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泰姬宫-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三十一章 泰姬宫

    我发现这线人这么一问,其他三个线人都表情怪怪的,他们还互相大有深意的看了看。 一  看书   ·1kanshu·

    气氛一度变得有些尴尬,我脑子里冒出一个问号,而且没等我细想呢,为首的线人又先说起来。

    他告诉我,他们并不是接私活,也绝对没违反协议,只是小武那人不靠谱,那瘸子没把今晚的事说明白了。

    其他三个线人也陆续接话,都说小武的不是。

    我边听边琢磨,这下全明白了。我心说这四个人是把我当警察了,不然想想也是,一般人要调查点东西,怎么可能会调查片刀队呢?

    我怕这四人别因此尥蹶子了,就急忙跟他们解释几句,那意思,我真的不是警察。

    这四人变得很敏感,他们压根不信我说的,而且为首的线人还对其他人使眼色,想陆续走人。

    我知道自己不弄点猛料出来,是没让他们信我了。

    我又问他们,“你们既然都当线人的,记得张超这个人么?外号小闷!”

    这四个人点点头。我指着自己说,“我就是小闷。”当然了,我也没把啥都实话实说。

    我告诉他们,我和胡子上次调查假票案,中间出了岔子,也一度被警方通缉,而现在呢,我俩被调到外地的组织了,这次回来,就是想查一查片刀队的事,但为了保密,也不能惊动当地警方。

    这四人当知道我是小闷后,尤其我们也算是同行了,他们警惕心明显没那么足了。 一  看书   ·1kanshu·

    等我说完时,他们互相看了看。为首那个线人,让其他同伴等一等,他又掏出电话,甚至是背着我们,自行走到一旁,去打了一个电话。

    我猜他跟小武通了个电话,想核实点事。我默默等着。

    大约一分钟后,这线人握着手机走回来。

    他对另外三个同伴点点头。随后他还对我用很放松的语气念叨几句,那意思,既然都是自家兄弟了,我们这次肯定全力帮忙。

    我能感觉出来,线人跟警察之间,一直有一层隐隐的隔阂,但线人与线人之间,哪怕是头次见面,却也自然而然的有股子老友才有的熟悉感。

    我跟他们也不外道了,立刻说了樱花雨酒吧里的情况,我让他们分一下工,要不留死角的监视樱花雨,监视片刀队和三足金蟾这帮人的一举一动。

    这樱花雨本身并没多大,只是个酒吧而已,所以这四人稍一商量,就有了计划。

    除了为首的线人留下来以外,其他三个线人全都骑着摩托离开了。他们也没走太远,都找到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继续观察着酒吧的一举一动。而且他们的摩托车后备箱内,都带着相关的家伙事呢,比如对讲机和小型望远镜之类的。

    为首的线人,还特意去了一趟酒吧。他去看了看片刀队成员和三足金蟾这些人的长相。

    像他们这种社会线人,其实跟我和胡子这种减刑线人一样,都受过警方的培训,对辨认长相这一块,有一定的专业术语甚至是辨认技巧。

    等为首线人去而复返后,他通过对讲机,把这些目标人物的特征,跟其他人再次说了说。

    就凭这,我对这四个线人很放心。

    接下来,我一直跟为首这个线人待在一起,我趁空也问了问他的名字,他说叫他鸭子就行。

    这样又过了半个钟头,我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但接通后,电话那边传来胡子的声音。

    胡子告诉我,钱搞定了,随后他问,“你在哪?离开樱花雨没?”

    我让胡子直接到樱花雨正门前方的那两棵歪脖子树下跟我汇合。

    胡子挺有效率,很快就赶到了,而且隔了这么一会没见,他腰间竟然多了一个东西。

    这是个帆布包,乍一看胡子跟个卖货的小贩一样,另外这帆布包也鼓鼓囊囊的,估计里面塞满了钱。

    鸭子看胡子出现后,又有了一股子敏感劲儿。

    但我跟鸭子提了胡子的名字后,他又放松下来。

    他这人,说话也真直,他念叨句,“原来两位都活着呢。”

    我听完心里一沉。随后我把鸭子也介绍给胡子。

    胡子拍了拍帆布包,那意思,等任务结束了再统一算账,而且钱绝对差不了的。

    鸭子点点头。我们又继续等起来。

    我本以为片刀队成员也好,三足金蟾那帮人也罢,他们既然今晚三点有动作,怎么也要准备一番吧?所以用不了多久,他们就得离开酒吧呢。

    谁知道一直到了后半夜的凌晨一点,这些人才整体结伴走出来。

    他们都喝了不少,有些片刀队成员,走路走的那叫一个踉跄。

    我和胡子看到这场面后,全有点犯懵,胡子还问我,“就这状态,他们三点钟能做什么事?”

    我没法回答啥。

    这些人在酒吧门口逗留了一会,这期间有些片刀队的成员还高声唱着跑调的歌,有些成员还很没素质的对着一些私家车的车轱辘尿尿。

    但瑶姐和三足金蟾倒还有理智,他俩聚在一起聊了一会。

    他们聊得内容是什么,我没法听到,但很快的,他们整体叫了出租车。

    酒吧门口原本就守着不少出租车,这些出租倒是生意不错,来了个整体接活,把这些酒蒙子全送走了。

    我跟那四个线人下了命令,我们继续跟踪。

    鸭子随后还做了进一步的计划。他们四个线人,为了避免暴露自己,来了个分段跟踪。

    这让我想到了接力赛,而且鸭子还当了头一棒,他先开着摩托,追了出去。

    我和胡子没急着瞎参合,我俩依旧在那两棵歪脖子树下,默默等着。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鸭子给我来电话,说目标都整体去了泰姬宫。

    我听到泰姬宫的字眼时,忍不住一愣。

    泰姬宫在哈市很有名,是个很大的洗浴中心。我心说三足金蟾这帮人倒是挺会享受,唱歌、洗澡,来了个一条龙,但他们的三点钟的行动是什么?

    我看了看表,这都快凌晨两点了,我心说难不成他们的行动,就是去洗浴中心?