。

    我先去了吧台,因为吧台离那片榻榻米比较近,我本想坐在吧台旁,就此听一听那些少年的谈话。

    但一来酒吧内放着音乐,对我干扰很大,二来那帮少年说的话太轻了,我压根听不清。

    我想了想,又有个招。我跟酒保要了一杯轰炸机。这可是很烈的酒了。

    我直接一口干了。我又握着酒杯,向榻榻米走去。

    我本来是拿出路过的架势,但等凑近榻榻米后,一屁股坐在上面了。

    我这举动,立刻被这些少年留意到了。

    有个矮胖子,他一脸的青春痘,似乎脾气也不小。他瞪着我,喂了一声说,“老家伙,这是我们的地盘,你坐着做什么?”

    我拿出愁眉苦脸的样子,不仅没回答,反倒还稍微蜷了蜷身体。

    这矮胖少年冷不丁都有点炸庙了,他还提高声调,喝问道,“你他妈的,小爷问你话呢!”

    我猜换做是胡子,估计早就一拳头打过去了,但我不在乎这些口舌上的便宜。我继续捂着肚子,对着这矮胖子,又对着这群少年,歉意的笑了笑。

    矮胖子皱着眉,而他的一个同伴,这是个尖下巴的少年,他倒是挺细心,猜出啥来了。

    他对矮胖喂了一声,还拿出一副乌鸦嗓,指着我说,“这老叔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算了算了,看在人家都这份上了,咱们让他坐一会吧。”

    我猜这尖下巴少年的嗓音之所以怪,很可能是处在变声期呢。

    我对着这尖下巴少年很善意的笑了笑。

    至于那矮胖,他又连骂几个艹,说真烦人。但他因此也不针对我了。

    他们又聊了起来。而我在如此近距离下,听的就很真切了。

    按矮胖说的,瑶姐最近跟蟾爷走的很近,而且听说蟾爷有个大买卖要给瑶姐,估计这买卖做完了,每个兄弟的腰包都得鼓鼓的。

    尖下巴少年想的多,看着大家都点头赞同,他却反问了一句,“你们别高兴太早了,谁知道那蟾爷有没有钱?”

    矮胖嗤了一声,反驳说,“蟾爷是大地方来的人,知道不?那里生活的人,一个个都有钱,而且我告诉你们个秘密,这是瑶姐说的,这蟾爷还有自己的厂子呢,养活好多工人,你想想,他得多有钱?”

    其他少年都嘘嘘起来,看样子是信了矮胖的话。

    而我听到这,倒是觉得这些少年果然是见识少,除了打打杀杀,把一切都想的那么简单。

    我本想继续再听一会。

    那个矮胖少年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又把精力放在我身上了,他问我,“歇没歇够?”

    这时胡子还隔远站了起来,往我这边看着。

    我不想让他过来,外加这些少年说的东西,跟我也没啥关系。我不再偷听,依旧假装难受的捂着肚子,但站起来,走了出去。

    等跟胡子汇合后,胡子还跟我吐槽几句,说他看到了,那个矮胖少年很瑟,这让他很不爽。

    我劝了胡子几句,让他看开点。另外我把刚刚听到的东西跟他说了说。

    原本胡子对这些内容也兴趣不大,但没想到,半个钟头后,又有一波人从酒吧门口走进来了。

    而我和胡子看着这波人,尤其是我,不仅一脸诧异,还心头一紧,跟触电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