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揽私活-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三十章 揽私活

    我打心里给胡子一个赞,而且胡子慢了半拍,也溜溜达达的回来了。一 看书   ww w·1ka要n书shu·

    我俩拿出说悄悄话的架势,又往一起坐了坐。但实际上,我俩都听着手机。

    为了保险,我还特意用手指紧紧压着话筒,这样我们这边说什么话,都不会通过手机传过去。

    而瑶姐和三足金蟾那边,也并不知道他们被监听着。他俩的谈话,很清楚的传了过来。

    我本来很期待他们的谈话内容,甚至都拿出一字不落的态度听着,但很可惜,他们一定商量着什么事呢,也绝对商量到后期了。

    我没法知道这事具体是什么了。这时三足金蟾跟瑶姐客气一番后,又强调说,“那就定死了,今晚三点行动,而且我把话先撂在这儿,这次事很重要,瑶妹要是能把它漂漂亮亮的办成了,除了我承诺要给的钱,我还会加价,再跟你们三十万的奖赏,你看如何?”

    瑶姐笑的简直是一个花枝乱颤,她连连说好,随后又补充说,“蟾爷,别看我是一个女子,但性格上跟爷们差不多,我跟你绝对是相见恨晚,真是知己!这样吧,蟾爷以后要是无聊了,想找我这个兄弟陪一陪的话,我随意有空。”顿了顿后,她媚笑着说,“一夜情而已嘛!”

    蟾爷笑声也变了,有些淫荡,他盯着瑶姐的胸口直打量,而且说得话也越发下流了。

    至于刚子,他成了一个捧气氛的了,这时又参合在里面插科打诨的。

    我是真有些听不下去了,胡子趁空还念叨一句,说三足金蟾这个老东西,但凡是个母的,他都感兴趣!

    我对三足金蟾和瑶姐那点事,并不感兴趣,反倒是打心里琢磨着,不知道他们今晚三点,到底要做什么。一看书  ·1kanshu·

    我和胡子本来还想继续听下去,但那个矮胖少年,一定是喝多了,他有点醉了。

    他原本盘腿坐着,这时对着榻榻米躺了下去。也就是这么一躺,他咦了一声,还伸手摸兜说,“什么东西这么硌得慌?”

    我知道那个手机要露馅。我急忙把手机挂了。

    而那个矮胖少年掏出胡子的手机后,拿出一脸烦闷的架势,他还举着手机,跟旁边的同伴说起来。

    我怕他们再聊下去,迟早会发现那手机的猫腻。

    我和胡子现在也听不到他们的谈话了,外加这些片刀队成员真要找那手机的主人,我和胡子别被挖出来,所以我对胡子使个眼色,我俩提前从酒吧后门溜了出去。

    但我俩并没彻底离开。

    等绕到酒吧前门后,我跟胡子商量起来。

    我的意思,咱们蹲点,看看今晚三点,这帮人到底要做什么。

    胡子说行,而我考虑到我和胡子就两个人,在人手上有些不足,我就又琢磨起来。

    我不想联系警方,所以很多资源用不上,而野狗帮和10k党都在朱海,我想从朱海调人手过来,很明显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我最后想到小武了。我跟胡子又走到一个角落里。我给小武打了个电话,当然了,我也想让胡子听到,所以开着免提。

    我还是老规矩,响了一声就挂。而且小武很快又把电话打了过来。

    我没说具体原因,只问小武,我需要人手蹲点,最好是机灵点的线人,大约四个左右,你能帮我联系不?

    小武沉默了稍许,他这人,倒是挺实在,也没跟我隐瞒,他说,“我没问题,至于其他人,他们之所以当线人,都是有想法的,所以……”

    我和胡子都听明白了,我压着话筒问胡子,“咱们手里还有多少钱?”

    胡子绷着脸,摇摇头表示不多了。

    我头疼上了,甚至还想到夜叉了,我心说现在这时间,让他给我转账过来,会不会也来不及了?

    但胡子突然伸出三根手指,还对我示意说,“别担心钱的事,我想办法去弄,你可以跟小武说,让他找那些图钱还靠谱的线人,每个人咱们能给三千的好处费。”

    我一下子联系到一件事,是关于胡子的赃物的,我猜他在哈市还有什么底子,但这时候,我不想点破。

    我想了想,又问胡子,“你确定没问题?能弄到钱?”

    胡子嘿嘿一笑。他让我继续跟小武聊,而他这就向摩托走去。

    他还留下一句话,他一会再弄个手机,然后联系我,等弄到钱了,他也立刻过来跟我汇合。

    我没法跟胡子一起走,看着他的背影,我只能说一句,让他小心些!

    之后我也把好处费的事说小武说了说。

    小武对我很够意思,他说这就联系,而且他还强调,他不要他的那份好处费了。

    我从各方面考虑,倒不是我嫌弃小武什么,我只是觉得,他跟刚子认识,这一次他来帮忙,很容易弄巧成拙。

    我又让小武别参合我这次的事了,而且再三强调,让小武找的线人,也都要跟刚子不熟的,甚至以前都没见过面的。

    小武明显打心里有点犯懵了,他念叨句,“跟刚子有关?”

    但他就是随便念叨念叨,很快我俩挂了电话。

    小武办事也很有效率,一刻钟后,那四个人手就都陆续联系我。

    我让他们来樱花雨酒吧,而且离这酒吧正门五十米开外的地方,正好有两棵歪脖子树,我索性把集合地方定在这里。

    二十分钟后,这四个人骑着摩托,先后赶到了。

    我看着他们,其实我当线人时,对当时那一批线人都多多少少有过了解,而看着这四人,我很面生。

    我突然打心里上来一股子悲意,心说跟我一起的那批人,不知道还有几个活了下来。

    当然了,我也没太多想这些,我又一转精力,先跟他们随意聊一聊,至少互相间熟悉一下。

    我发现这四个线人也真直白,在聊天期间,立刻有人问到钱了,那意思,什么时候给钱?

    这期间胡子一直没联系我,我不知道那爷们到底去哪弄钱去了,而我拿出拖得架势,也告诉这四个线人,钱都准备好了,等这次任务完成后,立刻结算。

    这四个线人互相看了看,他们也一定看在小武的面子上,点头同意了。

    随后我觉得气氛可以了,我又跟他们说是正事。而奇怪的是,当我说到这次要跟踪的目标是一群少年时,他们全都脸色一变。

    刚刚问我钱的那个线人,他看起来也像是这四个人的小头头,这次又开口了,他拿出很敏感的架势问,“你让我们蹲点跟踪的,是片刀队成员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