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三足蟾爷-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二十九章 三足蟾爷

    这次来的这波人里,有我和胡子要找的刚子,除他以外,还有一个是我和胡子绝没想到的人。壹  看书  w ww·1kanshu·

    这人年纪不小,最大特点是有一只手萎缩了,走路的时候,也因为身体平衡性不太好,他一晃一晃的。

    我一下子想到了江州,想到了那个玻璃加工厂。

    我当然认得这个残疾老人,他是方皓钰的好友,外号叫三足金蟾。

    这时胡子还忍不住连骂几个狗艹的,他又跟我说,“这什么情况?难道是这世界太小了,这老家伙赶巧来到哈市,还跟咱们偶遇了?”

    我摇摇头。其实胡子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也心明镜一样。

    他稍微冷静了一番,又问我,“他的到来,是为了方皓钰?还是说,他跟刚子是一伙的,他们也在算计着方皓钰的那个宝藏呢?”

    我没法回答,而且我示意胡子不要跟我说话了,给我时间,让我好好想一想。

    而以刚子和三足金蟾为首的这一波人,最终也坐到榻榻米上,他们跟片刀队的成员聚在一起了。

    片刀队的这帮少年,都拿出很热情的样子,跟三足金蟾他们聊着天,另外那个尖下巴少年,他偷偷打了手机。

    没多久,从酒吧门口走进一个女子。这女子二十出头,长得还算颇有姿色,尤其有一双大双眼,而她的穿衣打扮,却跟小姐有一拼了,另外给人的感觉,她身上有一股子悍气和骚气。

    她一进门,那些片刀队的少年全从榻榻米上站了起来。

    我知道,这女子就是瑶姐,也就是片刀队的队长了。   一看书   ·1k anshu·

    瑶姐抿嘴笑着,又跟三足金蟾客气了一番,也坐到了榻榻米上。

    胡子拿出欲言又止的架势,他一定又想跟我吐槽啥,问题是,我给他发话了,所以他话到嘴边,都选择把这话咽了回去。

    此时的我,脑筋飞转。

    我还立刻掏出手机,给小武去了个电话。

    我怕小武正在做什么任务呢,所以电话响了一声,我就挂了。

    小武倒是很快给我回了过来,接通后,他先问,“小闷,有事?”

    小闷这种称呼,很久没人这么叫了,尤其野狗帮和10k党那些人,一见到我,都闷老大、闷老大的称呼着。

    我说不好为什么,听小武一直这么直白的叫我,我反倒打心里有了一股暖意。

    当然了,我没时间跟小武客气,我索性直问道,“你说过,刚子是从外地来的,你知道他具体是哪里人不?”

    小武没急着回答,估计是想呢。

    我又追问说,“他是江州的么?”

    小武最后很无奈的说,“我不知道。这种事,刚子没具体说,而且警方一直都对线人的资料保密,所以也没公开!”

    我也当过线人,知道小武没说谎。

    我不跟他多聊,很快把电话挂了。

    胡子大有深意的看着我,还问我,“你这个智囊,有啥计划了没?”

    我摇摇头,但也跟胡子强调,咱们现在知道的,第一,刚子把魔方内的宝贝拿走了;二,他跟三足金蟾是认识的,尤其刚刚他陪着三足金蟾一起来,很可能这俩人关系好不错。

    胡子琢磨着我的话,他又问,“你的意思,他们真的想黑吃黑?想联系片刀队,一起打方皓钰宝藏的主意?”

    我没法做进一步的回答,但我又观察着那些人,发现瑶姐和三足金蟾离得很近,他俩似乎又在商量着什么。

    我跟胡子说,咱俩现在一脑子的疑问,但如果能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这些疑问或许就都解开了。

    胡子自告奋勇,接话说,“上次你去了一趟,这次不方便,所以让我来吧。”

    我其实很想点点头,让胡子这就去试试,但我又怕胡子的性格反倒坏了事,尤其那帮片刀队成员,嘴巴不是一般的毒。

    这么一犹豫,赶巧有个喝酒的男子,刚从吧台离开,他原本是奔向门口的,只是走到榻榻米富附近时,他接了个手机,也因为接手机,他突然站在榻榻米旁边了。

    瑶姐立刻留意到这个男子,她还对手下使了使眼色。

    有两个片刀队成员,立马绷着脸从榻榻米上跳下来,他俩都一手摸着裤兜,一前一后把这男子夹住了。

    这俩少年态度很不好,他们推着这男子,还骂骂咧咧的,让这男子快离开。

    这男子原本也来了脾气,甚至还想跟这俩少年争执几句,但有个少年从裤兜里拿出一把弹簧刀来。这男子一下子老实了。

    他不再打电话了,闷头往门口走去,最后消失在门外。

    我和胡子都看到这一幕了。胡子眯了眯眼睛,而我跟胡子建议,“你别去了,再想别的办法吧。”

    胡子拿出一副不甘心的架势。我拿出等的态度,这期间还喝了几口酒,吃了点水果。

    胡子跟我不一样,他看着我的这个举动,反问说,“兄弟啊,你还有闲心吃的下去?”

    我盯着果盘,回答说,“这玩意挺贵的呢,别浪费嘛。”

    胡子想不明白的摇摇头。其实我并非的不走心,而是我已经有了另一个计较。

    这样没多久,那个矮胖少年有动作了,他原本只是旁听的小弟,这时估计是喝酒喝多了,有尿了。

    他跟瑶姐打了声招呼,又自行下了榻榻米。

    他终归是少年,拿出一点也不沉稳的架势,一溜烟小跑着,冲向了厕所。

    而我等的就是这种机会,我让胡子把他手机拿出来。

    胡子一脸犯懵,但还是照做了。我用他手机给我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我还立刻接听了。

    随后我把胡子的手机递给他,还特意嘱咐说,“看你的手段了。”

    胡子这下全懂了,他嘿嘿笑着,赞了我一句。

    他这就起身,也直奔厕所。

    我则立刻听着手机。我不知道具体都发生了什么,但胡子进厕所后,我听他拿出一副失恋的样子,娟啊娟啊的念叨着,还说娟你为什么这么狠,竟离开了我。

    之后我听到矮胖少年骂了一句,说你找死,没长眼睛嘛?

    胡子不理矮胖少年,依旧瞎念叨着。

    但很快的,胡子的声音没了,我又听到了开门声。

    我特意向厕所的方向打量着,那矮胖少年出来了,还往榻榻米那边走去。

    我品着手机内传来的动静,知道胡子得手了,他的手机,这一刻,已经在矮胖的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